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海正药业“卖卖卖”背后:谙熟财务与资本运作的新管理层

第一财经 2019-12-27 18:16:44 听新闻

新任董事长蒋国平的财经院校教育背景和政界履历,系这一年来,海正药业卖卖卖、大幅度资产减值的人事注脚。

2019年即将收关,别的药企正在收购资产的时候,海正药业(600267.SH)却在拼命地处置资产。“卖卖卖”、“砍砍砍”是海正药业这一年的“关键词”。

一位接近海正药业的投资人表示,海正药业正在打造“瘦身”计划——收缩边缘资产和项目,聚焦主业,最近13个亿的资产减值,其实是“梳理原管理层留下的羁绊,甩掉包袱,轻装前行。”

2018末和2019年初,海正药业迎来了新任董事长和总裁。随后,向全球知名并购基金卖产,获近30亿现金回流;砍掉13亿拖累公司的鸡肋资产,一进一出形成对冲效应,在断臂求生的同时,又找来安全“垫背”,海正药业的2019,终可以“软着陆 ”,不至于亏损。

一位观察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海正药业的种种动作,与新任董事长的履历和知识结构,不无关系。新任董事长蒋国平的财经院校教育背景和政界履历,系这一年来,海正药业卖卖卖、大幅度资产减值的人事注脚。

卖卖卖

12月27日,海正药业公告,挂牌出售的控股孙公司浙江海正宣泰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海正宣泰”)51%股权,被重庆恩创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恩创”)成功摘牌,摘牌价格为2,371.5万元。略高于挂牌价。

在出售海正宣泰之前,海正药业就已经开始卖技术了。一年前,重庆恩创以5000万元从海正宣泰买得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以及富马酸喹硫平缓释片的美国和中国批准文号及相关技术。合计转让价款11700万元。

2019年5月31日,海正药业公开挂牌转让参股公司浙江导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24%股权。

除了卖技术,卖公司,海正药业还在卖旗下与药业资产无关的房产。2019 年 3 月 开始,海正药业披露了《关于处置部分房产的公告》,为盘活闲置资产,提高资产运营效率,公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的闲置房产。

2019年9月,海正药业以近30亿价格转让海正博锐控股权,可谓是“卖卖卖”中的大手笔。海正药业以28.28亿元向知名并购基金PAG Highlander(太盟)转向海正博锐老股。一笔交易,除获得28亿现金流之外,还获得投资收益12.74亿元。可谓账面和钱袋“双丰收”。

非经常项损益项目内的对冲

有财务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海正博锐和十三亿资产减值,完成了一项漂亮的“报表对冲”。

2019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因资产处置取得巨额投资收益,从而有充足空间对冲该项资产减值影响,2019年报净利润很可能不至于录得亏损。

2019年9月,海正药业处置了旗下子公司海正博锐58%的股权,购买方PAG Highlander (HK) Limited(“太盟”)按现有交易条件,向海正药业支付股权转让对价28.28亿元,再加上海正药业持有的海正博锐剩余股权按公允价值计算,扣除补偿款后,海正药业确认投资收益12.74亿元,以至于海正药业2019年前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达到12.55亿元。

12月10日晚间,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将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3.17亿元,其中计提外购技术相关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02亿元;对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1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74亿元;对公司研发项目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4.12亿元。

在财报上,12.74亿投资收益,与13亿资产减值,一正一负正好对冲,可以说,太盟充当了这一帮助海正药业渡过管理层“新老转换”,以及研发项目“瘦身”的交易的“摆渡人”。

海正出售海正博锐,有一石多鸟之效。

券商分析研报则显示,向太盟转让海正博锐控股权,还有节约财务费用、减少研发费用等多项好处,未来几年,海正药业财报还将受益于此项交易。

太平洋证券研报认为,海正博锐股权转让后,可回收大量现金,偿还债务后可有效降低资产负债率,降低利息支出,释放利润。目前公司综合融资成本保持在5%左右,假设老股转让部分收到的现金全部用于偿还有息负债,每年可节约财务费用1.4亿元,增加净利润约1.2亿元。另外,由于海正博锐目前仍有亏损(研发投入大),公司不再合并该公司报表后,相应确认的亏损也会减少;战投引入后,上市公司仍保留海正博锐42%股权,实现盈利后仍可持续增厚上市公司利润,未来海正博锐完成上市后,也能够尽快实现生物药资产的价值重估。

上述接近海正药业的投资人称,太盟作为投资机构,并无意长期持有海正博锐,未来,海正博锐如果不能按计划IPO,海正终究还是要将海正博锐回购,但至少短期来说,太盟的出手,给予了海正药业新老腾挪的空间。海正药业借道资本腾挪,也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的一次,是海正杭州借道国开发展基金,出售海正杭州少量股权,从而获得了资金和喘息空间。

亏损海正背,盈利高瓴赚

观察人士告诉记者,种种财技“秀肌肉”组合拳的背景,与新任管理层的教育和履历背景分不开。

与在海正工作逾50年的白骅不同,2018年末接任的新董事长蒋国平,并非医药界出身,而是商科出身。蒋国平,1961 年生人,安徽财经大学商业经济专业毕业,受聘海正之前,一直在浙江台州任公务员,曾任台州市椒江区工业局局长、椒江区经济贸易局局长、椒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椒江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帅才还需将才配。2019年1月,原总裁林剑秋辞职。三天后,新总裁李琰上任。李琰,具有外资企业、制药企业和私募基金三重背景,谙熟资本运作。

蒋国平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后,海正杭州的法人代表,也变更为蒋国平。而海正杭州是海正药业的重要资产。此次13亿资产减值,重头部分即是海正杭州的资产。而海正的“现金奶牛”——瀚晖制药有限公司(下称:瀚晖制药,原海正辉瑞),也是海正杭州旗下的资产,即海正药业的孙公司。

海正药业的财务报表,有一个异常于其他上市公司的特征,即数年来,归母净利润与少数股东损益变动不一致。这种不一致,在贾跃亭主政的乐视网期间,也经常出现。

在贾跃亭主政期间的乐视网财报,乐视网少数股东损益亏损,归母净利润却往往录得盈利,这表明,乐视网是在用少数股东的亏损,来营造上市公司股东利润的美好图景。

海正药业则与乐视网相反——归母净利润亏损,少数股东盈利。

比如,2018年年报,归母净利润亏损4.92亿元,少数股东却盈利2.56亿元;2017年年报,归母净利润1300余万元,但少数股东却盈利2.18亿元。

2018年年报,母公司单个报表亏损1.9亿元,控股子公司并表后,增加亏损4000万元。即亏损2.4亿元,但归母净利润亏损更巨,为4.92亿元,为什么会这样?厦门国家会计学院一名会计学博士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控股子公司中亏损大量为100%并表,盈利子公司中,则有少数股东。

翻开海正药业的控股子公司,即是这样。海正药业除母公司亏损外,并表的控股子公司多数亏损,只有一家盈利较为明显,即是瀚晖制药。

海正辉瑞是2012年与国际大药企辉瑞制药合资组建而来,2017年11月,辉瑞把在海正辉瑞持有的49%股权转让给了高瓴资本旗下的Sapphire,随后,海正辉瑞也更名为瀚晖制药。瀚晖制药的少数股东,也变更为Sapphire。

责编:钟强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