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天津银行票据案曝光:一员工挪用19亿,造成损失7.8亿

第一财经 2020-03-08 20:05:21 听新闻

作者:陈洪杰    责编:林洁琛

天津银行一名员工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票据中介、套利公司进行营利活动,挪用约19亿元,最终造成7.8亿元损失。

近年来,票据大案时有发生。日前,裁判文书披露了上海法院二审判决,自此,天津银行2015年一起票据大案细节曝光。该行一名员工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票据中介、套利公司进行营利活动,挪用约19亿元,最终造成7.8亿元损失。

之后的几年,天津银行开始消化票据不良。2019年上半年消化较多,票据不良率从年初的2.64%降至1.13%。但与此同时,天津银行整体不良率持续上升,2016年~2018年末分别为1.48%、1.50%、1.65%,截至2019年上半年为1.73%。

票据案造成损失7.8亿元

该票据案为“不见票转贴现业务”,指没有真实票据或者已将票据做了“一票二卖”,在形式上仅向银行提供票据清单和跟单资料,以此套取或者骗取银行资金使用。开展这种业务除了需要寻找出资银行外,还需要寻找银行同业账户以及过桥银行等。

裁判文书披露信息显示,2015年初,禾丞公司股东朱某等人通过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机构业务部副经理伪造了“重庆银行西安分行”等印章、同业账户。当年10月至2016年1月间,票据中介吕某某同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同业业务部张某某,伙同禾丞公司股东朱某等多人在票据清单、跟单资料、过桥银行、银行同业账户以及资金的周转和使用等环节相互配合,在银行承兑汇票回购式转贴现业务中,共同利用虚假的银行承兑汇票、票据清单和跟单资料,并通过资金过桥、控制并使用银行同业账户转款等方法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骗取资金。

其中,2015年10月16日,天津银行张某某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9亿余元挪用。2016年1月13日,因上述业务临近回购期,张某某再次利用上述职务便利,在银行承兑汇票回购式转贴现业务中,使用同样手法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9亿余元挪给吕某某等人,用于支付前笔业务的到期回购款。

在套取资金的使用过程中,禾丞公司一方和票据中介吕某某一方均存在对己方分配所得资金使用的随意性和挥霍性。根据禾丞公司朱某等人的供述、禾丞公司银行部出入资金情况表及审计报告显示,禾丞公司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套取4笔资金支付了大量的利息、“过桥费”、“好处费”等资金成本,其中套取的第2笔资金中分账获得的4亿余元全部转入永吉吉庆村镇银行同业户用于“借新还旧”,朱某还将资金转入其个人控制的银行账户用于炒股。

而票据中介吕某某一方,将套取资金交给他人从事民间高利放贷这一高风险的违法活动,将大量资金用于偿还其个人债务以及从事高风险的民间借贷和证券期货交易,最终造成巨额亏损。在资金使用过程中,吕某某还将大量资金转入个人账户用于买房买车等个人挥霍性消费。

当出现资金链断裂时,禾丞公司朱某等人以及吕某某是明知己方资金短缺,仍采取“借新还旧”方式继续套取银行资金以掩盖资金漏洞。“禾丞公司在套取天津银行的第4笔资金时,公司已产生巨额资金缺口,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故与吕某某合伙继续向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套取第4笔资金9亿余元用于归还之前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套取的到期资金。”禾丞公司在供述中称。

票据中介吕某某等人则在案发前很长一段时间持续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维系,在面对天津银行上海分行最后一笔资金已经无法到期偿还时,仍企图继续以所谓的资管计划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套取资金,吕某某在明知不能归还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的情况下,还将至少2000万元资金占为己有。至案发,共造成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约7.8亿元资金无法收回。

不良率四连升

在去杠杆、去通道的强监管环境下,银行资产质量好转,但天津银行不良贷款率却出现四连升。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银行不良率为1.73%,较年初增长0.08个百分点,2016年末,该行不良率为1.48%,2017年末不良率为1.50%,2018年末为1.65%。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银行公司类贷款不良率由2.25%升至2.53%,个人贷款不良率由0.58%升至0.66%。

具体来看,天津银行贷款主要投向房地产、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前五大行业贷款占比为81.00%,其中房地产业、批发零售业和制造业占比分别为22.53%、20.59%和15.76%。该行房地产业贷款主要为辖内大中型房地产企业开发贷款,京津冀地区房地产投资规模的上升带动了其房地产类贷款规模及占比的上升;制造业贷款主要为天津及河北等地的钢铁制造、煤炭制造、机械设备加工制造等企业。

2019年半年报显示,天津银行不良公司贷款主要包括来自制造业及批发和零售业公司借款人的不良贷款。截至2018年12月31日及2019年6月30日,天津银行制造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41%及5.24%,批发和零售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4.74%及6.46%,住宿和餐饮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6.41%及9.32%。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天津银行金融工具投资余额为2969.74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8.72%。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进一步压降了投资资产规模,投资资产平均余额同比下降11.80%,其中投资信托收益权、理财产品及资产管理计划等产品的平均余额同比下降26.50%,但信托受益权依然有593.09亿元。

近年来,天津银行已着手压降非标投资规模,但其占比仍然较高。其中,持有信托产品以信贷类信托为主,底层信贷资产主要在房地产、建筑业、公共设施管理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行业。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