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坚守动力链初心不改:康明斯的澎湃百年

第一财经 2019-06-20 21:07:49

当市场机遇来临时,已有技术储备的公司才能踏好节奏,这就是康明斯的故事。

在过去的两年中,已经和汽车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Bruce Watson几乎走遍了全美,为再次翻修这辆1931年的明星赛车寻找古董原装零件。

1931年,作为柴油动力的首次亮相,白色#8康明斯赛车出现在全球赛车“圣地”——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赛场。搭载着康明斯U型柴油动力发动机,这辆赛车仅消耗了31加仑燃油,在没有做过任何停车检修下就跑完了全程。柴油动力的耐久性让公众惊艳,也开启了柴油动力和全球公路运输的百年之缘。

今年6月22日,已经被Bruce Watson整装一新的#8赛车将在同一赛场再次亮相。同样,承载着百年的动力产业探索积淀,位列美国财富150强的康明斯也将在新赛道继续梦想。

Bruce Watson和他的翻修赛车

百年来紧握技术踏准时代脉动

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小城哥伦布市华盛顿街301号上,一座装修考究的小楼就是银行家威廉·G·欧文(William G. Irwin)的故居。正是他在1919年支持了自己的司机——克莱斯·康明斯(Clessie Cummins)的创业梦想,才有了康明斯的缘起和诞生。

这时,距德国工程师鲁道夫·迪塞尔(Rudolf Diesel)发明了柴油发动机已过去了20多年。市场还在逐渐接受这项比汽油机压缩比更高、功率更大、燃油经济性更好的新技术。好的技术,在等待好的应用时机。

威廉·G·欧文(William G. Irwin)的故居陈设

1933年开启的罗斯福新政中,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将美国经济从30年代大萧条的泥潭中提振起来,也极大刺激了横跨北美大陆的公路运输需求。此时,康明斯H型柴油发动机已经打开了北美商用卡车市场的大门。在接下来的70年里,它都成为美国公路上的标配。

二战之后,百废待兴。当1600多万士兵们开始回家结婚、就业,美国迎来了“婴儿潮”和随后的“郊区化”,进一步织密了公路网并产生了更高的运输需求。在此契机下,随着康明斯创新和可靠性的声誉不断提高,到了1955年,康明斯已经为美国超过一半的道路商用柴油卡车提供动力。

当市场机遇来临时,已有技术储备的公司才能踏好节奏。在其他几大洲,同样的故事正在发生。

上世纪50年代及60年代,欧洲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处处都是儿童和青年,生育高峰让欧洲再次焕发青春。经历了马歇尔计划后的50年代,西德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NP)的年平均增长率为6.5%,意大利为5.3%,法国为3.5%,这样令人惊叹的高增长自然孕育了更大的道路运输需求。

那时,出口产品总额约占全球25%的英国是整个欧洲的制造业核心,也几乎垄断了欧洲的汽车市场。优秀的企业永远要站在市场高地。于是康明斯1956年在苏格兰建立了第一座海外工厂,开启了探索全球业务发展的新版图。

1956年,康明斯在苏格兰建造了第一座海外工厂,标志着其全球业务的开启。

趁着拉美独立后第二个经济繁荣期,1959年,康明斯又在巴西成立了柴油机公司,正式将业务扩展到南美。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环境更为复杂,但发展海外本地化供应商的战略为康明斯一路护航。

在亚洲,康明斯的本地化战略获得了更大的成功。日本战后重建对工程机械需求尤多,康明斯在1962年同日本小松联盟,乘上了日本经济腾飞的快车。同年在印度成立合资的科洛斯卡尔工厂,也复制了同样的故事。

市场在哪里,好的企业就要提前出现在哪里。当中国市场刚闪现曙光时,康明斯也提前到位。

1975年,康明斯成为首批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之一,并在6年后同中国技术进口公司签约。

1975年,康明斯成为首批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之一。负责中国和俄罗斯业务的康明斯集团副总裁曹思德回忆,上世纪80年代,他第一次来到了中国,忍受了12个小时闷热的绿皮火车后才来到山城十堰。

在相近的时间里,他还到访了仍处于美苏冷战下的苏联。在那里,还有一段被苏联合作伙伴邀请一起跳入冰冷刺骨的贝加尔湖的“友谊考验”,但也开启了未来进入俄罗斯市场的新篇。

康明斯集团副总裁曹思德(Steve Chapman)

除了向市场和客户提供最优秀的产品,以及跨越全球的战略布局之外,在康明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冯天祥(Rich Freeland)看来,与合作伙伴精诚合作是康明斯百年成功的另一个原因。

上世纪90年代,曹思德在说服美国总部考虑在中国寻找合资的时候,平等协作、精诚合一的商业原则发挥了巨大作用。

“我坚定地支持50:50的合作伙伴关系。双方都为合作注入价值,也从中汲取价值,以平等的态度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曹思德表示。

投资中国也给了康明斯最大的回报。目前,康明斯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有16家,其中6家是发动机合资企业。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销量最大的单一市场。康明斯在全球年销售的150万台发动机中,就有50万台来自中国。

“对康明斯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市场就是两个——美国和中国。”曹思德说。

坚守动力链迎接下一个百年

就在已经过去的2018年,康明斯全年销售收入达到了238亿美元,同比增长16%,创历史新高。这是新百年的好起点,也是破解新挑战的关键时点。

摆在康明斯面前的,有政策挑战和技术挑战,还有制造挑战和服务挑战。下一个百年开始前,康明斯能否继续在技术加持下踏准市场的节奏?

康明斯2018年的部分经营数据

一再提高的环保和能效标准,已经是全球绿色发展下的共同趋势。在中国,国六排放标准将于2019年7月1日起在北京等区域率先实施,排放质保期的新规对发动机和整车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在欧洲,更为严格的欧七标准已经在招手。

负责道路用发动机业务的康明斯副总裁Brett Merritt说,柴油机发展到今天,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柴油机。每次排放法规的升级,反而都能推动康明斯在技术上进行突破。

在2018年,康明斯X12发动机率先完成大马力发动机国六认证项目,现在只等国六标准最后的发令枪响。

康明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冯天祥(Rich Freeland)和首席技术官荣湛宁(Jennifer Rumsey)

技术挑战则来得更为直接。针对柴油动力,电动技术已经在多个细分市场发起了挑战。

这一次,中国成为了撬动全球的变量。用占全球电动汽车近一半市场销量,中国带动了全球的电动化热潮。德勤预测,全球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在2025年达到1200万辆,2030年达到2100万辆。

冯天祥表示,就发动机领域而言,并没有柴油发动机将很快被取代的强烈的信号。毕竟柴油发动机有很多应用市场,包括长途运输,包括挖掘机和装载机这些实际工况应用等,短期内仍然没有一个更好的能源方案可以取代它。

不过,康明斯也确实在考虑参与电动方向。

在单次充电可行驶100英里Aeos电动卡车登场后,2018年2月,康明斯正式宣布成立电动动力事业部。负责该部门的康明斯副总裁傅姝丽(Julie Furber)说,在电动领域,康明斯已经有15~20年的研究积累。配备了康明斯ISB型四缸欧四全电控柴油机的混动公交就曾出现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

2017年,世界上第一辆电动重卡AEOS诞生

在过去的两年中,康明斯参与电动领域的速度正在加快。连续出手收购了北美电池技术公司布拉姆(Brammo)、英国庄信万丰(Johnson Matthey)以及位于加州硅谷的Efficient Drivetrains(EDI)后,康明斯已经储备了电池组技术、高性能电池材料技术和电动动力总成技术。

Julie Furber表示,康明斯在电动车领域最开始关注的是客车市场,并将利用在客车市场积累的经验和技术储备,逐步进入到卡车、工程机械甚至矿用市场。

今年4月,德国bauma国际工程机械展上,康明斯和韩国现代合作开发的电动小型挖掘机已经让客户们眼前一亮。

但着眼于未来百年的更长时段,康明斯把目光放到了燃料电池上。相比纯电动技术,燃料电池的能量转化率要足足高出一倍,且排放更少、马力强劲、皮实耐用。

这多么像柴油机100年前的模样。

不只是商用车,燃料电池对既有能源应用场景将带来颠覆性变革。在数字革命的前沿,数据中心建设潮对备用电源的需求与日俱增。康明斯与微软正在合作,研究将燃料电池用在数据中心供电系统上,打造不依赖电网的新数据中心。

康明斯副总裁陈安达(Cary Chenada)透露,这一项目进展顺利。

中国拥有全球第一的发电装机容量和最快的电源建设速度,已经为燃料电池蓄积了巨大的能源池,或许会像撬动电动技术一样成为撬动燃料电池时代的最大变量。这对已经扎根中国的康明斯来说将是个好环境。

康明斯的全球总部大楼门口有一座青铜发动机雕塑

在上一个百年,无论是柴油机、天然气发动机还是发电机,其实康明斯探索的始终就是一件事:把能源转换为动力的能力。只要有动力需求的地方,都是可以进入的市场。甚至在冰封千里的北极,那里的动力供给几乎全部来自康明斯的发电机。

“所以,不管未来的能源形态怎么变,康明斯的核心竞争力始终都在动力链。”康明斯电力系统事业部的执行总监Srikanth Balasubramaniam说。

下一个百年将如何变化?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应对变化最好的方式还是改变自己。康明斯产品品线长、全球布局广、服务节点多,提前布局数字化才能让“大象”应对制造挑战和服务挑战时快速转身。

位于印第安纳西摩的大马力发动机工厂的现代化流水线

康明斯集团副总裁、首席信息官艾雪睿(Sherry Aaholm)说,康明斯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连接约50万辆车进行车联网数据采集,一方面通过远程监测、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康明斯基于大数据对发动机进行实时诊断,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能力;另一方面,数字化生产正在进入到发动机的制造环节,用工业4.0的方式改造康明斯的工厂。

“数字化同制造一样,将成为我们最重要的基础能力。”艾雪睿说。

康明斯在1937年才获得了成立18年后的首次盈利。出于对价值观的坚守,这家公司愿意付出耐心和时间。

展望下一个百年,康明斯首席技术官荣湛宁(Jennifer Rumsey)说,康明斯的使命是驱动世界前行,实现至美生活。这个使命以及坚持的利益相关者价值观仍然是一脉相承。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