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调研 | 去逛菜市场吧,在那“偶遇”中国经济

第一财经 2020-01-02 10:45:16

作者:陈洪杰 ▪ 陈多多    责编:于舰

在菜市场,能看到烟火,也能看到整个中国。

接地气、有烟火味才是生活。一个人若远离家乡,在异地感到孤独、焦虑,内心无处安放时,菜市场是一个好去处。

一饭一蔬一间屋。逛菜市场的这种市井生活,朴素而简单,却又带着人世间的温度。

汪曾祺写道,“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市场。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碧绿的黄瓜,通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在菜市场,能看到整个中国。

菜场的江湖

在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下辖的金山街道,坐落着当地一家大型农贸市场——刘宅店农贸市场。里面有100多个摊铺,每天人流量20万-30万人次,构成了一种独特的江湖。

每天凌晨3点,黑夜还笼罩着大地。四周悄然无声,街道空荡,大多数人还沉浸在睡眠时,有一群人已经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在大批发市场里,已经人来人往,大供货商和小商贩忙着讨价还价、挑菜检菜。

虽然地处福建,但冬季里的四更天温度也仅在10度左右,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好日子好生活的向往,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小商贩们穿着单衣,挽着袖子,从大车卸货、过秤,往小车装货、盘点,再经整理、结算,有条不紊地完成了所有环节。

他们日复一日地为这座城市里的774万人,准备好了一日三餐的所需。

老林大哥和苏大姐是一对夫妻,今年是他们卖菜的第五个年头,也是搬进刘宅店农贸市场的第二个年头。他们的货源来自三个地方:大批发市场、蔬菜生产基地以及农贸市场管理方中渼集团的集体采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斤菜价要想比别人卖高几毛钱,菜必须要新鲜,源头必须要好。” 经过多年的采购,老林和苏大姐已经练就了挑选最新鲜食材的“火眼金睛”。“我们敢说,超市里卖的菜可能都没有我们这里新鲜,他们的进货量大,都是一次大几百斤的购买,而我们都是从板车上亲手挑的,每次只进几十斤。”苏大姐称。

苏大姐并不漂亮,但眼下的生活让她非常满足。幸福的女人,足够好看。

采购货源后,老林和苏大姐分头行动:老林向附近的酒店、小餐馆、食堂送货;苏大姐则来到刘宅店农贸市场,把菜搬到简易的柜台,分门别类摆放好。这时的天,还没完全亮,不少年长的市民就前来买菜了。“来刘宅店农贸市场光顾的基本上都是附近小区的人,消费水平比较高,对青菜的口感要求非常高,质量不好的菜在这里是卖不动的。”苏大姐称。

苏大姐称,菜价的高低与天气息息相关。由于今年福州天气多晴朗,利于蔬菜生长,供应量充足,相较于往年,时下的本地蔬菜价格比较便宜。例如,豌豆尖在往年这个季节要卖25元一斤,而如今只卖到每斤7元。就算在12月下旬,福州来了一场冷空气,豌豆尖的价格也只涨到过每斤9元。

苏大姐所租赁的摊位大概有8平方米,每个月租金9000元左右。苏大姐称,她是在2019年8月份刚搬进来这个菜市场的,原因是以前所在的菜市场拆掉了。虽然,现在的租金比以前稍贵点,但这个菜市场环境更好,有专门的人清理卫生,人流量比较大,管理方管得也比较好,新增利润完全超过新增的成本。

在和记者短暂的聊天中,苏大姐向多位前来光顾的常客报价、称重、收钱、找零,苏大姐干起这些活来轻松利落。她告诉记者,下午四点左右,这个菜市场会有第二波客流高峰,到时更加忙碌。

离苏大姐的摊位不远,便是肉类区。老张今年四十多岁,做这行已经十多年了。他说,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GDP、CPI这些名词离得那么近。

老张说,当前瘦肉和五花肉的价格相当,都是35元一斤,排骨接近40元一斤,上个月更贵些,排骨要43元一斤,后来降下来了,都是本地肉,没有进口。

“猪肉便宜的时候,我们反而挣得多些。肉贵的时候,大家的消费量自然就会减少,我们的销量也会降下来。现在我每天能卖400斤-500斤猪肉,大部分是批发送到酒店。少部分在摊位上零售。”老张称,虽然2019年的猪肉生意并不如以往那么好做,但是相信在政府的调控下,春节后猪肉会更明显地降下来。

说话间,老张的手,会下意识地在围裙上擦拭。手掌肥厚,光滑。

“推动肉价上涨的原因有很多,但它是居民菜篮子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餐桌上的主角。现在政府出台了不少惠民政策,作为农贸市场的管理者,我们也定期推出平价猪肉的优惠活动,保障居民的生活”。中渼集团是这个市场的管理方,董事长曾嘉濠告诉记者。

如何经营一家农贸市场?

每一个摊主都能告诉你一本生意经,何况一个那么大农贸市场的管理者。曾嘉濠称,农贸市场与李佳琦的网红店是一样,都是要吸引人来消费,但经营方法完全不同——“我们是卖菜卖肉的,来这儿的人,都是为了过日子,没人会来我们这里拍个照发朋友圈、发抖音。”

曾嘉濠说,为了在某些方面优于超市,中渼集团管理的十几家农贸市场,既要做加法,还得做减法。现在不少年轻人,不愿意来农贸市场买东西,一方面是担心产品质量问题,另一方面是觉得不够新潮。于是,为了得到年轻客户的信任,农贸市场建立“一品一码”流通追溯子系统,市场里在售的水果、肉菜、水产品等产品都有唯一的追溯码,在电子追溯秤上完成交易后,扫一扫小票上的二维码,消费者可查询到这些肉菜产地、供应商、检测结果等全程追溯管理信息。

农贸市场在食品安全上增加了成本,若想让菜价保持价格优势,那就要在其他地方做减法。这本账,曾嘉濠算得非常清楚:超市的装修成本是2000元/每平方米,而刘宅店农贸市场装修成本是800元/每平方米;超市蔬菜损耗率有20%左右,而农贸市场的小商贩精打细算,损耗率非常低;另外,农贸市场用风扇代替空调,不设仓储中心。与此同时,刘宅店农贸市场在市场主体周围开放夜市经营,引入一大批年轻人喜欢的大排档品牌和当地多家知名小吃店铺。

“我们向这些商户收取的租金很便宜,一家上百平的店铺,远低于当地市场价。一般来说,当地美味的小吃,除了本地人,外地游客是不太知道的。我们想把农贸市场打造成城市的一张名片,让来福州旅行的人能到这里尝遍我们所有地道的小吃。餐后,再到我们的菜市场走走,感受下这座城市的生活习俗。”曾嘉濠称。

刘宅店农贸市场针对统一品类商户执行抽签轮换制,使“旺铺”不再被独占。“尽管我们的菜市场在规划的时候,摊位就依据人流线路合理设计布局,无死角。但市场主入口、通道交错口的位置是黄金点位,生意更好。考虑到公平性,同一商品区的商户每月都进行抽签轮换,每个小商贩都可能有在‘旺铺’做生意的机会。”曾嘉濠称。

记者还注意到,在刘宅店农贸市场人流量大的入口处,有一块上好的位置。有一位女青年正在卖力地做服装促销活动。“来买菜的人,也可能有其他的消费需求。这块区域的产品是随时变动的,这几天卖衣服,过几天就是修眉毛,下周可能就是卖洗面奶、护手霜、牙刷牙膏等日用品。具体哪天卖什么,都会根据周边群众的需求而调整。其实就是为了增加客户粘性。”曾嘉濠称。

刘宅店农贸市场只是最近两年中渼集团拿下十多个农贸市场改造项目之一。中渼集团现有10多个农贸市场,共计有6372户商贩,供应商3241户,商品数为9904种,平均日均销售额1.6亿元,年均销售额度为600亿元左右。曾嘉濠称,农贸市场改造是民生重点工程之一,他的团队凭借市场化、专业化从政府手中租赁下农贸市场进行管理,一切都是为了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金融能做什么?

和天下所有的生意一样,卖菜卖肉的生意,绝对不是“无本万利”的,除了要求经营者比普通人更加辛劳努力以外,有一条比较持续、稳定、低成本的资金周转通道是他们所期盼的。

农贸市场的商贩,做的是批发兼零售。一般而言,批发的份额占70%-80%,而批发客户结账周期通常为1-3个月,对小商贩的经营活动产生了掣肘。中渼集团找来了一家名为新大陆的金融科技公司,后者为其提供两大方面支持:为小商贩提供10万元-30万元的额度,缓解资金需求;以及为中渼集团提供智慧农贸管理系统。

2019年2月份,国家从顶层设计上提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

“小额贷款公司在拓展小微金融服务渠道和缓解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难、引导民间借贷健康发展,抑制地下金融和非法融资活动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呈现良性发展态势:行业结构有所优化,小额贷款公司总体机构数量持续下降,但资本实力稳步增强;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行业贷款集中度大幅下降,贷款更加小额、分散,行业利率有所下降,投向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王文刚表示。

智慧农贸管理系统是农贸市场的“大脑”,需要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支持,这是中渼集团所不具备的能力。而新大陆金融科技提供了基于互联网的智慧农贸解决方案,将计量监管、市场监管、物价监管、食品监管纳入智慧农贸体系。

此外,智慧农贸管理系统还有效消除信息孤岛,打破信息不对称。例如,统一所有农贸基础数据,包括:商品编码、进场批次、秤具编码、经营节点编码、经营户编码、实现一套基础数据共享、互联互通。兼容国家规范:系统完全兼容国家重要产品追溯规范、肉菜追溯规范,做到无缝对接。配合政府监管平台实现数据交换、网上监管;提供资金清算功能,将不同的支付渠道(微信、支付宝、银行二维码等)实现集中收款,一次清算;打造全新的B to B线上商城,支持手机移动端买菜。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多元化的,要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金融和地方金融体系,特别是发挥增加中小金融机构、地方金融机构以及金融科技机构的作用,创新服务,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为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发展提供更高质量的金融服务。其中,在小微企业的战场,锻炼的是反应速度,比拼的是效率,练就的是眼光。”新大陆金融科技总经理姚志杰此前的工作经历都在某股份制银行,他说,很多银行对客户需求的“反应速度”还是不够快。金融科技公司要深耕一个场景,首先需要了解场景。姚志杰称,他们的做法是跟着市场管理方走遍全国,下沉到每个小摊主、甚至到田间地头。“我们有强大而又灵活的软硬件架构,能较好的适配不同的市场业务需求,解决方案也适用于连锁型农贸市场联网管理,集团化管理。”

相比过去,银行、农贸市场、金融科技公司这三者的合作关系更为紧密。姚志杰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来形容彼此的关系——大量的原本银行无法解决的碎片化的融资需求,以及个性化的系统需求,正在得到满足。

金融科技公司的生存空间,在于业务下沉。姚志杰说,他们这些之前一直都在写字楼里工作的人,现在每天也是去溜菜市场、跑码头、下田地,和一群为幸福生活拼搏的普通人打交道,“也变得越来越喜欢自己了”。

劳累一天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伴随着小贩清亮的吆喝声,人们随手买一斤瓜果,两个油饼,三根黄瓜,四只螃蟹,五两猪肉,每一毛钱和生活的连接都变得特别真实。提着一大兜东西,回家后,做上一顿简简单单的饭。当热腾腾的饭菜端上餐桌,房间里多了些烟火味。饭菜入口,化作一股暖流,从嘴里流进心窝,洋溢出来的幸福驱走冬日寒冷。

汪涵在节目中说:“我们去菜市场挑选食材,其实就是偶遇与重逢。”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