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花钱的与印钱的——经济政策与融资模式系列评论之三

第一财经 2019-12-23 21:47:57 听新闻

货币政策的印钞机高速运转,但中央银行并不简单地成为财政部的印钞机,中央银行仍然有其独立性和独立判断,并且有其自身的利益。财政即便动用纳税人的钱救助金融机构,虽然花的是财政的钱,但要让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也必须与中央银行进行妥协。

在上一篇评论结尾,我的问题是:财币政策下,财政政策的收入约束不存在了吗?货币政策的通货膨胀危险不存在了吗?

现代货币理论(MMT)的观点是:政府用创造货币的方式进行支出,因此其开支并不受该国税收收入的限制,即实际上财政开支并无约束,在达到充分就业之前,财政政策的透支并不会引发通货膨胀,即便在通货膨胀的时候,只要通过加税收回货币就可以应对。最近二十来年出现的现代货币理论是主流货币理论在政府大规模赤字面前无法自圆其说后,不得不做出的理论调整。至于是不是为赤字财政辩护和注释,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暂且不予深究。

在本文中,基于政府财政部门与中央银行的关系所得到的答案是:尽管财政赤字大幅度增加,但财政收入的终极约束依然存在,但约束的形式和方式不一样了;货币政策的印钞机高速运转,但中央银行并不简单地成为财政部的印钞机,中央银行仍然有其独立性和独立判断,并且有其自身的利益。财政即便动用纳税人的钱救助金融机构,虽然花的是财政的钱,但要让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也必须与中央银行进行妥协。

央行为何要保持独立性

在政府的层面上,财政是花钱的,中央银行是印钱的,因此,财政与央行的关系,简单地说就是花钱的与印钱的关系。花钱是一件非常愉快而有利的事情,印钱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印钱的听花钱的,那么,花钱的就不会有节制,印钱的就会无限度。无限度印出来的钱,必然的结果是钱会变得一文不值,经济后果就是失控的通货膨胀。因此,印钱的不能乖乖地听花钱的。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也是,中央银行不仅独立于财政部,而且独立于政府行政机关,并且大多有立法保护中央银行的独立性。

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美联储以及当年的西德央行,被认为是中央银行独立性的典范。今天,我们还能看到,美国特朗普总统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很是不满,因为美联储并不完全配合总统刺激经济的政策,时不时地让总统碰软钉子。

记得上大学那会儿,我们一直被灌输财政和货币要分开,央行要独立,货币政策要独立,防止通货膨胀是中央银行的天职。那时候,听到对当时的财政和银行关系的很多批评,主流的声音是要改变把银行当成财政的钱袋子、出纳的状况。我国银行体系的改革和现行体系的建设确实是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的。

从现在倒推七十年,往后的约四十年时间里,我国的中央银行并不独立。但这种状况并不只有弊端,在调动尽可能多的资源用于经济建设上,央行配合政府发钞票是一种有效的方式。这种央行从属于财政的弊端,在一定的程度上和一定的时间段内是有可能通过比财政和央行更高层的正确判断和适当统筹得以避免的。当然,随着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利益关系越来越复杂,决策主体越来越多元化,集中决策和统一筹划的正确性和适当性越来越难了。这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不会因为决策者的主观愿望和善意而改变。正因为这样,大国的财政部和中央银行互相独立的原则是被普遍接受的,只有个别的城市型小国家例外。

除了这个技术性因素之外,还有政治因素需要考虑,特别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行政首领是选举产生的,他为了自己的选票会给政策制定者施加压力,在关乎选举的时期和领域,往往有刺激经济的倾向。财政部听命于总统,假如央行从属于财政部,那么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就有可能因为政治原因朝着同一个方向刺激经济,财政无节制花钱,央行无限度印钱,造成经济过热和严重通货膨胀。选举制度是产生这种问题的重要原因。正因为要避免这样的危险,美联储成为世界上最早具有独立性,而且是最独立的中央银行(之一)。在不存在选举压力的地方,出于政绩需要而引发的非理性政策也是需要警惕的,但在通常情况下,问题不会这样严重。

立场和角度决定政策取向

从美联储的实践来看,时不时会出现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不协调的现象,说得好听点,是一种制约和平衡;说得不好听点,是一种干扰和捣乱。关键取决于说话者的立场和角度。

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就任美国总统,采纳供给经济学理论,推行减税措施,刺激美国经济增长,而根据传统经济学理论,伴随减税的第一个后果是扩大财政赤字,可能引发通货膨胀,因此,那时的美联储采取了收紧货币供应和提高利率的方式,放缓经济增长以对抗通货膨胀。

美联储与里根政府对着干,许多人津津乐道里根时期的经济成就。从经济的实际情况来说,里根总统的经济政策无疑是成功的,至于供给经济学能否因此就被断定是正确的,应当是另一个话题。

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各国中央银行都采用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期刺激经济增长,而财政政策却因财力不足而力度不够。货币政策的财力是无限的,美联储只要开动印钞机,绿票子就源源不断。与以前不同的是,印了、发了这么多的钞票,居然没有传统货币理论预期的通货膨胀问题,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自金融危机至今的这么多年事实证明,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最大受益者,正是金融资本。美国的金融资产价格屡创历史新高,金融行业赚得钵满盆满,而美国实体经济却无法满足国内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对制造品的需要,依靠大量进口,形成巨额贸易赤字。金融业赚走了经济中的巨额利润,是实实在在地抽实体经济的血。金融暴利,绝非经济之福,实为经济之祸。

中央银行当然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允许不受约束地决定印发钞票的速度和数量。这是因为,每一张钞票的印发,都会影响人们所持有的货币的价值,印发出来的货币使用(如救济企业),其损失最终可能都要由纳税人来埋单。因此,美联储在金融危机中的重大救助行为,必须得到财政部和国会的首肯。

(作者系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