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市场的四个“眼见未必为实”

要 点在任何时期,影响汇率涨跌的因素都同时存在。实际上,人民币汇率升得快并不等于人民币升值压力大、升值预期强,反而是人民汇率弹性的增强有助于及时释放升值压力,避免升值预期积累。决定资本流入/流出的是经常项目收支状况,而非汇率的强弱;外资流入并不必然导致汇率上涨,流出也不必然导致汇率下跌。

01-20 11:44

对货币政策看法分歧较多,预期引导任重道远

本来,宏观调控通常是逆周期调节,以平滑经济收缩与扩张交替出现的周期性波动。无论从政策性利率、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还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水平看,中国央行均拥有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

01-18 17:44

管涛:对货币政策看法分歧较多,预期引导任重道远丨汇海观涛

预计今年市场对货币政策的许多提法和看法还会有较多分歧,对于货币政策传导形成挑战。

01-17 21:41

今年人民币破六“小概率”,走势主要取决于七因素

自2020年6月起,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出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从7.1765低点持续升值七个月,2021年1月5日突破6.5,进入6.4区间。总体看,七个方面会对今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影响,包括:疫情控制、经济复苏、出口前景、金融风险、中美利差、美元走势、大国关系。

01-14 15:49

企业应积极主动管理汇率波动风险

新年第一周,境内人民币汇率冲高,6.5比1的关口应声而破。美中不足的是,企业主动管理汇率风险的意识和能力较弱,对汇率敞口基本处于放任不管的状态。跨境贸易用本币计价结算也是对抗汇率风险的利器,这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01-12 11:02

管涛:新年第一周人民币汇率继续惯性冲高,怎么看?丨汇海观涛

在疫情得到控制、世界经济重启的基准情形下,美指调整的时间及幅度均取决于疫后主要经济体经济修复的情况。至少疫情暴发前夕,美国经济基本面要好于欧洲、日本和英国。

01-10 20:59

人民币汇率走势回顾与展望

在低利率宽流动性的国际背景下,受多空交织因素的影响,处于均衡合理水平的人民币汇率很可能出现大开大合的宽幅震荡走势。如果疫苗的研发、上市、接种低于预期的话,对于市场情绪、跨境资本流动乃至人民币汇率走势都会造成冲击。

01-11 14:35

开年猜想:人民币会继续升值破六吗?

其次,从2020年6月初以来人民币震荡升值,已经持续了六个多月时间,并累积了近10%的升幅,同期人民币汇率指数也累积了一定的升幅。而即便是疫苗上市后,全球经济如期重启,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影响也不确定,一方面市场避险情绪消退利多人民币,另一方面中国疫情控制的领先优势消失又可能利空人民币。但在疫情得到控制、全球经济重启的基准情形下,中国经济复苏的领先优势将会趋于收敛。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值6%以上,与同期美元指数下跌将近6%互为镜像。即便在基准情况下,受益于世界经济重启,避险情绪减弱,美元指数回落,美指回落持续的时间和幅度取决于主要经济体经济修复的速度。

01-06 16:30

如何看待人民币升值对我国外贸出口的影响

本轮人民币升值对出口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财务冲击而非竞争力打击。综上所述,2020年,我国外贸出口表现强劲,主要反映了疫情的错峰效应,与人民币汇率水平无关,迄今为止出口受汇率波动的影响也比较小。

01-06 14:02

聊聊外资买人民币债的事儿

同期,境外净增持人民币债券合计相当于人民币债券托管量净增额的8.1%,较2019年全年高出1.9个百分点(见图2)。但如前所述,从境外持有人民币国债的变动情况看,境外净增持量与国债托管量净增额之比前高后低。

01-05 15:01

人民币升值的估值效应推动对外负债增加

三季度,货物顺差同比增加332亿美元,服务逆差同比减少322亿美元;二者合计顺差1155亿美元,同比增长1.31倍,增加654亿美元,贡献了同期经常项目顺差增加额的126%。[3]将“外债总额头寸:美元计价:本币外债”在Q2和Q3的均值乘以人民币中间价升值幅度得出336亿美元,除以“外债总额头寸:美元计价”在Q3的增加额得出21%。

01-05 11:20

管涛:聊聊外资买人民币债的事儿丨汇海观涛

人民币外汇交易量偏小,反映全球人民币外汇交易的流动性较低,意味着外资通过国内股市和债市快进快出,有可能加剧境内外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体系。这方面,我们依然任重道远。

01-04 20:59

汇率“稳定器”作用继续正常发挥,跨境资本流动出现新情况

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含期权)顺差延续8月份以来增势,外汇衍生品交易增加外汇供给是主要原因。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趋于收敛自10月份以来,1年期无本金交割的外汇远期交易(NDF)隐含的人民币汇率预期由前期偏贬值方向转为偏升值方向。

2020-12-29 13:47

汇率研判要避免“打哪指哪”

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抑后扬,6月份以来震荡升值,到年底已进入第七个月,累计上涨约9%,较年初上涨6%以上。还有一种情形,全球疫情大流行演变为重大的经济危机,则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可能利多美元、利空人民币。

2020-12-29 11:18

管涛:汇率研判要避免“打哪指哪”丨汇海观涛

国内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世界经济复苏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这些情况的动态发展变化势必会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本文梳理了明年需要密切关注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

2020-12-28 21:37

汇率“稳定器”作用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提汇率维稳目标

2018年5月底,央行行长易纲在北京金融街论坛年会上首次提出中国金融开放的三条原则。这并非中国的特例,海外成熟市场的国际收支调节也是汇率浮动负责价格出清、资本流动负责数量出清,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顺逆差互补。

2020-12-21 13:29

关于明年货币政策与人民币汇率的猜想

明年人民币汇率可能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强,波动有所加大。明年货币政策可能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紧。今年货币和社融增速显著低于上次危机应对,宏观杠杆率逐季趋稳,货币政策处于正常状态,债券融资压力渐升和通胀压力不大,均表明我国货币政策退出的急迫性不高。如随着疫苗上市接种,发达国家可能率先实现群体免疫,这将消除中国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领先优势,市场关注点有可能转向明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的回落。虽然全球需求复苏有助于我国出口增速回升,但是欧美明年有低基数优势,如果我国出口份额回落,有可能成为市场重新看空做空人民币的理由。

2020-12-21 10:36

汇率“稳定器”作用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提汇率维稳目标

对于国际收支平衡和宏观经济稳定,汇率灵活性增加既可能是熨平各种冲击的“稳定器”,也可能是加剧周期波动的“放大器”。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要因势利导、趋利避害。

2020-12-20 20:35

货币金融条件指数——一个本外币政策协调的新思路

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波动幅度加大,带来本外币政策协调新调整,我国可以借鉴海外经验,通过编制适合我国的货币金融条件指数,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框架。灵活汇率机制下,我国本外币政策协调需要有新的思路,国际上常用的包含汇率变量的货币金融条件指数可资借鉴。把汇率和利率纳入货币条件指数或者金融条件指数,这种货币政策操作方式最早的践行者是加拿大央行。

2020-12-18 12:00

从本土投资偏好角度理解稳慎的金融双向开放

2020-12-15 14:10
  • 管涛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