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地方债新增限额上调暂落空,四季度上调概率亦不大

第一财经 2019-08-28 21:05:42

分析师认为,经济自身尚有韧性,滑出目标区间的可能性很小,也抑制了新增债务限额需求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低速增长背景下,近期市场传言可能会上调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额度。不过短期来看,这一预期已落空。

年中如果需要上调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需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批。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本周结束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并未涉及上调债务限额事项。

为了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我国对地方政府发债采取限额管理,即设立举债“天花板”。截至2018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39万亿元,如果以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76.6%,低于国际通行的100%-120%的警戒标准。

为了满足地方融资需求,发挥债券资金支持稳增长补短板效应,今年地方债限额与往年比有了大幅提高。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为30800亿元,比上一年增加了9000亿元。这意味着今年地方政府可以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30800亿元,其中一般债券9300亿元,专项债券21500亿元。

根据财政部数据,今年前7个月,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发行进度(已发新增债占新增债总额)达83.59%。剩余的5000多亿元基本能在在8、9两个月内发完。

截至7月底,目前全国36个拥有发债权的地方(即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中,北京、辽宁、大连、上海、浙江、宁波、福建、江西、广东、深圳、广西、四川、新疆、厦门完成了今年新增债券发行任务。

除了厦门发债进度突破100%以外,其他13个地方发债进度均为100%。这意味着目前地方基本都按照今年新增额度来发债,未突破限额。

财政部数据显示,厦门新增债券发行进度为108.55%。关注地方债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毛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厦门之所以超出年初限额,主要跟财政部新增了厦门再融资债券后,当地进行预算调整有关。数字出入其实只是口径问题,实际并未突破限额。

那第四季度新增债务限额是否会上调?

根据财政部制定的《关于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的实施意见》,年度预算执行时,只有出现特殊情况,才会调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即当经济下行压力大、需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时,适当扩大当年新增债务限额。

7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必须增强忧患意识,把握长期大势,抓住主要矛盾,善于化危为机,办好自己的事。其中,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上调今年新增专项债限额的流程较为复杂,而且收益相对有限,短期内上调额度的可能性不大。由于专项债流入基建的比例并不高,增发专项债对基建的作用可能不是十分明显,上调专项债额度的收益有限。经济自身尚有韧性,滑出目标区间的可能很小。即使立即上调专项债额度,也很难快速拉动经济。

虽然一些地方今年的发债额度已用完,但不少地方可以动用往年的发债额度,不需要上调额度。

对比各省市2018年专项债余额与限额可以发现,北京、上海空间较大,分别约有3507亿元和1349亿元发债空间。广东、浙江等十来个省份有百亿以上发债空间,只有内蒙古、山西、海南、宁夏、青海、天津、黑龙江不足百亿,西藏和湖南基本用完全部专项债额度,没有发债空间。

虽然目前没有新增发债额度,但在提高发债资金使用效率上,国务院出台了一些新政策。比如地方发债提前到今年1月份,往年都是集中在下半年。

另外,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首次允许将部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并鼓励金融支持专项债项目。机构预计,此举将新增几千亿元甚至上万亿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责编:秦新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