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在CES看未来——“快创新”结束,“长创新”开始

第一财经 2019-01-21 11:08:54

中国企业有市场、制造和工程师红利等很多优势,但缺乏常心,短期思维比较重。希望中国企业不把创新当概念或忽悠,做“长创新”时代的赢家。

CES遭遇“小年”?

CES(消费电子展)每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是世界影响最大的消费产业技术盛会。我从2016年起参加,今年是第四次。

在媒体日,我听了LG、博世、大陆汽车电子、高通、丰田和三星六场新闻发布会。之后两天则在展馆参观采访,间或参加活动,如英特尔2017年以153亿美元收购的以色列辅助驾驶系统公司Mobileye的发布会。

不少观展者说,今年CES大的亮点不多,不亢奋,是个“小年”。三星新闻发布会排队最长,最被期望,似乎来CES就是看三星的(苹果不参加),今年又是三星电子成立50周年,但并没有发布特别惊艳的产品,智能互联(SmartThings)、跨设备协同、无缝体验,这都是三四年前发布过的概念。

是创新在减速,还是创新本身在变化?还是两种因素都有?

如何看待创新的减速?

其实,创新减速很正常。

首先,过去几十年由互联网网络效应和摩尔定律共同驱动的科技创新,正在从IT时代、纯网时代,走向与线下世界的连接(互联网+,+互联网),以及与线下产业的融合(互联网化)。

当鼠标进入水泥,创新主体就回到了线下(如汽车、零售),而线下“关系万千重”,牵连到社会意义的基础设施(如交通法规)和各种物质条件(如能源、材料),这和在线上打游戏、看资讯、玩社交有很大不同。因此创新从快到慢是必然的,短创新要走向长创新。也就是说,短期能见效、速生、粗放、网络效应明显的创新步入尾声,未来的创新不是简单地追风口,而是要钻油井,要花更长时间挖掘,慢慢进化和突破,也要不断进行社会化的试验和调适。

举例说明,2015年8月阿里巴巴和苏宁易购互相定向增发,阿里花了283亿元入股苏宁,苏宁花了140亿元入股阿里。截至2018年12月苏宁已清空阿里股票,累计实现净利润141亿元。而阿里入股苏宁时的价格是15.17元,持有18.61亿股,目前苏宁股价不到11块(期间每股累计分红0.23元),阿里浮亏明显。虽说股价有波动,投资看长远,但很显然,线下商业的互联网化转型与创新显效慢,要走更长的路。

其次,在线上,互联网协议是全球通用的连接标准;而在线下,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没有通用标准,各大巨头都在按自己的标准跑马圈地,一般生产商则首鼠两端,既想自己做,又不能脱离巨头,如同春秋战国,互相兼容不容易,达成一致更难。各行业的智能连接不可能像PC时代的“微软—英特尔”,而是汽车有汽车的连接,家居有家居的连接,“一声令下,万物一网”还早着呢。智能家居的连接还相对简单,汽车真要实现全天候和各种路况下的自动驾驶,而不只是点对点可控路况下的自动驾驶,还很遥远,硬件上也存在很大挑战。

大创新与长创新

历史上,电的发明带来过一次“大创新”,奠定了现代生活方式的基础。电灯、电器、电力驱动、住宅革命(通电、通气、通电话、通自来水和下水道)、交通革命都与此相关。那是以电为介质、一个创新带动另一个创新、再互相推动、螺旋式上升的创新网络。

现在,则是以数据和网络为介质和基础的另一个“大创新”。

一方面,相当多行业刚刚开始利用互联网,离“互联网化”即把一切活动建构在网上、彻底数字化(being digital)还差得远;另一方面,线下的数字化、在线化、智能化,要求在基础设施、操作系统和技术标准、关键材料(如电池)和关键部件(如激光雷达)等方面同步突破,最终才能实现关键应用(如自动驾驶),继而推动普遍应用,成为新的生活方式。

这样的大创新注定快不了,只能走向长创新。当互为条件的各个方面都能得进一寸进一寸,得进一尺进一尺,不断积累,相互促进,革命性突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从而让人类像进入电的社会一样,步入智能化社会。

例如,在智能互联趋势下,语音助手(或内置语音的机器人)目前看是最自然和有效的人机互动方式。PC时代,人机交互用键盘鼠标,手写眼看;移动互联网时代,通过触屏设备,手指和语音输入,眼睛和耳朵接受;AI时代,人机交互从被动走向主动,语音助手或机器人会准备好你喜欢吃的菜,放你喜欢看的节目;最终,人机交互将通过语音、视觉、触觉、手势、情感等各种方式实现,那时的AI助手将拥有全场景的学习、决策和反应能力,成为家庭的成员。但这个进化过程的技术实现无比复杂,距离落地实用还要很多年,是攻坚战、拉锯战。

所以说,创新并未结束,创新依然值得期待,但创新将以更冷静、聚焦、长久、踏踏实实解决各种难题的方式而展开。

技术基础的创新

从长创新的角度看CES,在技术基础和应用场景这两个层次,各有四个关键词。

先说技术基础方面的创新。

1. 5G。

5G无线技术2019年在全球一些主要国家同时开始推进,同步性要好于4G时代。5G在速度、时延、容量方面的优势带来了很多想象力,特别是在手机、娱乐、智能驾驶和工业互联网方面。高通宣布2019年会有超过30余款终端设备上市,绝大多数搭载其芯片和5G调制解调器。但2019年只是起步之年,5G真正的高潮要在两三年后。

2. AI(人工智能)。

AI无处不在,应用在自动驾驶、智能手机、智慧家居、可穿戴设备、监控设备、机器人、医疗传感器等方方面面。各大巨头都在竞逐AI助手,如亚马逊Alexa,Google Assistant,三星Bixby,阿里天猫精灵,它们都通过语音唤醒服务或实现远程控制。AI的另一个普遍应用是机器视觉,可能用不了太久,人脸就可以作为识别码进行支付。政府则通过人脸识别大量进行核验和追踪。

3. 8K。

8K将显示水平提高到超清,加上超薄、可折叠、可卷曲的柔性面板,一个显示器的新时代正在到来。CES最酷的展品之一就是LG发布的世界第一款量产型卷轴式柔性电视,不看电视时屏幕可以卷起来,消失在底座里。在未来,智能显示器可以挂着,藏着,或装在哪里,你停车时前风挡就是电视屏。

4. 新计算。

以数据为中心的计算、存储、传输和机器学习,带来了全新的计算时代。IBM在CES首次公开了一台独立量子计算机,用量子力学的能力处理计算。但因为要让量子比特的温度保持在绝对零度左右,目前还是在实验室应用。英特尔与阿里巴巴发布了一项服务于2020东京奥运会的跟踪技术的合作,将计算机视觉与AI深度学习相结合,不使用特殊传感器也能从多个标准摄像机中提取训练和比赛中运动员的3D镜头,放到云上进行实时分析。今天,不仅对算力、算法有更高的要求,对计算方式也提出了新挑战。如果所有设备的数据都是从端到云,费用之高将不堪承受,所以让每个设备自己进行一部分常规计算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就是“去中心化”的边缘计算。

应用场景的创新

再说应用场景方面的创新。

1. IoT。

过去讲的IoT是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现在是智联网(Intelligence of Things),万物智能互联。越来越多之前没联网的设备,如机床、汽车、飞机引擎、X光机与CT机,现在都能通过嵌入智能的模块、芯片或协议等方式联网,实时在线。谷歌、三星在CES上都展示了如何用智能语音助手串联智能产品,比如喊一声Hey Google,让它锁门、调温度、放音乐、看看后院的情况,它就会把指令传达到对应的设备上。

2. 汽车智能和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无人巴士、汽车通讯、新能源动力,这一切正在重塑汽车和出行。汽车不仅正在成为移动智能终端,成为电视、电脑、手机后的第四屏,也是办公、生活和体验的多场景空间,还是由软件定义的超级AI计算机。英伟达与戴姆勒在CES上宣布,将在全车范围内合作开发基于AI架构的下一代汽车计算系统,一个系统负责自动驾驶,一个系统负责用户体验与交互。

3. 数字医疗。

2018年“健康与生物技术”是CES的一个展览大类,今年“数字健康”和“传感器与生物测量”独立出来,并体现出智能化和远程化特征,如内置心电图仪的手表、血糖监测仪、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人工智能筛查软件、内置传感器的数字化呼吸治疗仪、远程患者监测项链等等。

4. 机器人。

机器人是前几年的一个热点,后来似乎不是风口了,但其进化却在加快。在商用服务机器人、教育机器人之后,人形机器人开始亮相。深圳的优必选(UBTECH)在CES发布了人形机器人Walker,开门、从冰箱里拿出可乐、挂东西、跳舞,这背后是数十个传感器、多个CPU核芯、机器学习、续航两小时的电池以及移动能力在起作用。优必选的机器人已在居然之家的百城千店上岗工作,还将进入一些银行的线下网点。三星在CES发布了面向健康、日常生活和零售场景的三款机器人。机器人也在试图成为物联网、智能家居的入口,通过云端及Wi-Fi、蓝牙等连接技术,对家居硬件进行管理。当然也还是一个漫长过程。

综上所述,5G、AI、8K和新计算是偏技术的创新,IoT、汽车智能和自动驾驶、数字医疗、机器人是偏应用的创新。两者之间也不是完全分离的,而是紧密联系在一起。例如,以色列的OrCam公司发布了一款为视觉障碍人士服务的微型可穿戴设备MyEye2,它绑定在眼镜支架上,通过内置芯片与AI技术,对摄像头看到的图像和内容进行解析,再以语音传达给使用者,这就是将技术和应用完美结合的案例。

中国企业在CES的加减法

今年CES参展企业有4400家左右,比2018年增加了200家;中国企业有1211家,比2018年减少了341家。深圳参展商有500家左右,东莞排第二,有72家。美国参展企业为1751家,中美两国参展商占比接近七成。

中国力量的减弱,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往年华为公司都是热点展台,气魄很大,今年华为的两个展台(智能终端、8K+AI)的面积缩小了不少,没有高管参加,没有活动发布。一部分在知识产权方面没有完全把握的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也不参加了;二是2018年经济增速下行,原有的一些参展企业削减了市场预算,放弃参展。

TCL是此次CES主赞助商,其参展面积有1400多平方米,是中企中最气派的。除TCL外的中国参展企业的展台都比较经济、节约,不像前几年那么美轮美奂。

在CES上,中国企业第一次做了减法。

保持常态的是联想、海信、长虹、创维、康佳、海尔、苏宁等企业以及大量零部件企业。

做加法的则是一批互联网公司。

京东、美团都是第一次参加CES,京东展示了用于物流的无人机和无人车、仓库的智能巡检机器人、AR试妆镜和AR购物、区块链商品溯源系统,还展示了一款外骨骼机器人,可以帮助仓储员工减轻负重,使搬运商品的劳动强度降低80%以上。美团和意大利的意柯那设计集团联合设计了一款无人送餐车“福袋”,定向解决楼宇内的配送服务。外卖小哥只需要把订餐拿给“福袋”,然后这一栋大楼内的所有订餐客户就交由“福袋”负责。看起来简单,里面集成的技术不简单。

参加过几次CES的苏宁此次展示的是全屋智能与零售业务的互联互通。用户以语音形式完成厨房用品下单,苏宁小店接单后通过无人配送车快速将商品送达。

阿里巴巴此次参加CES,发布了智联网开放通讯协议IoTConnect,既可以通过Wi-Fi闪联,也可以通过蓝牙mesh技术进行连接。蓝牙mesh技术的优势是自组网、秒配、低功耗、低成本和免密。阿里习惯的打法还是平台化和建立标准,力争成为数据入口。

百度有几千人花了N年时间苦攻AI,功夫不负有心人。此次百度发布了Apollo3.5版本,可以帮助实现包括市中心和住宅场景在内的复杂城市道路的无人驾驶;百度还发布了智能边缘计算产品和智能边缘计算开源版本,让边缘端设备有一定的自决策能力。有趣的是,百度智能云与英特尔联手发布了硬件BIE-AI-BOX,将其装在运输车上,可以实时识别渣土掉落,一旦发现就及时提醒司机处理,同时将相关信息上报给环卫部门。

中国企业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联想。一切都靠计算,而计算总是需要载体的,所以目前PC、游戏笔记本的市场反而在扩大,对高性能计算、超级计算、边缘计算、智能计算的要求更是在猛增。受益于新计算时代的到来,联想的基本面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联想不仅是全球PC冠军,超级计算机的头号供应商,根据IDC数据也是全球排名第四的云基础设施供应商。通过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计算设备,联想正在加快布局智能物联网、智能云基础设施和智能垂直行业解决方案。最近半年多股价的强劲上涨,表明了资本市场对智能变革时代的新联想的预期。

专业细分领域的零部件厂商是中国制造的根基。它们也在创新。广州博冠光电公司发布了全球首款8K极高清监控摄像机,分辨率是4K摄像机的4倍,是当前主流的1080p全高清摄像机的16倍,而且应用场景非常丰富,如讲究场景细节的安防、医疗、教育、科研等。

客观地说,中国公司是CES最重要的参与者,但还不是领导者。我们没有英特尔、高通、IBM、英伟达这样建立标准和技术基础的企业,没有Mobileye这样在某一领域具有底层芯片能力的企业(它通过路网采集管理系统和车载摄像头,将包括路标、路上设施甚至垃圾桶、井盖等细节全部统计起来,形成自动驾驶汽车所需的地图——全球路书™),也没有博世这样在关键零部件(微机电传感器)方面有很大优势的企业。

中国企业有市场、制造和工程师红利等很多优势,但缺乏常心,短期思维比较重。希望中国企业不把创新当概念或忽悠,而是在洞察未来的前提下,静下来,真正投入,以恒心克难攻坚,做“长创新”时代的赢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