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家三口返回武汉的曲折之旅

第一财经 2020-01-31 16:52:21 听新闻

作者:林春挺    责编:刘泽南

无数武汉人都想方设法返回家乡,但回家之路并不容易。

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爆发后,为了进一步防控疫情扩撒,武汉市在1月23日进行了“封城”管控。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加强了相关的防控措施。在此背景下,大量武汉市民滞留在全国各地。

根据武汉市市长周先旺1月26日介绍: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在外地,由于入住宾馆被拒等种种原因,无数武汉市民都想方设法返回家乡。但回家之路并不容易。这几天,第一财经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采访了上百名已经返乡和准备返乡的武汉市民,在此,我们选择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家人的回汉历程。

以下,是这一家人中的女儿的口述。

酒店说“别过来”,医院“开不了证明”

这几天,我在外地遇到的事情,和许许多多滞留在外地的武汉市民一样,总结成一句话就是:高高兴兴出去,历尽波折回来。回想起来,这些遭遇还是让人感到委屈。

2019年12月,我就做好了计划,要在春节前带爸妈去澳门旅游。2020年1月20日,趁着当时机票还比较便宜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从武汉飞到了澳门,同时计划在1月24日晚上,就是除夕夜回到武汉。

但突变的情势,打破了我的计划。

1月23日,整个武汉开始“封城”了,同时我也收到了南航发来的取消航班的通知。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我联系了澳门999(澳门报警电话),想询问回到武汉的办法,以及签注时间能否延迟几天等问题。但是找了几个部门,都没有得到很明确的关于能否继续延签的回复。

1月24日,武汉“封城”的第二天,疫情也正在不断恶化,在许多事情不明朗的情况下,各地政府可能很难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包括我们这些被迫留在外地的武汉人。在澳门实找不到延签办法的情况下,我带着父母离开澳门来到了珠海。

到了珠海后,我给事前在网上订好的酒店打了电话,说我已经在出租车上了,马上就到酒店。但酒店服务员跟我说,酒店无法接待,让我别过来了。我想酒店方面可能是看了我的电话号码的武汉的才这么说。

后来,酒店服务员跟我说,“你去另外一家酒店吧”,并说那家酒店可以接待我。正好,那家酒店离得不远,于是我赶紧跑过去问。

这家新酒店告诉我,的确能够接待,但我们一家三口需要到医院去开健康证明。

按照酒店的提示,我们来到了离酒店最近的一家医院,可医院方面告诉我,相关工作人员都休息了,暂时做不了检查。

接着,我们就来到了珠海的中医院。在这家医院进行体温检测之后,结果显示一切正常。但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只能证明我们是没有发烧,但是开具不了任何书面材料来证明我们是否有感染或者潜在风险,同时,他们也接待不了我们,留在医院没有意义。

此时,我已经精疲力尽,感到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虽然我当时没有说出来,但内心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没有想到去找政府部门,反正当时就傻掉了,脑子全乱了。还好我爸妈没有任何怨言。

这时候,我爸爸说,他在广东中山有个老朋友,可以去找他帮忙。这时候,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

于是,我们买了从珠海到中山的城铁车票,开始赶往中山。

“赖”在断水断电的酒店

到中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在中山下来车之后,我们接受了体温检测,乘出租车赶到了我爸的那个朋友家。因为他家比较小,我觉得实在很不方便,在他家吃完饭之后,我就找个借口说出去买点东西,悄悄地利用这时间去找酒店。

很快,我就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可以入住的酒店。随后,我们就搬到了这家酒店。

第二天,我准备继续下订单,在此多住一晚。但酒店随后跟我说,因为疫情比较严重,酒店已经停业,不能再接待我们了。但我很清楚,这背后还是因为我们是来自武汉,他们担心酒店生意会因此受影响。

但在那种境况下,我不可能再能带着我爸妈继续到大马路上去找酒店,最后只能死皮赖脸地赖在这家酒店继续住下去。结果,酒店就把我们的水电都停了,当天晚上,我们都没有热水洗澡。

1月25日,我通过微信群,找到了一个武汉老乡,这老乡说,他准备坐高铁回武汉,有经中山开往北京西的车次中途会停靠武汉站。听到他这样说,联想到我此前已经向当地110、防疫等相关政府部门都进行过求助,但最后都没有得到可以安置的明确回复,我心里就想,不要再带着我爸妈到处折腾了,于是决定买了三张高铁票,准备坐高铁回武汉。

但车站不卖到武汉的票,根据老乡介绍的经验,我先买了1月28日上午中山到岳阳东的某次高铁票,计划上车后再补到武汉的票。

当天早上,我们刚从酒店出门,就被警察拦住了。当时警察问我们是哪里人,得知是武汉后,他就说,你们现在不能走,需要去派出所备案,备案后才知道是否能走。

当我们在派出所备完案准备离开时,一辆警车又拦住不让我们走,说还需要向上级汇报,同时拍下我们的火车票。经过大概40分钟的汇报后,我们才被允许离开。警察同时告诉我们,他们可以安排当地政府的车辆接送我们,以免我们接触其他人。

最后,他们派来了一辆当地政府的车。在车上,他们也很礼貌地跟我们说,其实统一安排的酒店已经安置好了,在某一个地方,138块钱一天。但当时我就想,在外面也不知道是要住到多久,还是先回武汉吧。最后,我们还是选择回家,而不是住在政府统一安置的酒店。

买不到武汉的票,但列车总算在武汉停了

到了高铁站,我们一家三口都很紧张,可以说是战战兢兢。虽然整个检票过程都很顺利,但是进去之后,看到站里有救护车,顿时就紧张起来了,非常紧张。

在车上,遇到几个同样计划到武汉的人,大家的票都是先买到岳阳,上了车之后再补票。

我们主动去找列车员补票。补票过程中,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我把列车员叫到一边,很小声地跟他说,自己要在武汉下。列车员立马十分警惕地说这趟列车不会也不能在武汉停站,她也不能给我们补到武汉的票,说这是铁路部门的规定。

事实上,正常情况下这趟车是经停武汉的,而我也已经打听清楚,尽管武汉已经实施交通管控,但连日来这趟车都是依照常规在武汉停靠。但我也不可能真就在岳阳下车,那样我们又将是无处可去。

最后,列车员提出我们可以买到信阳东的票,我接受了这种方案。

在车上,一路上我就跟我爸妈讲,千万别说话,因为他们有武汉口音。就这样,一路过来,我们都战战兢兢,直到听到广播说武汉站到了才稍微放下心来。

车到武汉站,果然如我所了解和盼望的,停了。

下了车,我们终于放下心来,一下子全就踏实了,我爸妈这几天紧张的心情一下也就恢复了。

其实,如果当时在外面的酒店能够安心住下,我也不想带爸妈回来冒险。

回到家后,我们很自觉地自我隔离在家不出门。家里的冰箱里,有我爸妈之前准备好的年货和美食。

据我所知,还有许多回家比我更曲折的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