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法国驻华大使:若2020年中欧投资协定顺利签订,有望开始自贸谈判

第一财经 2019-07-12 18:27:23

法国驻华大使黎想透露,如果在2020年德国莱比锡举行的欧盟-中国领导人峰会上,中欧双方能够签订中欧投资协定,这就意味着双方可以开始自贸协定的谈判工作。

2020年中欧达成一项高水平的双边投资协定正受到更大期待。

7月11日,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在一场记者会上透露,如果在2020年中欧双方能够签订中欧投资协定,那么之后便可以开始进入自贸协定的谈判工作了。

据商务部网站信息显示,6月10日~14日,中欧投资协定第21轮谈判在北京举行。

此外,在欧盟帮助伊朗绕过美国制裁的易货交易结算机制“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问题上,黎想表示,“现在法国、德国等所有希望INSTEX使用的国家正在和伊朗积极沟通,现在要做的是选定首个可以使用INSTEX进行交易的订单。”

法国大使黎想在记者招待会上

双边自贸协定谈判大门即将开启

2020年,德国将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而早在2017年12月,该国总理默克尔已向欧盟方面提议要举办“所有欧盟成员国共同参与的欧中峰会”。

目前,欧盟与中国之间的峰会是由欧盟机构首脑(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和中国领导人共同参与。

黎想并指出,“如果明年在这个会议上能签订中欧投资协定,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开始就自贸协定进行谈判工作了。”

他并补充道,欧盟和美国的做法不同,主张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

“虽然我们同美方在一些问题上持有相同意见,但做法不一样。”黎想表示,譬如中欧之间的各种磋商和谈判进程都在逐步加速:中欧已经完成了关于航空安全的欧中双边协定与工作,关于产地标志和保护的谈判也进入了最后阶段。

4月,中国与欧盟共同发布的《第二十一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下称“声明”)中提到,中国和欧盟致力于在开放、非歧视、公平竞争、透明和互利基础上打造双方经贸关系,并承诺2019年将在谈判中,特别是投资自由化承诺方面,取得结束谈判所必需的决定性进展,在2020年达成高水平的中欧投资协定。

《声明》指出,协定的高水平将体现在实质性改善市场准入、消除影响外国投资者的歧视性要求和做法、建立平衡的投资保护框架以及纳入投资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条款。双方同意建立高层沟通机制负责持续督导谈判,并于今年年底前向领导人汇报进展。

中国欧盟商会副主席夏澜(Charlotte Route)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谈判仍在继续,但双方明显加速了谈判进程,期望在2020年达成协议。我们认为这是非常积极的一个举动,这有利于加强我们各自对未来投资方面的期望和理解。”

中国欧盟商会发布的《商业信心调查2019》(下称《调查》)则显示,如果中国持续放宽对外国企业的市场准入限制,65%的企业表示愿意增加投资,其中半数愿意追加年收入的5~10%作为投资。

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启动于2014年,内容包括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国有企业竞争中立、高端服务业开放等。去年7月第20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正式交换了清单出价。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曾指出,这标志着谈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双方已就文本中不少投资自由化和投资保护方面的重要条款达成了一致,并即将就投资市场准入方面的清单出价进行实质性谈判。

而在中欧自贸区协定方面,中欧双方曾在2015年的《第十七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中指出,“包括从长远看,在条件成熟时签订深入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

此前,在谈到中欧自贸区可行性研究问题的欧方态度时,中国商务部前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曾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指出,中国是世界下一步经济发展的引领者,也是引擎,更重要的有一个潜在的关乎未来发展的4亿中产阶层的巨大消费市场。

如欧洲失去这个市场是不行的,比如法国的红酒、箱包、技术、汽车、粮食、化妆品、高端奢侈品、旅游等,都不希望把份额让别国拿走。魏建国指出,所以通过这些方面,欧洲的心态也开始变化。

欧盟考虑INSTEX第一单

“法国长期致力于维护伊核协议,为此我们从去年开始就逐步建立可以规避美国域外管辖的机制INSTEX。”黎想透露,“在外交层面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和伊朗总统鲁哈尼(近期)进行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共同磋商和研究如何维护伊核协议。总统府外事顾问还在德黑兰与鲁哈尼进行了会议,并向他递交了马克龙总统的一封信。”

上月,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到访伊朗后表示,欧洲国家希望通过INSTEX结算机制扩大与伊朗的双边贸易,并希望伊朗能够借此实现经济增长。

不过,自2019年1月,英、法、德三国宣布建立INSTEX以来,各方对其结算机制的争议不断:在肯定INSTEX结算机制能力的同时,各方也质疑秉持“易货交易”理念的INSTEX是否可以真正落地。

“INSTEX是由欧盟委员会设计的,现已经基本建立了。根据机制的设计,采用INSTEX的企业就可以免受美国域外管辖相关的制裁。”黎想指出,在这个机制下,相关企业可以向伊朗采购,伊朗的基本进口需求也可以得到保障。

按照欧盟目前设定,INSTEX结算机制所涉及的是伊朗民生的人道主义领域,如药品、医疗设备和农产品等。

譬如在医疗产品方面,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数据,2018年,欧盟对伊朗出口7.95亿欧元医疗类产品,但仅从伊朗进口0.29亿欧元医疗类产品,如果以“易货交易”原则来看,这样巨大的贸易差额无疑会削弱INSTEX系统的有效性。

除了药品等双边贸易严重不平衡会给INSTEX带来结算困境之外,在伊朗方面看来,如真正让INSTEX运行,就应当将石油等交易也纳入其中,但这在当前的政治情况下并不现实。

黎想也坦言,欧方现在还在考虑“具体什么样的产品可以从伊朗销售到欧洲、什么样的产品可以让伊朗来采购,其中石油的份额也是一个问题。”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