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DT财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影视行业是不是没编剧了,怎么老是在翻拍网络小说?| DT数说

第一财经 2020-06-22 15:59:50

作者:DT财经    责编:王丽娜

DT财经细数了2014年以来IP改编剧和原创剧的情况,想看看IP改编剧是怎样一步步垄断了我们的观剧选择?国产剧真的就离不开网文IP了吗? 1

《传闻中的陈芊芊》热播之际,编剧南镇在一条自陈身份的微博中感叹:“逆着IP热潮做原创剧本,太南了。”

虽然南镇的语气略带戏谑,但懂的人大概一眼就能明白,这其中充满了多少无奈。

近十年来,汹涌而至的资本定下了创作听钱的新规矩,由于不符合资本流量为王的期待,许多原创剧本被抛弃。

DT财经细数了2014年以来IP改编剧和原创剧的情况,想看看IP改编剧是怎样一步步垄断了我们的观剧选择?国产剧真的就离不开网文IP了吗?

 

1

IP剧的疯狂时代

8成热播剧都是IP改编

 

2013年底,北京作协会员、编剧方莹在见了几家影视公司之后发现,对方都在说这个行业不缺钱,奇缺好创意和好故事。有了这个,钱倒追着你跑。

但另一边,很多编剧却发现手上的故事开始卖不出去了。

2014年6月份的上海电视节上,各大卫视和视频平台突然提出非IP改编剧不买。大部分编剧还没来得及搞明白怎么才能写出受市场欢迎的故事,就遭受了网络小说作者的跨界打击。

资本的转向其实有迹可循。

在此之前的2011年底,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的《后宫•甄嬛传》播出后风靡全国。这部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制作、郑晓龙执导的后宫大戏,凭借着精彩绝妙的宫斗剧情、演员的精湛演技以及考究的服化道,将国产宫斗剧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在它之前热播的《步步惊心》,同样由网络小说改编。

网文改编影视剧逐渐显示出其市场价值。这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知名小说IP本就是经过市场验证出来的佼佼者,还自带庞大的粉丝基础,对于资本来说,从一开始就比原创剧本更具备收割流量的确定性。

从年度热播剧的改编剧数量上,我们能清晰看到IP逐步占领市场的过程。

艺恩数据显示,2014年播放量TOP 20的剧集中,尚存12部原创作品,包括《爱情公寓4》《勇敢的心》《使徒行者》《离婚律师》等。

但改编剧已经开始崛起,改编自游戏的《古剑奇谭》和改编自知名网文的《杉杉来了》,都在这一年获得了巨大的流量。

IP抢购大战也鏖战正酣。得益于IP授权等衍生收益的明显增加,头部网络作家的年收入开始动辄以千万计。

在2014年的“网络作家富豪榜”中,TOP 3的唐家三少、辰东和天蚕土豆,总收入分别达到了5000万元、2800万元和2550万元,三人的代表作品分别是《斗罗大陆》《遮天》和《斗破苍穹》。

到了2015年,播放量TOP 20的剧作中,改编剧数量已经超过原创剧,达到13部。

这一年,各大影视公司的项目宣传通稿,已经魔怔到了没有IP就拿不出手的地步。上海电视节上,每一家影视公司的作品发布会都是“IP分享会”。大型影视公司手里有个几十个网文版权不算稀奇,热衷囤积IP的影视公司高层,遇到同行甚至会比一比谁买的IP更多。

时任阅文集团CEO的吴文辉在当年电视节的白玉兰论坛上说:“小说版权价格上涨的区间我自己看来都觉得有一些惊心动魄,现在算上广告分成,一个网络小说的版权可以卖到千万。2013年之前是堆在那里没人买,2014年之后慢慢开始买,到现在基本已经卖光了,都开始预购了,作家还没有开始写,我预定他下一部。”

中国电视剧最虚假繁荣的年代,就这样到来了。

此后,IP改编剧开始占据国产热播剧的大半壁江山。

从2014年到2020年5月的6年半里,140部热播剧中共有90部改编自IP作品,包括网络小说、游戏改编、韩剧翻拍等,其中又以网络小说改编为主。

 

2

网文IP有多贵

原创编剧就有多落寞

 

编剧帮的创始人杜红军至今都还记得,资本抢购网络小说的那几年,写电视剧剧本的原创编剧有多落寞。

那时候,坚持写原创的编剧,除了部分相信自己能力或者不喜网络小说改编的资深编剧,大部分都只剩刚入行的小白。哪怕是资深编剧的原创剧本,最高也只能卖到几百万,跟IP小说动辄上千万的版权价格相比,相差悬殊。

被誉为2015年“剧王”的《芈月传》,继《甄嬛传》之后同样由郑晓龙操刀、孙俪主演,2014年杀青之前首轮播放权已经售出并收回成本,其中乐视网和腾讯视频给出的播放版权价格达到了每集200万元——两年前乐视采购《甄嬛传》的单集价格才26万元。

2017年,爱奇艺从欢瑞世纪购买《盗墓笔记3》时,单集价格已经高达2400万元。

当时视频平台对于热门IP版权的竞争,激烈到了什么程度呢?

由于版权纠纷,两家头部平台能在影视公司的项目推介会上大动干戈地摔杯子;一个知名改编剧,会前后两次出现在竞品公司的片单中,比如企鹅影视曾宣布参与出品的大剧《九州缥缈录》,最后却花落优酷而非自家的腾讯视频。

内容采购费也成了视频平台年度发布会上的敏感话题。

当记者问及今年的内容采购预算,视频平台的负责人往往会讳莫如深地回一句,只会比去年更多。2018年,业内流传的数据是,优酷的版权预算为300亿,腾讯视频为250亿,爱奇艺则是100亿元。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视频平台的会员数量明明一路走高,但亏损额却连年增大。

 

3

高价IP改编跌落神坛

 

但高价带来的只有高流量,国产剧质量的坍塌是全面的。

《芈月传》的播放量一举突破了200亿,但造型尴尬、剧情拖沓、bug连连,口碑大滑坡,最终豆瓣得分停在了5.8分。

造型设计师陈敏正受访时表示,“《甄嬛》的造型设计我筹备了将近4个月,相对从容且精致,而《芈月传》开机前40天才确定进组,拿到剧本之后还改了五六稿,等到做完案头工作,留给制作的时间只有20多天。”

直接改编IP作品只是资本急功近利的一个缩影,这种急切事实上影响到了影视制作产业链上所有环节的人,大家都不可避免或主动或被动地参与了这场合谋。

“接了网络小说改编的编剧压力也比较大。资本很着急,恨不得今天买了小说版权,明天编剧就得改编成剧本去拍摄。很多情况都是编剧刚拿到小说,对方就问,3个月够吗?”杜红军告诉DT财经,“而且买版权已经花了太多钱,就只能压缩制作环节的预算,成片的质量可想而知。”

2015年到2019年间,热播剧中改编剧的平均口碑均不敌当年的原创作品,连续4年豆瓣均分都处于6分及格线以下。

就连出自同一作家、同一出品制作公司的改编作品,质量也在逐年下降。

比如2014-2016年改编自顾漫小说的3部电视剧《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和《微微一笑很倾城》,出品制作方都是剧酷传播,但口碑却从7.4分逐年下降到6.8分。

而桐华的《风中奇缘》《大汉情缘之云中歌》以及《放弃我,抓紧我》,从2014年的6.8分下滑到不足5分。

就连一向被视为业内标杆的正午阳光,2017年推出的《欢乐颂2》,与前作也是云泥之别。

这种口碑连年下滑的态势,直到2019年行业进入调整期才有所回升。

 

4

泡沫破了,然后呢?

 

影视公司花成百上千万买个小说版权,再以更贵的价格卖给视频平台,这个链条中最惨的一环,大概就是被强行灌烂剧的观众。

2015年,《盗墓笔记》第一季带着魔幻的剧情和吴邪那句“我一定要把牛头上交给国家”,狠狠地将书迷羞辱了一番。

2016年,《幻城》凭借着3.5分的豆瓣口碑跻身年度播放量Top4,豆瓣热评第一的网友在给出一星的同时也很惊讶: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超越巴啦啦小魔仙的力作。

2017年,号称投资近4亿的《择天记》,呈现出来的是80年代地中海装修风格以及500块钱就可以制作出来的特效神龙,大家看完后最感兴趣的是,鹿晗的片酬到底是1亿还是1.2亿。

2018年的《斗破苍穹》……不说了,4.6分的豆瓣评分你们大概感受一下。

虽然质量人神共愤,播放量却在节节攀升,泡泡越吹越大。

从2014年到2017年,不管是改编剧还是原创剧,热播剧的单部平均播放量都在上升,尤其是前者。到了2015年,《花千骨》成为国内首部突破200亿播放的剧集,从此热播国产剧迈入百亿时代。

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楚乔传》播放量双双突破400亿大关,国产剧流量再次迈上新台阶。

但吹得太猛了,泡泡总会破。

2018年下半年,导演郭靖宇发长文怒揭行业收视率造假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在这篇长文中揭露,不买收视率自己的剧就无法播出,80集的作品需要花7200万元买收视率。而他对接的可以搞定收视率的大神则透露,近三年来播出的所有大剧,没有一个收视率不是花钱买来的。

这一年,国产剧的流量应声而落。

曾经助推了天价片酬的视频平台们也终于受不住,呼吁头部影视公司共同抵制明星片酬。流量狂欢所掩盖的行业泡沫,随着阴阳合同事件引发的一系列行业震荡,被彻底被戳破。

在IP改编剧大行其道之时,并非没有优秀作品。

2015年的《琅琊榜》(豆瓣9.3分)和《伪装者》(8.5分),2017年的《白鹿原》(8.8分)和《人民的名义》(8.3分),2019年的《大江大河》(8.8分)《小欢喜》(8.4分)等也都是小说改编。

小说改编不是原罪,资本操控下对创作规律的无视和对制作的极度敷衍,才是国产影视剧之殇。

如今整个影视行业已经陷入震荡之后的调整期,当一部部所谓的大IP剧接连被观众用脚投票,流量造假的遮羞布也终于被大力扯下之后,内容为王再次成为了制作方以及视频平台的共识。

这大概就是越来越多像《传闻中的陈芊芊》这样的小成本原创剧,可以脱颖而出的原因。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