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欧盟版“权力的游戏”:欧委会主席候选人一夜之间全被弃,鹰派魏德曼却重燃接掌欧央行希望

第一财经 2019-06-21 18:38:50

一夜之间,3位欧委会主席候选人竟全出局,下一届欧委会的构成仍是迷雾一片。

欧盟峰会在各方对峙中实现大逆转。

当地时间21日凌晨,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内的欧盟各国领导人决定放弃目前所有的3位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主席候选人,并在30日再次召开欧盟紧急峰会。

这3位被“抛弃”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中,有默克尔此前表示要力保的欧洲议会最大政党欧洲人民党(EPP)主席、德国基社盟(CSU)副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而韦伯出局意味着在欧委会主席人选问题上,默克尔向马克龙妥协了。

据悉,在欧洲议会竞选中取得不错成绩的马克龙,此次有意将主要博弈的战场放在欧委会这一边,选出法方青睐的欧委会主席接班人。若法方如愿以偿,则欧央行行长一职有可能重回德方手中,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接棒欧央行行长一职成为大概率事件。

法国前外交官和诺(Renaud)曾在欧委会工作,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并不意外,从来(候选人)跑得早不一定跑得远,此前欧盟希望使用的“领衔候选人”(Spitzenkandidat)制度本身也不是欧盟法律,如果不能得到核心国之一法国的支持,只有德国赞同的话,此次沿用的可能性的确较低。

通宵谈判大洗牌

此前,曾大幅领跑其他候选人的韦伯一直在全欧洲马不停蹄地造势,且已经得到了默克尔的官方背书,不过这一切努力成为泡影。

欧盟峰会从当地时间20日开到了21日清晨,为了公平起见,在4个小时内,欧盟各国领导人切断了电话信号,但谈判没能打破僵局。现有的三位候选人,即韦伯、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和欧盟反垄断专员维斯塔格(MargretheVestager),没有一位能够获得超过半数以上的支持。

欧盟各国领导人互不相让,譬如,通常属于同一阵营的德国和荷兰此次交流也十分艰难。据知情官员透露,默克尔同荷兰总理吕特在谈话中表示,如要排除韦伯,那么其他两个人也必须出局,而吕特对于完全从头再来的这种情境没什么热情。

马克龙则坚决反对韦伯当选,原因在于,韦伯是现行“领衔候选人”制度下的产物。按照该制度,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各党团都推出自己的欧委会主席“领衔候选人”,选举获胜的最大党团“领衔候选人”将获得欧洲理事会提名,再经由欧洲议会多数票通过后当选为欧盟委员会主席。

但包括马克龙在内的不少欧盟领导人认为,这一制度本身并未写入《里斯本条约》。换而言之,欧洲议会中最大党团的候选人是否能“自动”获得欧洲理事会提名,并没有法律框架支撑。

最终,在当地时间凌晨时分,德国同意放弃韦伯,作为交换,其他候选人也全部作废。 马克龙在会后表示,他不认为这样的结果意味着失败,因为目前各方已经从必须坚持“领衔候选人”制度的僵局里走出来了。 “今晚问题解除,使得整个过程得以重启。”马克龙称。

默克尔则在会后承认,“领衔候选人”制度并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成功,目前欧盟方面需要寻找到同样也被欧洲议会认可的候选人。

“我们还没有达到我希望达到的目标,现在必须采取务实态度。”默克尔在21日早如此表示。

据悉,欧盟机构领导人和德法领导人将在本月大阪举行的二十国峰会(G20)期间再次进行幕后协调。

魏德曼重燃接掌欧央行希望

目前,法国希望至少能尽快看到新一批欧委会主席候选人的短名单。新一批人选可能有十几个人,其中最有希望的包括立陶宛总统格里包斯凯特、来自保加利亚的现世界银行CEO格奥尔基耶娃,以及克罗地亚总统基塔洛维奇,这三位皆为女性。

格里包斯凯特(左)、格奥尔基耶娃(中)、基塔洛维奇(右) 来源:综合新华社

当然不得不指出的是,目前包括马克龙在内的很多人仍在呼吁,干脆由默克尔来出任欧委会主席这一职务。

和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仍是“一年大、一年小”原则。也就是说,通常欧委会主席一职在欧洲大国和小国之间轮替。上届欧委会主席巴罗佐来自葡萄牙,属于欧盟中的大国,本届欧委会主席容克则来自卢森堡,那么下一届主席应当来自德国、法国等欧盟中的大国。

第二是,目前在欧洲有一种看法,即欧委会主席候选人应当具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譬如当年的巴罗佐即是葡萄牙前总理。和诺称,选出一位在全世界有一定知名度,而非仅仅是欧洲内部政客担任下一任欧委会主席,对欧盟有利。

欧委会主席候选人一夜之间全部出局的局面,很可能也将影响到欧盟另一大核心机构欧洲央行下一任行长的人选。

此前,魏德曼一度是欧央行行长有力的竞争者,然而在2018年底,韦伯正式成为EPP的欧委会主席候选人,令前者执掌欧央行的前景瞬间变得黯淡了。因为,二人同为德国人,而欧盟各成员国在欧盟重要职位的人选上通常会通盘考虑,欧委会主席和欧央行行长这两个如此重要的职位不太可能同时被德国纳入囊中。

而此番韦伯的出局,令魏德曼接掌欧央行的希望重新燃起。

不过,魏德曼持“鹰派”货币政策立场,并因此得罪了不少南欧国家。有学者提出,即使法国人默许,许多南欧国家仍可能反对魏德曼,担心他草率地退出量宽,令欧央行未来的政策转鹰。

不过和诺认为,只要是在欧央行官员人选方面涉及德国人,通常都会引起南欧国家的不满,这种理念不合从欧央行成立之前就开始了,是常态现象,因为德国央行从历史上就坚持紧缩政策,南欧央行则有不同看法。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