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神奇的“夜明砂”:那些蝙蝠粪是否也携带新冠病毒?

第一财经 2020-02-08 20:59:32 听新闻

专家表示,对于粪便类中药应该停止使用,严格禁止粪便类中药以原样入药,对于含粪便类中药的制剂要严格审查,严格论证。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提及,目前研究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同源性达85%以上。

而此前,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推断新型冠状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有知情人士今天(8日)表示,“除了活蝙蝠,还有那些蝙蝠粪。蝙蝠粪不被人们熟识,其实就是中药普遍采用的夜明砂。”“如果蝙蝠携带病毒,蝙蝠粪里会不会也有呢?”“石正丽团队在蝙蝠粪里,也确实检测到病毒。”

夜明砂,中药名。为蝙蝠科动物蝙蝠、大管鼻蝠、普通伏翼、大耳蝠、华南大棕蝠、蹄蝠科动物大马蹄蝠及菊头蝠科动物马铁菊头蝠等的粪便。《吉林中医药》(2012年10月)等多份医学期刊介绍,夜明砂具有多种功效,能清热明目,散血消积。主治肝热目赤、青盲雀盲、内外障翳、疳积、瘀血作痛等病症。

在一些商业网站上,夜明砂批发销售的“回头率”不低。

“使用粪便类中药治病是中医所特有的。”浙江省湖州市药品检验所专家顾林娜说。顾林娜介绍,粪便类中药包括人粪便(水尿、人中白、金汁),动物粪便(五灵脂、蚕砂、夜明砂、望月砂、望月砂、鸡矢白、白丁香、两头尖)及粪便的加工制成品(人中黄、秋石)三类。数量虽然不多,但应用范围却比较广泛,遍及内、外、妇、儿科。

顾林娜介绍,不论哪种用法,绝大多数都是以粪便的原样入药应用的,而未做任何特殊的加工处理。“这既有违于患者心理,又有失卫生标准。”“粪便类中药虽都有一个美丽动听的名字,如望月砂、夜明砂、金汁等等,但许多情况下患者都是盲目服用的。”

显微镜下的夜明砂主要成份。

 

顾林娜说,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肝炎、肠炎、寄生虫等疾病的发生,与粪便污染水源、食物有密切关系,使用粪便类中药,难免会导致上述疾病的发生。

研究显示,粪便类中药为人或动物体内代谢的产物,受饮食结构、健康状况、排便时间等许多因素的影响,复杂多变,因而其化学成分和含量是不稳定的,其临床疗效也是不确定的。如五灵脂,夏秋之际采集到的散灵脂和冬春之际采集到的糖灵脂,在有效成份含量和疗效上有比较大的差别。

“今人不解的是,在古代已受鄙夷的粪便类中药,在科技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还小有市场。”中国中医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所专家于智敏表示,粪便类中药对某些疾病有一定的疗效,但粪便类中药的缺点和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

于智敏说,粪便类中药进入医院、药店、工厂及家庭,作为一个潜在的传染源,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污染食物而威胁着人们的健康,一人得病,全家受威胁。

青岛市市立医院药学部主管药师蔡晓华在《中国现代中药》(2019年1月21卷第1期)上撰文表示,对于动物排泄类药材,不管从整体还是个体,都应本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对待,不能一概而论。从动物排泄类药材整体发展来看,临床效果不确切的就应舍弃,临床效果确切的就应积极推广,这是科学文明发展的必然,要摒弃偏见,来进一步推动中国传统药材应用的发展。

上述顾林娜、于智敏、周超凡等专家表示,对于粪便类中药应该停止使用,严格禁止粪便类中药以原样入药,对于含粪便类中药的制剂要严格审查,严格论证,可用可不用的坚决不用。同时加强对粪便类中药药理、药化及临床应用方面的研究,弄清其化学成分和药理机制,寻找其代用品或合成品。

责编:刘展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