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荷兰拉队伍对抗法德核心:英国脱欧引发欧盟内讧

第一财经2019-03-20 21:04:04

简介:在可预见的未来,德法核心、由北欧和中东欧国家组成的松散新汉莎联盟以及游走在其间的南欧各国所构成的三方博弈,将主导欧盟经济决策进程。

当英国的脱欧闹剧正在演变成一场政治内讧之时,因英国脱欧而引发的欧盟内部分歧也日益明朗化:以荷兰为首的、英国在欧盟内的传统自由贸易盟友们意识到,除非更加紧密地抱团取暖,否则在重新结盟的法德核心面前,他们将愈加被边缘化。

而促使荷兰人萌生拉队伍单干想法的,正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力推的欧盟财政一体化设想:比起荷兰等国希望承担的风险程度而言,马克龙的想法过于超前了。

在此背景之下,荷兰召集了丹麦、芬兰、瑞典、爱尔兰、立陶宛、爱沙尼亚以及拉脱维亚等以北欧为主的欧盟成员国,组成了新“汉莎同盟”(Hanseatic League),且欧盟成员国盟友从开始的8个向目前的17个扩展,新汉莎同盟国家开始频繁发布代表自身立场的文件。3月21~22日召开的欧盟峰会上,双方即将再次过招。

上述国家此举虽然被一些欧盟内的大国官员讥笑为“人微言轻”,然深谙欧盟政治的荷兰等国并非本着一腔热血非要以卵击石,组成新“汉莎同盟”经过了精明的计算:阻止欧洲理事会决定有两种方式,或者投反对票的成员国占到欧洲总人口的35%,或者这些成员国数量超过13个。

正如新汉莎同盟中一位外交官所言:“我们(加起来)拥有的是法国的规模和德国的竞争力。”

荷兰被顶上前台

在采访中,多位北欧国家的欧盟政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心里根本不希望英国脱欧。

其中一位曾在欧洲议会长期工作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国因为在欧洲大陆政治中缺少羁绊,反而可以不站队,所以在欧洲议会中时常为北欧小国撑腰。英国脱欧后,法国在欧盟中的强势和话语权不断增大也令传统上偏向财政保守的北欧国家感到紧张:民众对上一轮欧债危机中为债务国经济问题买单的情形还记忆犹新。

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EikiNestor)记得,2011年爱沙尼亚正式加入欧元区时,正是希腊债务危机严重之时。“欧元区在组织资金对希腊进行救赎的时候,我们的养老金持有者就问我们一个很正常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帮助希腊的养老金持有者,他们的养老金比我们的还高。”内斯托尔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忆,当时不得不对民众解释,如果不救他们,那么这对你们和你们的养老金最终也不利,当然,“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回答的时候更棘手也更困难。”

内斯托尔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他看来,一个使用共同货币的欧元区,有超过20种不同的(成员国层面)财税制度,这是很傻的。

事实上,虽然欧债危机已过,但欧盟内部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分歧因马克龙的欧洲财政统一倡议,而变得愈发明显:与北欧所倡导的国家财政收入与赤字平衡政策相反的是,马克龙所希望的欧洲共同预算模式,将再次让债权国为债务国埋单。

在权衡了民粹主义和马克龙的宏大提议对德国乃至欧洲造成的损害之后,德国选择了起码在表面上支持马克龙的策略,但即便如此,也足以令荷兰等国不安了。

在传统的欧盟政治中,荷兰扮演着德国的同盟而非对手的角色:目前荷兰对德国出口产品总量等于荷兰对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出口量相加,这令荷兰以往在欧盟内不愿正面挑战德国的立场。

同时,这也是当年荷兰格外希望英国加入欧盟的原因:作为自由贸易大国,英国在欧盟内的力量足够挑战来自欧洲大陆的传统保护主义倾向,也不介意正面反对欧盟那些在一体化方面走得太远的提议(譬如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对银行业同盟的激烈反对),随后荷兰则可以同英国一道,为一个弱化的版本投赞成票。

英国脱欧后,被推向前台的荷兰萌发了组建一个欧盟内自由主义国家非正式同盟的想法,即将波罗的海三国、北欧国家以及比荷卢三国先团结一处,这也就是所谓新“汉莎同盟”的开端。随后这一非正式同盟扩展到中东欧国家,现在,这些国家每月举行一次闭门晚餐会,并发表了抵制创建更多欧元区共同支出工具、要求欧元救助基金拥有更大权力、促进欧盟更深层次资本市场融合等多份立场文件。

新汉莎同盟国家形成了共识:现阶段的欧盟需要合作而不是更深层次的融合,其症结在于欧盟内南北国家之间的财政纪律和财政理念仍无法调和,东西之间的经济阶段亦有差异。

而不巧的是,马克龙心中的欧洲复兴,却更接近经济上的欧盟联邦主义。

对抗法德核心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政治力量下降的当下,马克龙扛起了促进欧洲融合的大旗。针对欧元区财政融合问题,马克龙提出,欧元区共同预算要作为欧盟预算的一部分,且数额将超过数千亿欧元(而默克尔仅答应不超过500亿欧元的额度)。

法国是欧盟的创始国家之一。马克龙准备振兴欧盟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并为此提出一系列措施,比如提升单一货币欧元的作用,以及加强欧盟经济和货币同盟的建设。“欧盟每一次要推出比较大胆的改革方案之前,都会有很多国与国之间的争论,但是经历过这些讨论,我们关于设立欧元区共同预算现在已经达成共识,这是2018年6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提出的设想,2021年会得以成立。”针对“一些欧盟北部国家对欧盟区共同预算热情不高,特别是荷兰”这一问题,法国总统外事顾问埃蒂安(Phillipe Ethienne)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颇为淡定。

但在新汉莎同盟国家看来,在南部国家没有贯彻欧盟的财政纪律之前,马克龙的步伐走得有点过于急切了。当下,新汉莎同盟国家仅原则支持欧洲银行同盟,并将欧洲稳定机制(ESM)扩容,而这一态度与法德在《梅斯堡宣言》(Meseberg Declaration)中期望于2021年开始设立欧元区共同预算的设想无法弥合。

譬如, 在荷兰国内立法机构看来,在意大利等南部国家仍不遵守欧盟最基本财政赤字要求的情况下,就贸然提出组建欧元区共同预算,是对其选民极为不负责的行为。荷兰财政部长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多次向欧盟盟友表示,在欧盟预算一体化问题上,荷兰将退后一步,让其他盟友先行。

而在国内政治压力之下,霍克斯特拉在3月刚刚结束的一次欧元区财长会上再次质问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为何暂停对于意大利过度赤字的处罚程序,并要求欧委会必须以书面形式解释其决定。

欧委会最终极不情愿地作出了一份仅对欧元区财长发放的8页解释文件,并在其中表示,欧委会认为意大利今年不会有“特别严重违规”的风险。不过霍克斯特拉对此并不满意,他表示意大利延迟支出的承诺,并无助于掩盖今年意大利财政赤字仍将上升0.8个百分点的事实,而意大利增长放缓意味着其债务实际上还会增长。

目前,欧盟内对新汉莎同盟反应不一。此前有西欧国家财长曾表示不想对该同盟的立场文件做回应,原因是“小国提出的文件,没有多少政治力量”。在布鲁塞尔,甚至有人讥讽最初的8个新汉莎同盟国财长是“霍克斯特拉和他的七个小矮人”。然而,在中东欧国家加入并形成一个更宽泛的新汉莎同盟后,各方已无法忽视其在欧盟决策机制中的地位。

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人口总量占到了欧盟总人口的75%,这意味着上述四国只要在欧洲理事会中达成共识,即可完成投票。不过,如前文所述,如果想否决欧洲理事会的投票,反对者需要代表35%欧盟成员国人口,或者凑齐13个国家,而上述新汉莎同盟国家虽然仍达不到否决票所需要的人口总量,在国家数量上,却已经超过:在第一财经记者看到的最新一份有关数字经济的立场文件上,其联合签名的国家已经达到了17个。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政治科学教授韦伯(Douglas Webb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欧盟的未来在决策方面有三种可能:出现重建的法德联盟;法德联盟加上波兰作为中东欧成员国的代表;法德波兰再加上其他五个来自北欧的小型富裕且自由贸易导向的成员国。

当下法德核心得以重塑,同其他欧盟内组群的关系却因法国的步伐过大而无法黏合,在可预见的未来,德法核心、由北欧和中东欧国家组成的松散新汉莎联盟以及游走其间的南欧各国所构成的三方博弈,将主导欧盟经济决策进程。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