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阅读周刊
  •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周荐书 | 百年后,经济学家可能将达尔文视作奠基人

第一财经 2020-05-09 10:46:12

作者:西芒    责编:李刚

作为超级畅销的通俗经济学读物,《牛奶可乐经济学》已经出到第四集,自己的成功大概也可以用这套“牛奶可乐经济学”来分析一下了。

《牛奶可乐经济学 4》

[美]罗伯特·弗兰克 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湛卢文化 2020年2月版

作为超级畅销的通俗经济学读物,《牛奶可乐经济学》已经出到第四集,自己的成功大概也可以用这套“牛奶可乐经济学”来分析一下了。康奈尔大学教授罗伯特·弗兰克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通过在课堂上与学生问答的方式,收集各种生活中的经济学问题,经过20多年的收集和整理,先后完成了《牛奶可乐经济学》前三集。弗兰克主张经济学应该是一门根植于经验和观察的社会性学科,而不是以数学为核心的硬科学。最新一集的亮点,在于行为经济学,这个领域近年来的发展已呈脱缰之势,因此而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就有好几位。行为经济学目前主要致力于经济学和心理学的交叉研究,大部分学者的注意力集中于人们的判断和决策中存在的系统性认知偏差。正如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阿莫斯·特沃斯基经常说的:“我的同行们都在研究人工智能,而我呢,却在研究人们与生俱来的愚蠢。”众所周知,亚当· 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是市场经济的一个核心信条,其前提是,竞争性的自利会让整个社会受益,但在弗兰克看来,这只是一个例外,而不是规律,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视角来了解经济竞争是如何运行的。对于大多数依然相信“看不见的手”以及理性选择模型的经济学研究者或读者而言,弗兰克在本集中强调的是一个乍看颇让人“毛骨悚然”的论点:100年后的经济学家更可能将达尔文视作他们理论思想的奠基人,而不是亚当·斯密。

《要领:斯坦福校长领导十得》

[美]约翰·汉尼斯 著

浙江教育出版社·湛庐文化 2020年2月版

“领导力”一度是经管领域的大热词,现在依然重要,不过重心似乎有所转移——有一种从单纯强调对他人、下属的领导,转向对自身的领导的趋势,一句话,只有领导、管理好自己,才有可能领导、管理好他人。斯坦福大学原校长、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会主席、图灵奖得主、有“硅谷教父”之称的约翰·汉尼斯的这部新作,就把重点放在“掌握专属于自己的‘要领’,成为自己的领导者”上。作为极少有的同时在科学研究、大学治理、公司管理方面都获得极大成功的领导者,汉尼斯在这部“新生代领导力讲义”中分享了深厚的经验与宝贵的哲理,并提炼出谦逊、本色与信任、服务精神、同理心、勇气、合作与团队配合、创新、求知欲与终身 学习、讲好故事等十条“领导要义”,尤其重要的是关于领导者们如何在顺境中自处、如何从逆境中走出来的心得体会。

《演化之旅》

[美]罗伯特·克拉克、大卫·奎曼、约瑟夫·华莱士 著

四川美术出版社·后浪 2020年5月版

进化论已是现代人的常识,但绝大多数人只知道其大致梗概,比如“从猿到人”,比如“从恐龙到鸟类”,而对生物演化的诸多细节不甚了了,但恰恰是这些细节饶有趣味,常常令生物学家们叹为观止。这部《演化之旅》由屡获殊荣的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罗伯特·克拉克拍摄的200多幅珍贵图像(全部为甄选自大英博物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邱园、皇家植物园等19家全球知名博物馆和动植物园的罕见标本),与著名科普作者大卫·奎曼、约瑟夫·华莱士言简意赅的科普文字共同构成。全书分为“远古的历史”“鸟类:自然选择和人工选择”“冷血动物的多样性”“植物:演化盛开”“昆虫:多种多样的适应性”“哺乳动物:交错的网”“人 类的起源”“演化的演化”八个部分,意在以视觉图像,全方位记录和展现亿万年来生物演化神奇而壮观的进程。

《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

[俄]符·加·柯罗连科 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3月版

疫情期间,一度自我隔离在家近一个月没出门,一口气读了好几本《狱中书简》,觉得颇为应景。其中有朋霍费尔的,有葛兰西的,有哈维尔的,而印象最深刻的,是罗莎·卢森堡的。记得其中好几处写到她对柯罗连科的景仰,事实上,正是她把柯罗连科的代表作《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译成了德文。没想到这么巧,两个月不到,就看到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了这套鸿篇巨制,中译本的译者同样大名鼎鼎——由丰子恺、丰一吟父女合译。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这套书曾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分三册四卷先后出版,此后半个多世纪就再没重版过,很多人,包括热爱俄苏文学的人,可能都不一定知道这部巨著了。柯罗连科1853年出生于乌克兰,青年时代加入秘密学生集团,反对沙皇的警察局监视学生生活,因此被捕和流放。1885年流放期满后,主要从事文学事业和社会活动,后卜居于幽静的波尔塔瓦,直到1921年去世。在《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这部长篇自传体小说中,柯罗连科叙述了他童年时代、青少年时代和流放时代的生活,时间跨度从19世纪50年代中叶到80年代中叶。柯罗连科认为,自己是19世纪60年代俄罗斯民主主义青年的典型,他所表现出的特性,不仅是自己一人所独有,而是当时其他许多俄罗斯进步人士所共有的,因此以一种俄罗斯特有的雄浑气势,把自己的经历称作“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