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汽车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长春车市调查:一汽大众在家门口失守,小众品牌节节败退

第一财经 2019-03-25 20:53:23

被称为“一汽之城”的吉林长春,在中国车市深度调整的背景下,无论是最畅销的一汽-大众品牌,还是许许多多小众品牌,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3月中旬的长春,气温仍徘徊在零摄氏度以下,冬日的枯叶尚未落尽,而路边新生的小草给这座城市添上生机。这座被称为“一汽之城”的老工业基地,在中国车市深度调整的背景下,无论是最畅销的一汽-大众品牌,还是许许多多小众品牌,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一汽系”难躲寒冬

交强险数据显示,2018年吉林省乘用汽车上牌量为285411辆,相较于2017年的364625辆下降约22%,下降幅度远高于全国平均的8%。其中,一汽-大众品牌(含奥迪)2018年在吉林省上牌量为65400辆,虽然依然占据榜首,但比2017年的75750辆下降了13.7%。

而一汽-大众去年在全国销售新车203.7万辆,同比增长4.1%。令人意外的是,其在大本营的销量竟然拖了全国销量的后腿。

在吉林省,除了一汽-大众外,其余品牌的上牌量均不足2万辆。一汽丰田、一汽轿车等企业在吉林省的上牌量也分别名列前五,以一汽-大众为首的“一汽系”是吉林车市的中坚力量。位于长春西郊的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包括一汽-大众在内的一汽集团总部和工厂的所在地,该开发区中心地段的景阳大路,聚集多家合资及自主品牌的4S店,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访位于景阳大路的一汽-大众4S店,店内有多名顾客正在看车。

该店销售顾问告诉记者,一汽-大众虽然在长春乃至吉林省车市地位稳固,但因为店铺也较多,仅长春及周边地区就有20余个经销商,因此每一个店铺的销售情况相对凑合,而为了在同品牌竞争中保持价格优势,部分经销商会提更多的车,以便拿到更优惠的销售政策。

“虽然相比之下,一汽-大众的销售量跌幅还不算很大,但无论是从销量,还是从店内的人流量来看,2018年明显要比之前难过。”该销售顾问表示。

不过,该销售顾问也透露,一汽-大众品牌在全国的销售及商务政策虽然不会在特定地区有特别大幅度的折扣,但随着一汽-大众整体销量的下降,如今许多车型也可以享受相较于此前幅度更大的折扣。

例如,在这家一汽-大众的4S店,指导价为20.99万元的2018款迈腾1.8T自动330TSI舒适型,实际价格约为18万元,大约8.5~9折,部分产品的折扣幅度达到8.2~8.5折,该幅度和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折扣幅度基本持平。

位于隔壁的一汽丰田4S店的折扣幅度相比之下则少了一些,大多数车辆的折扣力度均在9折以上,且多数附加了换购或金融贴息等附加条件,若在不附加条件的前提下,该4S店给出购买一辆2018款卡罗拉1.2T车型的价格约为11万元,相较于厂商指导价12.28万元仅优惠1万元左右。一汽丰田销售顾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汽丰田部分热销车型在长春均遇到供应不足的情况,外加上日系品牌对于价格的控制比较严格,因此在短期内较难有大幅度的松动。

而在位于长春东南湖大路的一汽奔腾4S店,2019款奔腾X40手动舒适型1.6L的报价约为6万元,相较于厂商指导价7.08万元优惠1万元左右。一汽奔腾的销售经理称,在长春市的范围来看,许多消费者还是会选择一汽轿车,虽然2018年销量下降,但一汽奔腾刚经历一轮品牌升级和定位改变的过程,最近有一些促销活动着重推广。

外来品牌攻城

在“一汽系”占据主导地位的长春车市,许多外来挑战者正试图撼动一汽的地位,既有合资品牌、豪华车品牌,也有自主品牌。

2018年,东风日产在吉林上牌量仅次于一汽-大众和一汽轿车排第三,2018年为13945辆,同比下跌11.1%。为了提振销量,长春的一家东风日产4S店正在降价促销,降价最多的是楼兰车型,2019款2.5L楼兰车型的厂商指导价为24.23万元,若满足换购、汽车金融等特定条件下,最多可以优惠4.5万元。

在附近的北京现代4S店,ix25车型提供最高近3万元的折扣,且以附加金融贴息的条件,可提供3.5万元的优惠。

相比之下,豪华车的日子还好过一些。2018年,华晨宝马品牌在吉林省上牌量为3886辆,成为为数不多实现正增长的汽车品牌,一位华晨宝马的经销商表示,长春是全省豪华车市场最大且竞争最激烈的城市,各大品牌的销售战略不尽相同,华晨宝马主要是通过新车推动的方式提升利润。

他称,“长春华晨宝马的销售人员年收入大概能够保证在20万~25万元之间,要远高于其他合资品牌,更不用谈及一些举步维艰的自主品牌。”

不过,这位销售顾问也谈到,由于受到奥迪品牌所属的一汽-大众在长春的地位的影响,奥迪在长春的网点布局比较密集,经营时间也比较久远,在品牌的认知度上也较有利。

小众品牌夹缝求生

景阳大路以东3公里的宽平桥的桥下是万达车城,这里是自主品牌和小众合资品牌最密集的区域。

李华(化名)是某自主品牌负责东北三省商务合作的负责人,他正在拜访万达车城内多个经销商。李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负责的品牌在长春万达车城曾有一个一级经销商,并在吉林各个城市有多个二级经销商,但由于经营不善,该网点在去年关闭,这次来是希望说服长春的经销商加盟。

不过,李华的这次行程并不顺利,他已经在长春转了4天,却毫无收获。“大环境不好,连一汽-大众都在下滑,更何况是小众品牌,这次我可能要空手回去了。”李华说。

由于市场行情变差等原因,吉林省内几乎所有汽车品牌的销量均出现下滑,其中一些自主品牌销售情况更不理想。

比亚迪汽车于2018年在吉林省的上牌量为3590辆,相较2017年的4894辆,下滑26.6%,而长安汽车在吉林省2018年的上牌量为11858辆,相较2017年的下滑幅度更是达到近35%,第一财经记者在万达车城发现有大门紧闭长安汽车的4S店。

在过去一年,万达车城就有比速、众泰、奇瑞等多个品牌的4S店出现退网,而广汽传祺的店铺牌匾虽然还在,但已成为销售多个品牌汽车的汽贸城。当地业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位于车城的小众品牌经销商“几乎没有赚钱的空间”,有些老板除了汽车销售还从事其他行业,用其他行业的收入支撑汽车销售屡见不鲜。

近两年间,吉林省在已经出现十余起经销商选择转网的事件,而多个在长春、吉林、延边等地的经销商,也出现减员现象。

丁立在万达车城工作数年,他所在的经销商是上汽名爵在吉林省唯一的一级经销商。丁立表示,由于受到成本及销量的限制,许多小型品牌的运作模式是在长春设立一家一级经销商,而后在吉林省各城市招募二级经销商,并由一级经销商将汽车转售至二级经销商,因此吉林全省对于长春车市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几乎所有的小众品牌都在万达车城,如果退出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意味着将彻底退出吉林市场。

丁立所在的品牌一个月至少还能销售100辆左右,勉强能够支撑三个销售顾问的工资,但即便如此针对部分库存较久的车型,也要打出近8折的较高折扣;而为了在东北市场推广品牌、消化库存而促销,每辆车的盈利率也在下滑。

“每次看到隔壁有店铺关门,老朋友一个个离开万达车市、离开汽车行业,其实内心还是很痛苦的。”丁立表示,其隔壁好几个品牌已关门大吉。万达车城的租金,相较于几年前已经上涨三成以上,但汽车自身的销售情况不乐观,导致利润下滑,压力极大。

第一财经记者在万达车城还遇到前来办理离职手续的销售经理王胜男,她在长春从事汽车销售已经有近5年,曾在包括众泰、五菱等多个二线汽车品牌经销商工作。王胜男说,她所在的4S店一个月仅能够销售不到15辆,而这也是该品牌在吉林省内的几乎全部销量。

2017~2018年,王胜男所供职的品牌位于吉林省内的二线经销商均陆续退网,仅剩下位于万达车城的一家4S店,而今年3月,经销商将旗下3个国产品牌均退网,并彻底退出汽车销售业务。

记者走访吉林车市过程中了解到,无论是一线品牌、二线合资品牌,还是小众的国产品牌,不少汽车销售人员过年回去不来或者离职跳槽。

丁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过去车市景气的时候,对于月均收入尚不到5000元的长春来讲,动辄收入8000~10000元的汽车销售是相当抢手的工作。不过,目前许多经销商受到销售情况的影响开始裁员,也有部分销售顾问选择离开,往房地产销售等其他行业流动。

王胜男有不少前同事选择离开东北,前往南方发展,而她对于未来也非常迷茫,整个东北车市乃至东北经济都处在低迷的阶段。

何去何从?

目前,吉林车市呈现出品牌较少、品牌间差距较大且价格相对较高的情况。这给小众品牌进入长春及吉林车市增加难度。

除了个别品牌严格控制全国市场让利幅度以外,多数品牌在长春的售价,要比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高出10%~15%,部分品牌更是高出20%以上,由此部分经销商开始转变思路,从价格较低的城市拿货后再至东北销售的情况也有出现。

“东北出货量毕竟没有办法与一线城市相比,因此长春经销商能够获得的优惠政策比较有限。”长春车市的资深销售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记者在走访吉林车市发现,吉林当地的经销商库存压力并不是很大,普遍库存量在3个月以内。

不过,与此同时,二手车市场和汽车金融市场正兴起。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长春市华港二手车市场,该市场是吉林省乃至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二手车市场,这里大多数车辆为一汽-大众车辆,此外还有部分豪华车品牌和日系汽车品牌。二手汽车销售人员表示,近两年长春二手车市场反而有一丝活跃的迹象。

此外,在华港二手车市场、景阳大路、凯旋路汽贸城等多个汽车销售区域均出现了许多金融机构及代理网点的身影,而许多汽车销售网点也针对汽车金融用户提供较大幅度的让利。长春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信贷科负责人徐明(化名)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的银行近年来重点开发东北地区的汽车金融的潜力,长春消费者处在“习惯”这种消费方式的过程当中,贷款的规模每年在增长。根据吉林省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吉林省内小额贷款企业累计发放贷款1314120万元,相较上年同期有近两成的增长。

尽管如此,还是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长春和吉林车市的走势。

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吉林省GDP为15074.62亿元,同比增长4.5%,增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现阶段,长春本地工薪阶层收入在三四千元左右,在房贷压力增加的情况下,一般两口之家超过一半的收入都要用于还房贷,也会相应影响汽车的购买力。而且,近年来东北人口处于净流出状态,人口的流出将成为汽车消费动力下降的原因之一。

还有,长春乃至吉林全省的经济长期以来以一汽等少数工业企业作为支柱,其他产业的亮点不多,导致城市发展动力不足。正因此,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汽车行业销售顾问、销售经理及经销商负责人均不太看好长春的车市发展。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