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管涛:从国际收支维度看,中国扩大利用外资尚有较大空间

第一财经 2019-11-26 21:22:33 听新闻

作者:管涛     责编:任绍敏

无论从FDI流量还是存量的相关占比看,中国均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扩大利用外资尚有较大空间。

近年来,全球贸易局势紧张给中国乃至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不确定性。理论上讲,因为贸易壁垒增加,外商减少来华投资是一个重要的金融传导渠道。因此,关于外资集中跑路的传闻不绝于耳。

从商务部的统计看,2018年,外商来华直接投资(下称“FDI”)流入(即流量口径)139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不含金融类企业,增长2.6%);2019年前10个月流入1108亿美元,同比增长2.9%。这令上述传言不攻自破。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编制的国际收支口径FDI数据,可以给我们提供另一个观察的视角。

商务部与外汇局的FDI统计口径存在差异

目前,中国有商务主管部门和外汇管理部门各自负责的两套FDI流量统计。尽管这两个部门加强了统计工作协调,努力缩小数据缺口,但两部门的FDI统计在口径方面仍存在诸多差异:

一是商务部门的统计只记录FDI流入而不反映外资撤资情况,外汇局的统计却是当期FDI项下的流入、流出同时反映,所以,商务部是流量数据,而外汇局是国际收支口径的净流量数据(见图1)。

二是股权投资是外商直接投资的主要形式,它包括新增股权投资(即用新钱投资)和现有外商投资企业的收益再投资(即用赚的钱投资)。后者由外汇局按季统计,商务部门仅掌握收益再投资转增股份的月度信息。

三是国际收支口径(即净流量口径)的外商直接投资除股权投资外,还有外商投资企业与境外股东之间的关联贷款,商务部门不包括这方面的统计。

四是近年来商务部门增加了金融业利用FDI的统计,但这只是部分情况,不含收益再投资和关联企业贷款。

此外,与商务部门的数据由地方统计汇总而成不同,外汇局是全国范围内超级汇总,避免了地方干扰,统计质量更有保障。

2018年,外汇局净流量口径的FDI净流入2035亿美元,较商务部流量口径的FDI流入额高出46.4%;2019年前三季度FDI净流入970亿美元,较流量口径的FDI流入额1008亿美元低3.8%(见图2)。

不同口径的统计数据通常不具有可比性。如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发布的国别FDI流量口径数据,中国是由商务部提供,美国则由经济分析局(BEA)提供。美国经济分析局还同时负责国际收支统计,即净流量口径的FDI统计,但这两套数据依然有差异。2018年,美国流量口径的FDI流入2518亿美元,净流量口径的FDI净流入2584亿美元,后者高出2.6%;2003年,二者差了一倍多(见图3)。

净流量口径的FDI数据表明当前形势喜中有忧

从流量口径看,2018年,全球FDI流入下降13.4%,中国则逆势增长3%。2019年上半年,中国FDI同比增长2.9%,虽远低于同期全球FDI流入同比增长24%的水平,但中国FDI流入环比增长6.1%,大大好于全球FDI流入环比下降23%的情形,显示中国利用外资形势依然平稳。

从净流量口径看,2018年,中国FDI净流入较上年增长22.5%,这显示在中美贸易纷争初期,中国FDI逆势增长的势头更加明显。进入2019年后,情况有所不同,前三季度FDI净流入同比下降35.7%。由于目前尚无2019年前三季度的国际收支正式数据,故只能用上半年的数据分析FDI净流入变动的原因。

2019年上半年,商务部流量口径的FDI流入707亿美元,同比增长3.5%;外汇局净流量口径的FDI净流入819亿美元,较流量口径高出15.8%,同比减少34.8%,下降了437亿美元。

从资金来源看,波动性较大的关联企业债务净流入减少是主要原因。2019年上半年,较为稳定的FDI项下股权净流入700亿美元,减少15.0%,下降124亿美元,相当于总降幅的28.3%;关联企业债务净流入119亿美元,同比减少72.5%,下降313亿美元,相当于总降幅的71.7%(见表1)。

从部门来看,非金融部门FDI净流入减少是主要渠道。2019年上半年,金融部门FDI净流入87亿美元,同比减少1%,下降了1亿美元,相当于总降幅的0.2%;非金融部门FDI净流入731亿美元,同比减少37.4%,下降了436亿美元,相当于总降幅的99.8%。而非金融部门FDI减少又主要是因为关联企业债务同比减少73.1%,下降了303亿美元,相当于全部门口径FDI净流入总降幅的69.3%(见表1),相当于全部门口径关联企业债务总降幅的96.7%。

因为关联企业债务不包括在流量口径的统计中,这可能造成商务部与外汇局的数据在感觉上产生较大差异。2018年,净流量口径的FDI净流入增长强劲,其中关联企业债务净流入增加贡献了63%,非金融部门的关联企业债务净流入增加贡献了64.5%(同期金融部门的该项净流入同比减少了6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净流量口径的中国FDI净流入同比减少,但环比却增长5.2%,表明中国FDI净流入并非直线回落。其中:从资金来源看,股权投资环比下降了2.8%,关联企业贷款环比增长了102.9%;从部门来看,金融部门FDI净流入环比增长0.2%,非金融部门环比增长5.8%。

FDI项下股权投资净流入减少的原因还需要更深入分析

如前所述,从资金性质看,2019年上半年中国FDI净流入同比减少,主要是由于关联企业贷款大幅下降,股权投资的降幅相对较小,占比较低。同时,股权投资的变化还要分析究竟是新增股权投资还是收益再投资变化所引起的。外汇局掌握这方面的信息,但未对外披露。

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常账户初次收入的“投资收益”项下支出1193亿美元,同比下降14.6%。外商投资企业的外方已分配并汇出利润、未分配利润和已分配未汇出利润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后二者简称“两未”利润。按照权责发生制的编制原则,前述“两未”利润借记经常账户为支出,同时贷记金融账户直接投资“负债”项下的股权投资(即收益再投资)或关联企业贷款为收入。

结合2019年以来外商投资企业工业增加值和利润增长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甚至为负增长,由此不能排除FDI股权投资净流入减少有可能是收益再投资下降所引起的,外资撤资可能并非主要因素(流量口径的数据已显示同期FDI流入同比增长)。

结论及建议

本文从流量和净流量两个口径,就当前中国利用外商投资的情况进行了分析。这两种口径都是国际通行口径,只是因为管理职责不同,统计各有侧重,并提供了对于同一经济现象不同的观察视角。

净流量口径的外商来华直接投资与流量口径的情况不尽相同,需要进一步分析FDI净流入减少的原因。由公开信息不能简单得出外资跑路的结论,但有关部门必须做到心中有数。

无论从FDI流量还是存量的相关占比看,中国均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见图4),扩大利用外资尚有较大空间。下一步,应按照准入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原则,不断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改善外商投资环境,增强对外资的吸引力;积极发挥中国的市场潜力和产业集群优势,推动产业向内梯度转移,延缓产业空心化进程。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