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征求意见了:严定非标标准,不强制非标转标

第一财经 2019-10-12 21:58:09 听新闻

这意味着资管新规最重要的后续事宜落地,对金融机构适时调整资产结构、规范市场生态,均有较强的正面意义。

今年年初,现任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原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陶玲就曾表示,央行正在制定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办法,为非标转标给予机制安排。

10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严格确定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标准。

此次《征求意见稿》对非标债权资产给出较严格的认定标准,同时细化了资管新规指导意见关于标债资产的五项要求及相关认定标准。但并未强制非标资产进行转标,而是将投资标债资产的主动权交给市场机构。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认为,认定标准的出台意味着资管新规最重要的后续事宜落地,对金融机构适时调整资产结构、规范市场生态,均有较强的正面意义。

严格确定非标标准

去年4月,为了防范和化解不合规影子银行的巨大风险隐患,引导资管产品回归本源,酝酿许久的资管新规正式落地。

根据监管要求,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这大大增加了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的难度。符合资管新规的产品需要做到期限匹配、不再多层嵌套、净值化管理。

“资管新规的措施实施需基于对非标的严格定义。”李超表示,作为资管新规的核心问题之一,非标的严格定义有利于切实防控金融风险。

此次《征求意见稿》严格确定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标准。

什么是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征求意见稿》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是指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国债、中央银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以及固定收益类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等。

其他债权类资产被认定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同时满足以下五个条件:一、等分化,可交易;二、信息披露充分;三、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四、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五、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征求意见稿》明确,满足第五项条件的机构可向人民银行提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申请。人民银行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进行认定。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表示,由金融机构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标债资产认定申请而非行政性强制认定,也使得各家金融机构能够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抉择,防止了对于细分金融市场的过度冲击。

《征求意见稿》规定,不符合上述条件的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但存款(包括大额存单)、债券逆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除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征求意见稿》发布后,“标”与非标划定清晰,“非非标”也明确为“非标”。

所谓“非非标”是指非标资产(在沪深交易所、银行间市场之外交易的资产)通过挂牌银登中心、北金所等交易场所部分地获得“标准化债权”待遇,成为介于“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之间的一种资产。

《征求意见稿》明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以及其他未同时符合本规则第二条所列条件的为单一企业提供债权融资的各类金融产品,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李超表示,一行两会监管部门的多个直属机构都采取了从严标准。银登中心及北交所等机构类债权被定义为非标,是监管部门从直属机构开始有效规范,促进直接融资的健康发展。

新老划断,避免流动性风险

实际上,资管新规发布以来,此前膨胀无序的影子银行业务得到初步的遏制。

穆迪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影子银行资产规模进一步缩减。2019年上半年广义影子银行资产缩减近人民币1.7万亿元,至人民币59.6万亿元,是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

穆迪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信用总监Michael Taylor称,“影子银行资产缩减的主要原因是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整体规模持续减少”。

严控金融风险的长期目标并没有变。此次《征求意见稿》对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认定坚持了从严原则。不过,考虑到资管业务的转型过度,避免由于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造成了市场波动,《征求意见稿》在执行上按照新老划断的原则,规定在过渡期内保持对存量资产的监管要求不变。

《征求意见稿》指出,未被纳入本规则发布前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统计范围的资产,在《指导意见》过渡期内,可豁免《指导意见》关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投资的期限匹配、限额管理、集中度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要求。过渡期结束后尚在存续期内的,按照有关规定妥善处理。

联讯证券李奇霖认为,在执行上按照新老划断的原则,存量资产的北金所债券融资计划等“旧式”非非标(现被纳入非标)不受非标投资的监管限制规定,避免流动性风险。

考虑当前宏观数据和政策环境因素,李超认为,非标定义趋严需要其他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发力。我国逆周期工具箱仍有“子弹”,中央银行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释放信用,政策性金融通过PSL资金来源向地方基建、老旧小区改造、保障房等领域发力,2020年加大财政专项债发行规模等措施均是可选工具。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