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世界银行将减少对中国的贷款?新任行长这样回应

国是直通车 2019-04-12 18:25:38

马尔帕斯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从世行的借款逐步减少,而是更多地扮演世行的出资国和股东角色,“我们重视(与中国的)这种建设性关系”。

金墉离职3个月后,世界银行已经迎来了新掌门人——戴维·马尔帕斯(DavidMalpass)。

这位新行长的背景有些特殊。此前是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在美国总统大选时担任过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早期还效力两届共和党总统——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

从政经验较为丰富的马尔帕斯,将把世行带向何方?对于世行与中国的关系,今后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当地时间4月11日,在马尔帕斯上任以来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他回应了这些关切。

中国贷款更少了?

早在担任美国副财长期间,马尔帕斯就帮助世界银行完成了一项增资计划,总额达130亿美元。不过,该增资计划同时对贷款进行了改革。

路透社指出,这一增资计划包括要求世行将贷款从诸如中国等中等收入国家转移到低收入国家。

在记者会上,马尔帕斯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从世行的借款逐步减少,而是更多地扮演世行的出资国和股东角色,“我们重视(与中国的)这种建设性关系”。

马尔帕斯进一步指出,中国从世界银行贷款的数额在下降,这体现了世界银行与中国关系的发展演变,中国向世界银行提供的贷款数目以及中国在世界银行的股权份额都提高了。

按照马尔帕斯的话说,这意味着世行与中国的关系将转型,中国将变成世行日益重要的贡献国之一,并分享专长。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世行在国际关系中发挥的作用有所弱化,应积极吸纳新兴经济体的力量,尤其是中国。中国已由过去的资本输入国逐渐向资本输出国转变,中国可以与世行进行更加多元化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马尔帕斯上任后,曾指出消除贫困和推动共享繁荣是世行的清晰使命和关注重点。

在记者会上,马尔帕斯强调,过去几十年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巨大成功,中国的经验和见解可与世界其他地区分享。

马尔帕斯此前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指出,他预测世行和中国的关系“会朝着认可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及是全球发展的重要因素来演化。我预期和中国会有很强的合作关系。我们会有脱贫的共同使命”。

世行今后将如何应对气候变化,也是较受关注的领域之一。

最近几年,世行一直在推进气候变化领域的工作。2018年12月,世行宣布2021-2025年将投入2000亿美元促进气候行动。但特朗普政府2017年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因此,外界担忧马尔帕斯将使该组织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态度有所软化。不过,马尔帕斯很快消除了这种隐忧。

在就职的第一天,马尔帕斯表示,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仍将是世行的核心使命。尽管特朗普大力支持美国煤炭生产商,但世行拒绝为新建燃煤电厂提供贷款的立场不会改变。

世行将走向何方?

马尔帕斯是特朗普在国内外政策上的拥护者,他曾经表示,“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已“走得太远”。外界担忧在他的领导下,世行将转向“美国优先”。

不过,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寻求世界领导人支持他竞选时,马尔帕斯表现出了和解的态度,并向他们保证,作为世界银行行长,他将维护世界银行的利益,而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利益。

为了消除大家的隐忧,在当选前,马尔帕斯还特意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署名文章——《如果我成为下一任世行行长》。

他在文中写道:“我相信,世界银行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走上成功的道路,让世界经济更稳定、更强劲。”

王有鑫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马尔帕斯过去的表态更能代表他的真实想法,现在当上世行行长后表态可能会有所软化。从历史上看,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任命,在政策上不可避免会与美国的政策保持一致,这一点不会轻易发生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程炼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马尔帕斯的政治和经济立场与特朗普非常相似,属于实操派,估计会注重非常直接的利益交换。

程炼指出,近年来世行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下降较大,马尔帕斯上台后,世行的职能不一定会削弱。现在不清楚美国对世行的金融支持会不会强化,“如果特朗普按照以前对待国际组织的态度,发现世行不太好用,有可能大力削弱对世行的经济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以往的世行行长都带有某种发展理念,毕竟世行与发展经济学有密切的关系,发展经济学也是随着世行发展起来的一个学科,但马尔帕斯没有这样的发展理念。

据悉,马尔帕斯曾在华尔街历练过一段时间。从1993年开始,马尔帕斯担任华尔街著名投行贝尔斯登(BearStearns)首席经济学家长达15年,但从未能阻止该公司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濒临破产。

后来,马尔帕斯在纽约创立了一家宏观经济研究公司。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外界对马尔帕斯的评价并不高。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PaulKrugman曾在社交媒体上曾批评马尔帕斯不懂经济,称“我已经忘记了,当失业率为9%时,马尔帕斯提高利率的论点有多么糟糕”。

不过,在王有鑫看来,马尔帕斯不是更有经验的经济学家,但特朗普之所以提名他,更多的可能是看重他在之前积累的经验中有对世行发挥作用的思路,另外还要体现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利益诉求。

责编:殷晴妍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