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专访美银美林乔虹:挖掘农村购买力将是促消费着力点

第一财经 2019-08-04 10:56:28

不同于多数机构预期在今年剩下的时间,国内货币政策以公开市场操作为主,乔虹团队认为,下半年仍有降低基准利率的可能,前提是如果三季度经济依旧持续下行,降息可以有效盘活存量。
首席对策丨专访美银美林乔虹:挖掘农村购买力将是促消费着力点

七月底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强调要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总体思路,充分彰显了中央经济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针对性。同时,此次会议释放了多层重磅信号:首次明确不将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提出稳定制造业投资,用改革的方法扩大国内消费,首提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这些都是上半年市场和公众高度关注的问题。7月底,美联储开启年内首次降息,不过中国在货币政策宽松方面则相对谨慎。这一方面让我们看到决策层对于政策箱的使用有足够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更深层次的政策和举措,挖掘经济的潜力和长期增长动能。

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了哪些积极信号?

明确房地产不是刺激手段后,短期和中长期市场会出现怎样的变化?

补齐基建投资短板新领域会释放多少有效投资?

如何用改革的方法扩大消费?中国是否会跟进降低基准利率?

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

乔虹主要观点:

1、 投资的各领域都有了更加细化的布署,明确提出房地产不是刺激手段后,房地产市场短期边际趋紧;制造业投资引外界担忧,预计将有一些更具体的方法使制造业融资成本保持在较低的水平运行;作为今年重要发力点,基建投资补短板新领域的提出,将为增长起到好的托底作用,也提供了更有效的防范手段。

2、 不同于多数机构预期在今年剩下的时间,国内货币政策以公开市场操作为主,乔虹团队认为,下半年仍有降低基准利率的可能,前提是如果三季度经济依旧持续下行,降息可以有效盘活存量。

3、 美联储的宽松窗口已经打开,意在通过改变预期防止周期性风险。

政治局会议进一步细化相关政策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刚刚结束的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7月份跟4月份比,感觉它是更有针对性了,也更有指向性了。

乔虹:我觉得您说得很对,就是说从整体的政策取向上来讲,这一次并没有改变,所以大家其实像原来如果有人在预期说这次可能会使这个表现出来一些更要宽松经济性下行压力大,可能会不得已做一些调整的话,我觉得这一次可能是看到了整个会议的决议,就会发现可能并没有发生这样的改变。可是虽然这么说,但是里面还是有一些很具体的一些措施,比如说对房地产对于制造业的投资,还有基建等等,我觉得都有了很细致的规划。

在坚持结构改革的基础上使用逆周期政策

第一财经:这次会议当中也提出了,我们现在还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我们下行压力还会加大,您怎么来看待新的风险和挑战是什么?我们有没有一些相对来说应对的办法?

乔虹: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可能很大程度上虽然说有下降,但是并没有做好要用短期的政策去刺激以维持经济政策经济增速稳定的这样的一个想法,所以因此它可能还是希望能够坚持结构性改革,同时能够用一部分的逆周期政策的手段来进行调节,来维持他现在经济的相对稳定,但是肯定不可能是大水漫灌,或者甚至是做更多更加激进的一些刺激措施。

农村市场是下阶段促消费的重要着力点

第一财经:这次会议当中也提到了一个用改革的方法来扩大国内消费,怎么来理解用改革的方法?怎么用改革的方法?

乔虹:内需里面两块,我觉得这次讲的都是很细致的,一方面就是你说的消费的部分,消费的里面,我们一直其实认为说农村市场确实是一个可能尚待开发的而且有巨大潜力的市场,而且我们一直认为说比如说从智能手机到电商等等,在农村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市场里面发力,给大家提供更多的便利,然后同时能够挖掘出农村的购买力的话,我们觉得在下一个阶段可能是政策的一个发力的着力点。如果是在这个之外,我们相信它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措施,可能像从一定程度上刺激,比如说尤其是对大件商品的一些需求,从投资上来讲,我们觉得说它也有一些具体的措施。

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和简政放权将继续发力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制造业投资,7月份的这次政治局会议跟4月份比的话,着重提到了制造业投资,同时我们知道制造业投资在所有的投资里面,其实现在是让我们比较担忧的一部分,接下来有没有针对于制造业来说的话,可能会出台一些比较有效的方式?

乔虹:比如说第一点就是从货币政策上来讲,维持流动性宽松,同时对中小企业的一些融资的成本,我相信还有一些更多的具体的方法可以让融资成本保持较低的水平运行,我觉得是在刺激融资需求投资需求的一个主要的方面。 另外其他方面还有包括像减税等等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持续发力,我们相信在未来其实也可以指望说会有一些措施出台,最后我们觉得说可能在简政放权等等这些方面,我们发现就是说政府还是做了蛮多的,对于经营环境的改善做了蛮多的贡献。所以这些最近的变化我们觉得可能会对于制造业的投资增长会有一定的推动。

第一财经:但是同时我们看到了最近中小银行出现一些风险性的问题,包括现在基本面确实有一个下行的压力,这个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把本身给他们的政策红利的拉动作用一部分抵消了?

将有更多惠及中小企业措施出台

乔虹:我觉得这个确实是一个担心,因为现在虽然我们看到比如说市场上的利率,比如说七天回购等等,在短端的确实有一些下降的趋势,但是其实从融资成本上来讲,包括比如说我们看到债券,特别是中长期的债券公司债券,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期限的这些利差还是比较大。那么其实整体上来看,我们觉得即使从融资成本上来看,对于中小企业还有更多的措施可以出台,比如说我们觉得现在似乎大家觉得不太可能做的事就是要调低基准利率,但是我们觉得说对于中小企业减负,同时特别是对于它的存量的融资成本下降来讲,这也不是不可以谈的。

房地产市场短期边际趋紧

第一财经:我们都知道上半年房地产给我们感觉就是一枝独秀,起到了不小的拉动作用,但是我们看到政治局会议当中也说了,不把房地产作为一个刺激手段,接下来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可以支撑的?

乔虹:不作为短期刺激的手段的话,就更是印证了大家这样的一个猜想,这个担心可能在短期来看,我觉得大家觉得政策不太可能会放松,同时在边际上趋紧,可能对于房地产的销售等等短期都有一些压力,但是我们也相信其实这并不是一个中长期的策略,它只说不作为短期刺激的手段。但是中长期来看,其实房地产政策我们觉得说对于比如说刺激消费等等还是有一定的好处的,而且对于投资特别是制造业投资也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觉得如果房地产的相关的数据可能会出现恶化的话,特别是投资方面出现恶化的话,可能在今年的下半年还是有可能在房地产方面我们看到不会再特别严厉的进行紧缩,甚至出现一些支撑的手段。

基建投资新领域明确将为稳增长起到托底作用

第一财经:基础设施投资,政治局会议当中也提到了,接下来要补齐基础设施的短板包括现在我们看到包括老旧社区的改造,城市的停车场,冷链物流等等这些方面的,您觉得这些可能会释放出多少的有效投资在下半年?

乔虹: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提法,就是说如果外需或者说下半年整体来说总需求相对来说偏弱的话,其实对于基建的这些提法,现在一些新的方向的指引,我觉得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对于信息网络的方面,他说新型的这样的一个基建,我觉得都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方向。那么因为相对于以前一说基建就铁公基来讲,大家可能很大程度上为之诟病的一件事情,就是说会不会是我们已经见了太多的铁公基,但是虽然我们整体观点是,我们还没有到达这样一个饱和的或者是过剩的状态,但是一个新的领域的提出,我觉得也可以给未来,比如说在增长需要去托底,或者甚至是做更多的动作的时候,我觉得也提出了一个有效的这样的一个防范的手段。

不排除年内降低基准利率可能

第一财经: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总体基调没有变,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宽松适度,市场和机构理解是可能接下来不会有太大动作的,但是您的团队是认为会有降低基准利率的这种可能性?

乔虹:是的,我们首先认为说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提法不变的情况下,其实还是有更多手段可以使用的。从2010年12月开始我们就说一直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举这个为例,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其实加息减息提高准备金率和降低准备金率都是多次发生过,就是说在不改变整体的货币政策走向的情况下,那么其实它具体的做法可以有很多调整,这是第一,第二我们现在从货币到财政政策在现在的路径上有没有一定的路径,再进一步的在前进的过程之中,还是要保持很高度的对于数据的这样的一个敏感度。也就是说如果数据在三季度和四季度明显下行的话,特别是全球现在如果从贸易还是从各国内需来看,其实现在的状态其实都是有一定的压力的,如果这个变化逐渐的显现出来有呈恶化趋势的话,我们相信政策还是会进行调整,这是第二。第三就是如果在全球的降息潮中,那么我们可以看到33个主要央行,现在我们认为所有的这些央行来看上去27个都需要降息,如果说人民银行可以考虑来调低基准利率的话,其实不光是像我们刚才说的在存量和增量上都能够为企业减负,而且很重要的是也给自己的汇率政策留一定余地。

美联储降息意在改变预期

第一财经:美国要降息,而且可能预期还不是一次,是把它这个政策往宽了放,或者11月份还会有降息。这到底是一个预防性的还是一个这种周期性的降息?

乔虹:之所以要降,那么他给大家现在你说洗脑也好,给大家改变大家的预期也好,最主要要强调的一点就是说他是认为说风险在上升,所以它在预防风险的情况下,那么现在主动先让大家认为金融状况逐渐会放松,而且会越放越松,预期的改变等于是改变大家的预期的方向是它最主要的一个目的。

第一财经:所以就是说防预防性和周期性不矛盾,在预防性的情况下再去做一些周期性的一些调整

乔虹:是的,因为他现在只有在预防性的这种措施出台之后,调整预期,才能够避免周期性出现更大的风险。

责编:刘若鹏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