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破解融资难融资贵,大数据这座富矿可继续挖!

第一财经 2019-08-11 11:08:56

中小银行和中小微企业是相伴相生的关系。决策层向大银行提出了确保向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的要求,强大的机能输血的同时,也要有点对点的衔接,以确保每条血管的安全、有效和畅通。
首席对策丨破解融资难融资贵,大数据这座富矿可继续挖!

中小银行和中小微企业是相伴相生的关系。决策层向大银行提出了确保向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的要求,强大的机能输血的同时,也要有点对点的衔接,以确保每条血管的安全、有效和畅通。虽然目前不论是中小银行还是中小微企业,都面临着各自不同的困难,但发展中小银行和区域性城商行以匹配中小微企业的成长壮大,已成为未来的大势所趋,从政策传导到监管方式再到产品设计,从金融科技的不断创新,到扩大开放引进更好的金融机制,改变,已经在路上。

中小银行和中小微企业目前各自最需要突破的困境是什么?如何填平数据鸿沟以真正实现金融科技对金融机构和企业的支持?金融对外开放会给金融行业和实体经济释放多少红利?债券市场是否已经成为扶持中小微企业的主要着力点?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

王军的主要观点:

中小微企业亟须解决的问题仍然是政策的有效疏通和传导,在此基础上,继续优化信贷结构,开拓更有效的融资渠道。同时,监管政策也应当相应进行部分容忍度的调整。而中小银行机构应该进一步回归实体经济和普惠金融,根据中小企业的发展规律和发展周期有针对性地设计产品。

借助现代化的大数据的处理技术,金融科技将进一步 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壮大。但目前还存在数字化转型的鸿沟,无法有效整合利用大数据资源。政府在其中应该发挥好统筹协调作用。

金融开放政策的速度、深度超出预期。允许外资评级机构对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所有种类债券进行评级,将使企业更好的通过合适的评级和投资者分层找到满意融资方式。向外资放开债券市场A类牌照,有助于通过学习和竞争,提升国内商业银行承销能力。而这些政策有理由让机构和市场相信,债券市场将是未来扶持中小企业的重要着力点。

疏通政策传导机制依然是首要问题

第一财经:王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都知道其实中原银行也是一个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非常重要的对口的银行。我们从去年开始为中小微企业的一系列的纾困的工作,到现在为止,您觉得最大的突破在哪?同时我们可能面临的急需要解决的问题又在哪?

王军:有这么几个特点,就是系统化,同时市场化法制化还有科技化。那么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那么各种措施综合施策,应该说对于有效的降低小微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还是比较明显的。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方面可能还可以进一步的改进。第一个大家知道货币市场这种宽松是非常的明显的,但是还是没有能够非常有效地传递到信用市场,信用市场还是略微的不像货币市场那么宽松,这是一个。第二,信贷增长虽然非常快,但是这是在我们去年以来实行受资管新规要求银行它表外的资产加速回表所导致的信贷资产快速增长,但是除了信贷资产之外,就社融的其他部分的融资实际上一直是萎缩的还是比较快的。所以说从融资这个角度来综合观察的话,我们还有更多的渠道可以来更好的支持小微企业,这是第二个我觉得。第三个就是大家都注意到,最近这几个月一些风险事件不断在爆发,而且这些风险事件基本上是集中在中小或者说小银行。最后一个也不容否认,我们的监管政策恐怕也需要做出一些适应性的调整,比如说对于不良的这种容忍度是不是可以进一步的提高,对于一些监管的指标是不是可以适当的放松,比如对于一些MPA的一些参数是不是可以做一些调整,资本的监管等等这些方面,我觉得都有一些可以改进的余地。

根据基本面变化 加强监管灵活性

第一财经:不良的容忍度大概是怎么来解释?

王军:这个我觉得可能很难有一个定性定量的这么一个标准,但是考虑到这种周期的下行的这种压力,我觉得还是要顺应当前的这种形势的变化,可能对于商业银行的这种监管上可能要更加灵活一些。

中小银行应回归实体经济 根据中小企业发展周期设计产品

第一财经:刚才您也提到了,近几个月来会出现了一些风险性的事件,外界的评价是这是中小银行所必须经历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在您来看的话,中小银行怎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完成它的成长和转型?

王军:第一个首先还是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回归当地,回归你普惠金融的这样一个本质来提高自己的这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这个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大量的小微企业大量的普惠的需要支持的一些领域,实际上是没有得到金融供给的很好的响应和很好的满足,根据它的生命周期来设计更好的一体化的全生命周期的这样一些产品和服务,来给他提供他所需要的这些支持,可能是能够比较好的找到你自己的定位,也能够支持他的发展。第三个,我想在这样一个我们产业革命大爆发的这么一个时代下,我们可能更多的要借助一些现代化的一些科技的手段,数字化的一些手段来提高我们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数据无法有效整合是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的首要问题

第一财经:接着您这个话题,您之前提到,中小微企业它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数据鸿沟,其实也是您刚才说的金融科技数字化转型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谈谈您对接下来解决这个数据鸿沟有没有什么样的建议?

王军:我觉得在无论从供应链产业链还是价值链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的比如说像核心企业,包括像一些政府部门,包括一些链上的很多小微企业,它都掌握有不同程度的不同层次的不同这个角度的大量的数据,但是由于这些数据没有被有效地整合和利用,没有被放在一个平台上,借助于现代化的这种大数据的处理技术,使得这些本来是宝藏是财富,但是给埋没掉了,是金子,但是没有发出亮光来,所以这个我觉得是需要各个主体,包括我们政府,包括我们核心企业,包括像商业银行,有效的采取一些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我觉得可以以数据为纽带为核心来建立一个大数据的平台,比如政府可以牵头 商业银行也可以牵头,包括链上的核心企业也可以牵头把很多数据有价值的数据放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共享这些数据,使得比如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讲,可以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来准确的给需要得到融资支持的客户进行一个准确的画像,有利于更精准地来进行定价来进行风险的把控。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对于解决小微企业对于解决实体经济的融资困难实际上是有很好的。

政府应发挥好大数据统筹协调作用

第一财经:您刚才阐述的填平这个数据鸿沟,现在最大的瓶颈在哪?

王军:比如因为政府它掌握着企业的工商的数据税务的数据,他征信的一些数据,很多方方面面的一些数据,那么政府它有权威也有力量来组织全社会各部门参与到数据平台的建设上那么未来我们相信随着大家越来越重视数据平台的建设,那么更多有价值的数据能够集合整合在这个平台上,那么需要融资的也好,需要服务的企业能够在这些平台上发起请求,那么金融机构通过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数据分析处理的能力,能够敏捷的快速的响应这些需求,那么未来我非常有信心,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

企业可通过合适的评级和投资者分层找到满意融资方式

第一财经:大家都很关注的就是外资机构,它可以对中国的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所有的种类的债券进行评级。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国公司信用类债券是位居全球第二的,但是如果我们分结构来看的话,我们的中低信用的评级发行是比较少的,因为它确实收益大,但风险也大,如果这些外资机构它去进行所有的债券评级的话,是不是对于我们现在的高收益的一些债券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王军:所谓高收益债券就是那些所谓的国外讲叫垃圾债是吧?因为国外的投资者也好,或者它市场结构它是高度的分层,是多元化多样化的,不同的机构投资者它可以有不同的市场满足他的投资的需求,不同的融资者他也有不同的融资市场,满足他的这种需求,他可以给予高回报,对于它的高风险。 所以说引入国际的这种评级机构,有助于使得我们整个激活我们国内的这种评级市场,使得他的更丰富更完整,更加多样化,个性化差异化。因为现在大家知道我们动辄很多企业都是3A或者说两A的这种评级,但是往往现在很多爆雷的还也大量的集中在这些高评级的市场,所以也就实际上从另一个侧面反映我们评级可能这种质量还有待于提高,所以引入这些国际的评级机构,也有助于提升我们评级的技术评级的这种手段评级的这种方法。通过为评级市场提供更多的多样化的服务,来满足我们小微企业在通过合适的评级合适的这种投资者的这种分层来找到它融资满足的这种方式。

放开A类牌照是增量改革 有助于提升国内商业银行承销能力

第一财经:另一个债券市场方面的开放,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的A类的主承销牌照,我知道咱们中原银行是B类的主承销牌照,把它们完全放开是一个竞争的关系吗?还是说是可能大家会有互相促进的这么一个作用?

王军: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一个增量的改革,首先它是意味着未来我们这块市场的规模的扩大,蛋糕会越做越大。第二个才是竞争,也就说通过这种规模的扩大,因为引入外资机构它参与承销,那么它会带来大量的国外的投资者对中国的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有兴趣的。 那么实际上它带来了市场的扩大,然后其次第二位的才是竞争的扩大,同时大家也不要害怕这种竞争,这种竞争意味着你可能在国内市场就能够参与国际的竞争,对于提升我们国内商业银行更好地为小微企业提高承销能力,提高服务水平,应该说有非常大的一个帮助的。

银行间债券市场将是扶持中小企业的重要着力点

第一财经:所以我们说三把剑,对于银行来说,就是信贷和债券,从金融对外开放这个角度,很多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开放都已经逐步的展开了,所以接下来我们能不能这么说,这块对于中小微企业的发力可能会更大一点。

王军: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信贷它确实是受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比如说我们的所有制结构也好,或者说大企业国有企业为主,可能吸收了大量的金融资源,那么真正能流到小微企业或者制造业的可能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说债券市场作为一个短板在当下的这种形势下就非常的凸显,所以未来我觉得无论是开放也好,还是改革也好,还是发展也好,可能下一步的一个重点确实是我们的债券市场怎么去从制度上设计好产品上给它设计好,同时引入更多的这种外来的这种活水,激活我们这个市场,确实是非常的重要,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无论是从商业银行来讲,还是从中介机构来讲,包括券商基金等等信托,实际上大家都能够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当中能够寻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和自己的发展的前景。

责编:茅娅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关键字

融资大数据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