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易纲:11项金融开放措施基本落地,完善风险防范体系还有4项重点工作

第一财经2019-03-24 20:38:19

简介:自去年金融对外开放时间表确定后,11项具体金融开放措施绝大部分已落地,极少数尚未落地的措施法律修改程序到了最后阶段,相关申请受理工作已经开始。

金融对外开放取得明显进展,并受到国际市场的普遍肯定。3月24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自去年金融对外开放的时间表确定后,11项具体金融开放措施绝大部分已落地,极少数尚未落地的措施法律修改程序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相关的申请受理工作已经开始。

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此次论坛的热议话题。金融业对外开放已取得了哪些成绩?2019年对外开放还将从哪些方面继续推进?如何在对外开放过程中防范金融风险?易纲在论坛上对上述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势在必行,”易纲表示,金融业的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的自主选择,这既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多个成果已经落地

2018年,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目前来看,我国金融对外开放进展明显,并正在进一步提速。

易纲表示,2018年金融领域各项工作扎实推进。一是,营造适应的货币环境,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控,保障流动性合理充裕;二是,精准支持经济重点领域和环节,三箭齐发,在支持民营企业发债领域,研究创设民营企业股权融资工具,小微企业和环境得到明显的改善;三是,平衡好稳增长防风险之间的关系;四是,兼顾经济内外平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五是,进一步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推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完善利率汇率机制,扩大金融业开放是金融领域的一项重要工作。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多个具体成果已经落地。

例如,瑞士银行有限公司已将持有的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比例从24.99%增至51%,实现了绝对控股;安联集团获批筹建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成为中国首家新设立的外资保险控股公司;美国标普全球公司获准进入我国信用评级市场;美国运通公司在中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连通公司,作为市场主体筹备银行卡清算机构已经获得批准等。

易纲表示,中国将按照国际标准,持续推动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金融衍生产品市场扩大、拓宽跨境投融资渠道,完善相关资质。中国金融开放竞争力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受到国际市场的普遍肯定。

完善金融制度供给

“金融业本质上是竞争性的,”易纲称,金融市场主要有三大功能,一是有效的配置资源,二是管理金融市场风险,三是金融服务提高效率。

“我国储蓄率高,如何把巨大的金融储蓄有效的转化为金融资产,配置在银行、证券、保险等各种金融产品上,是金融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内容。”易纲表示,金融市场的任务就是怎样通过有序开放,使境内外投资者都能够更方便更有效的配置资产。

在管理金融市场风险方面,主要是通过价格发现和提供各种工具提供风险管理,金融产品定价传递的是金融配置的信息。同时,市场要提供各种各样的风险对冲工具,服务的流动性使市场主体能够买进卖出、实行有效的套期保值。

“今年的重点任务是使我们的市场能够准确定价,并提供足够的工具使投资者能够有效管理风险。”易纲称。

此外,易纲还表示,提供金融服务离不开高效的金融资产配置和有效的风险管理。

“要做好上述三个主要职能,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易纲称,通过引入各类金融机构、业务产品可以增加金融的有效供给,这有利于统筹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优化资源配置,更好的满足经济差异化、个性化的金融服务需求。

另一方面,金融业的开放会促进制度规则的建立健全和完善金融制度供给。

“在我国金融开放过程中,我们可以主动学习成熟经济体的制度建设经验,使我们的金融机构在公司治理、金融市场建设、金融监管等方面进一步的完善提高。”易纲称。

还需解决哪些问题

虽然我国金融业开放不断提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但总体水平仍然不高,仍有很大提升潜力和空间。针对这一现状,易纲表示,要做以下考虑。

首先是,坚持金融服务业开放,金融市场开放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相互配合、协调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的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金融机构给予同等的待遇和同样的监管标准,以更透明更符合国际惯例的方式,同等对待内外资金机构。

“金融市场开放要进一步连通境内外资本市场,要进一步完善境外合格投资者制度,完善沪港通、深港通,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弹性,更好的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易纲称。

其次,要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落实中资机构和外资金融机构皆可以依法平等的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和业务。

第三则要完善金融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的开放,加快相关制度与国际接轨,不断完善会计税收等配套制度,加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则,“同类金融业务规则尽可能合并。”

四是,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优化行政审批,提高审批过程的透明度和审批效率,加强政策制定的沟通和协调,提高注册制度的透明度,做到规则简约透明。

最后,完善金融监管,中外金融机构开展金融业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接受监管,扩大市场准入,同时要不断的完善金融监管,监管能力和开放相适应。

完善金融风险防范体系

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已迎来多个里程碑事件,但稳步开放的同时,金融风险防范也备受关注。

易纲称,目前,金融风险防范体系已取得重要进展。首先,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不断推进。新一届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加强了对金融领域相关事项的统筹研究和协调。金融委办公室设在人民银行,由人民银行设立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负责日常工作,人民银行的职能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可以赋予必要的统筹协调手段,监管资源配置更加优化。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2018年末,中国的宏观杠杆总水平为249.4%,比2017年末下降了1.5个百分点,宏观杠杆率逐渐稳定。未来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直接融资比重的提高,一部分债权融资会转变为股权融资,有利于宏观杠杆率进一步稳定。同时,影子银行业进一步规范,政治金融市场的乱象,影子银行无序发展得到了有效控制。

易纲称,中国的宏观审慎管理也在不断完善,尤其是强化了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对跨境资本流动公司的监管。此外,在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整顿金融秩序等方面也取得了重要进展。

易纲表示,在不断提升金融业开放水平的同时,未来需要不断完善与开放相适应的金融风险防范体系。具体而言,要充分发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作用,统筹把握各领域出台的政策力度和节奏,形成政策合力;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的框架,进一步发挥货币政策的逆周期作用,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不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进一步完善对系统性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监管,丰富政策工具箱,加强对金融市场实时的监测,阻断跨市场跨区域的风险传染;要加快金融市场设施建设,做好金融业综合统计,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支付结算机制,实时动态监管线上线下、国际国内的资金流向和流量;要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探索以存款保险为平台,建立市场化法制化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无论是完善金融服务,还是防范金融风险,2019年会继续稳步推进金融业全面开放,助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金融体系结构的调整和优化,支持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易纲表示。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