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吴晓求: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最受追捧的还是国债

第一财经 2019-10-19 21:17:24

外资9月携巨资进入人民币债券市场原因为何?债券流动性问题如何改善?外资对个股核心资产的追逐,是否意味着有更大的投资机会?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会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著名经济学家、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首席对策丨外资增持中国债券创13个月新高 吴晓求:中国市场信心大于风险

在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进程再次按下“加速键”后,外资持续买入A股,北上资金近一月净流入291.52亿元,尽管部分交易日大盘收跌,北向资金却继续保持净买入状态。与此同时,外资在中国债市的布局也再继续推进,9月外资持有中国债券总量为21168.27亿元,环比上涨4.37%,以投资者持有结构的角度算,外资在中国债市中所占的比重再创新高至2.56%。

中国经济面对的内外部下行压力似乎并未阻止外资对中国市场的看好,对于一直以价值投资为追求取向的外资来说,除了周期性嗅觉,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出金融对外开放的效果和微观经济主体价值不断攀升的趋势。 在吴晓求先生来看,中国走了一条有自身特色的金融开放之路。尤其是在目前外部风险和内部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以开放促改革,同时坚定改革的基本模式和基本方向,中国市场的信心将大于风险。

外资9月携巨资进入人民币债券市场原因为何?债券流动性问题如何改善?外资对个股核心资产的追逐,是否意味着有更大的投资机会?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会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著名经济学家、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吴晓求主要观点:

中国的债券市场的收益率相对较高的,信用较好,较适合作为流动性的储备资产,外资进入中国的债券市场包括股票市场是大势所趋。目前来看,最受追捧的还是国债,但因为多种原因,国债无法成为公众和机构投资者作为财富管理的一种基础资产,改善人民币债券流动性需打通内外市场。中国股票市场目前来看风险不太大,需要更好的完善基础性环节等短板问题。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9月份的时候,外资持有的中国债券市场总量相比于8月份环比来说是有一个比较大的回升,也是一个13个月的新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来推动这个外资重新携巨资进入到中国的债券市场? 

吴晓求:中国的债券市场当然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组成部分,它也受到我们整个对外开放的一个政策的一个影响。我们现在在9月份也是10月份,我们对外资在QFII和RQFII的额度上已经是取消了,再加上中国的债券市场特别是国债市场,相对来说它的收益率是比较高的,信用比较好,作为一种储备性资产,一种流动性的一个储备资产,它应该说是很好的。所以我想外资进入中国的债券市场,包括股票市场是大势所趋。

第一财经:富时罗素没有在9月份按照我们之前机构和市场预期的是把人民币的债券纳入到WGBI这个领域当中,很多外国投资者都说是期待人民币债券流动性问题的一个改善,所以债券流动性的问题改善接下来我们怎么来推进?

吴晓求:中国的债券市场,它的规模应该说是非常大的,它大大超过了我们的股票市场的规模。它的类型非常多,包括国债地方政府债公司债,还有上市公司发行的一些可转债公司债,还有一些非上市公司发行的企业债,还有金融债,它的类型是非常多的。那么其中金融债和国债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它的风险是非常小的,我们国债应该说是从信用的角度来看是没有风险的。但是因为的确他的市场处在相对分割的状态,在银行间市场占据了90%以上的份额,交易所市场的比重非常小。也就是说中国的债券市场,特别是国债,他难以成为一个公众或者机构投资者作为财富管理的一种基础资产,因为它都被商业银行作为一种头寸调剂的资产。所以说我们当务之急,中国债券市场必须要打通内外市场,如果仍然还维持这种格局,实际上债券市场的资产管理功能会受到严重的削弱,也不利于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 

第一财经:您觉得最快的一个纳入的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吴晓求:我倒不关心它纳入时间,因为它纳入和不纳入我们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影响不大。关键是是中国债券市场,从发行制度到市场结构,到市场的一体化都要进行改革,我们现在发行哪怕是一家企业,他有时候发行企业债和公司债,它会有两个名称,因为这两个名称它来源都是不同的,所以他有时候会发改委有时候是人民银行,有时候财政部,这些它都要进行管理,当然还有证监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发行审批的多头影响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市场处在分割的状态。 刚才我说了,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这个都是没有统一的。第三个就是我们的债券市场发展的基础部分做的并不是很好,包括信用评级,信用评估,这个我们做的很差,所以有时候通过这种信用评级和评估来评价债券的投资价值,债券的收益率,债券的价格有时候变得非常困难,所以我们是要在这三个方面作进行改革,才能使中国的债券市场成为真正的一种财富管理的市场,成为资本市场有机的组成部分。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外资也加大了对A股的布局,同时我们看到像茅台这种核心资产现在非常的坚挺,您觉得国内的投资者可不可以跟风?

吴晓求:从现在看来,因为我们的经济处在一个下行的状况,同时我们的整个经济环境也开始变得并不是那么好,人们的预期并不是特别乐观,所以这些都影响到上市公司的这样一个业绩。所以整体上看,我只能说从中国股票市场的风险来看,应该说它不是太大。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最近有很多上市公司的三季报出来分化很大,所以经济数据可能会对这些上市公司它的个股的影响有多大?

吴晓求:首先影响是结构性的。我看IMF从原来的3.2%已经调低了3%,中国经济也做了一点点调低,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对上市公司业绩更多是结构性的,有的可能跟经济的顺周期有关系的行业可能它的业绩不会变差,有的可能是进入了逆周期的阶段,它的业绩就会变得不太好。

第一财经:这能不能说明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所谓的低估值的机会了? 

吴晓求:总的说来中国的市场肯定处在一个投资机会的阶段,我不认为它的风险会大于它的投资的机会。

第一财经:金融业的进一步的开放,最近有相关的保险方面的、有债券市场方面的,您觉得对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晓求:中国的开放走了一条和世界一些国家的金融开发完全不同的路径。他们的金融开放一般都是从货币开始的。 从本国货币的可自由流通,可自由交易开始,然后开始再放开市场的投资门槛,让外部投资者可以进入本国的市场来进行投资,他们都沿着这样一个思路走的。那么同时对金融机构他们相对来说管的是比较严的。中国走了一个中国特色的一个金融开放的道路,我们人民币并没有完全实现可自由交易的这样一个目标。当然我们的市场应该说没有完全开放,我们虽然QFII 、RQFII作为境外资金,它可以没有限制的,没有数额限制的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如果你不是这个QFII的话,你当然不能进入,它只限定为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外国的个人要到中国来投资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有限制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金融开放并没有按传统意义的开放展开,但是我们走了一条中国特色的一个金融开放之路。 这就是说我们先开放金融机构,包括保险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都全面开放了,没股权限制,银行也是执行我们国民待遇的原则,所以可以看出来中国金融的开放,一个是适合中国的国情。第二个它的确开放的步伐比较大。

第一财经:在金融对外开放的一个背景下,您觉得金融这个行业还有什么样的风险? 

吴晓求:因为我们走了一条中国的特色的这样一种金融开放的路子。你会发现可能它所带来的风险会更小一点。 如果我们是推行人民币的完全可自由交易改革,把它走在前面,也许因为我们的现在很多基础环节没做好,可能人民币的汇率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们外汇储备会受到严重的挑战,所以这对我们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我们现在暂时不动,就按照目前这样一个80%开放的这样一个窗口来推进, 同时我们可以加大外资金融机构,也包括设总部也是分支机构都可以。实际上我们是有信心的,就是你来可以参与竞争,所以我想这可能是一个中国特色的一个开放之路。

第一财经:刚刚发布的数据CPI在6年之后第一次“破3” ,接下来很多机构预测它将继续在这个位置上维持一段时间,这个会不会掣肘货币政策调节的力度,我指的是政策利率的放开。

吴晓求:一方面经济在下行,一方面通胀的上来,货币政策是一个挑战。 那么通过CPI来说,上升要做一个操作,但是经济的下行它又是和它完全不同的操作,这对我们的货币当局来说是一个挑战。另外这里面我觉得财政政策可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减税结构性的调整,结构性的一个转移支付,这些可能是我们政策重点,更为重要的是比财政政货币政策更为重要的是背后的政策。就是说要让人们感觉到他是比较稳定的,就是大政策的预期性。就是如何看待民营经济,如何进一步的推进,我们的新时代新时期的改革开放。所以这个是关键。我们如果我们把思想只仅仅停留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上,它解决不了问题,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通过这个政策可以解决的,这两个政策只能解决经济的短期周期性的安排,包括逆周期的调节,他解决不了这经济的趋势。经济的趋势是靠后面的政策框架,大的制度安排,以及经济的基本模式基本方向,这个才能影响到它的长期的经济增长。

第一财经:您在年初时表示,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融资难是结构性的问题,通过结构性改革,包括金融科技可能会解决,但是比较难的是融资贵的问题,我们今年有了很多改革举措,您觉能不能解决您之前所担忧的问题? 

吴晓求:这是金融的结构性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进行推进金融的结构性改革和金融的业态的一个多元才能够有效的解决小微企业民营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实际上我们首先是要解决他们融资难的问题,融资难融资贵这里面难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有一个词叫普惠性金融,在某种意义上指的就是说金融要向中小微企业,民营经济要提供服务,同时要向中低收入阶层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这句说他首先强调的是一种普遍性、包容性,就说每个人都应该获得它的相应的金融服务,所以金融的改革很重要的是要让所有的企业所有的社会成员都应该获得与它的风险信用相匹配的金融服务,这是最好的改革的目标。融资贵的问题一般情况下他都要贵一点。 我们不可以指望说给中小微企业,民营经济的融资会比给大型国有企业的融资会便宜。不会的。它一定会贵一些。当然贵一些没关系,以前我是融不到资,现在我会贵一点,我能融到资就可以了。当然了我说能够贵一点,并不是说贵到离谱。LPR主要是解决了利率定价的问题。

责编:周海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