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打通三大通道,重庆引领西部出海

第一财经 2020-07-13 22:38:30 听新闻

作者:李秀中    责编:黄宾

从重庆看整个西部地区,区域角色的突破不仅能从国家战略上缓解东部沿海地区在能源、外贸安全等方面的压力,同时也能实现自身跨越发展,带动形成开放新格局。

在国际形势变化和区域经济竞争的背景下,西部地区正在努力打通新的出海通道,变内陆腹地为开放前沿。

近日,重庆市交通局与泸州市签订协议,两地将推动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沿江铁路)建设,形成西部地区西向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国际贸易新通道。这是重庆在打通连接大西洋的中欧班列、连接东南亚的国际陆海贸易通道之后,又一条准备破局的大通道。

从重庆看整个西部地区,区域角色的突破不仅能从国家战略上缓解东部沿海地区在能源、外贸安全等方面的压力,同时也能实现自身跨越发展,带动形成开放新格局。

重庆引领破局

根据重庆市交通局与泸州市签订的《协同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交通融合发展合作备忘录》,两地将统筹建设铁路主通道,共同争取“三线”工程进入国家新时代中长期铁路网发展规划,力争部分项目“十四五”期间启动实施。

这“三线”工程包括:纵线工程汉南渝泸铁路(延伸至贵州毕节),横线工程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环线工程川南渝西城际铁路。其中,至昭通铁路将连接昭通-攀枝花-大理铁路,以及云南正在兴建的大理-瑞丽和大理-临沧铁路。

大瑞铁路、大临铁路是中缅国际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大临铁路将在2020年底通车,大瑞铁路则在2021年实现全线通车。因此,重庆的目标就是通过这几段铁路串起从印度洋出海的新通道。

实际上,在2012年,重庆就计划试运行“渝昆缅(越)”国际铁路集装箱,当时希望利用渝黔铁路由重庆经贵阳、昆明,到达大理,再由瑞丽出境,在皎漂港出海通达印度洋,这样就形成了一条新的国际物流通道。

重庆开辟国际物流新通道的直接原因在于,当时引进笔记本电脑产业集群,大力发展加工贸易,这对进出口物流提出很高的要求。内陆地区通过传统路线和方式到沿海港口出海,在时间和成本上面临很大劣势,因此必须改变自身的方位,探索新的通道。

于是,重庆2009年就开始谋划“一江两翼三洋”国际物流大通道战略。“一江”是指沿长江黄金水道到上海,连接太平洋;“两翼”中的西北翼指从重庆出发经新疆出境,到欧洲的铁路通道,连接大西洋,西南翼是沿渝滇铁路,滇瑞、滇缅铁路,到东南亚的印度洋港口。

其中,西北翼通过“五国六方联席会议”的多边磋商机制,开行了渝新欧班列。重庆出发的货物,通过渝新欧铁路线运输,沿途通关监管互认,信息共享,运输全程只需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这推动形成了现在的中欧班列。

由于国际政治等多方面原因,从缅甸出海的西南翼通道未能实现。不过,重庆收获了一条新的通道,即以重庆为运营中心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从重庆经北部湾到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就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

在重庆上一轮产业结构大调整中,这些通道的开辟,极大地改变了重庆的区位条件,推动了重庆的对外开放,其加工贸易得到迅速发展。多年来,重庆进出口贸易增速以及外商投资等指标在全国一直处于领先的位置。

西部转身变开放前沿

在渝新欧开行之后,重庆模式被复制,全国多个城市开行类似的国际班列,直通欧洲。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全国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多达数十个,其中以中西部城市开行量领先。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5122列,同比增长36%,6月份开行1169列,再创历史新高。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中欧班列不论是从开行数量还是从发货数量,都表现出逆势增长的强劲势头。

这些班列的开行对稳定外贸起到积极作用,显示了中欧班列的战略价值,即在东部沿海港口和海运受到冲击时,中欧班列成为特殊时期保障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支撑,同时,也显示了中西部地区区位条件的有利部分——转身向西成了开放前沿。

西部地区发展滞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地理因素造成了内陆相对封闭,物流成本较沿海更高,生产要素吸纳能力相比偏低,因此打通与世界的便捷连接,扩大对外开放,缩短物理距离,降低物流成本等就成为西部地区迫切需要变革的。

重庆率先破局引领整个西部地区转身向西。新的国际运输通道构想不仅是从缅甸出海,另外一条新通道也在积极推进,就是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建设北起中国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港口城市瓜达尔的中巴铁路,这条铁路使得中国便捷连接波斯湾。

这样在西部地区可以形成三条出海通道,即中巴走廊、中缅走廊和中新走廊,加上中欧班列,西部变身开放前沿,有利于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吸纳生产要素,而且现在“一带一路”地区也表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

其中,东南亚地区就是西部地区的开放重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与东盟全年进出口总额达4.43万亿元,增长14.1%,东盟已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年前5个月,东盟已经跃居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国与东盟贸易总值达1.7万亿元,增长4.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4.7%。

在成功效应的影响下,西部地区开始抱团建设国际物流大通道,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就吸引了西部所有省区的加入。在中欧班列运行上,也开始了在国家层面的规范统一下,由分散走向集中。

不仅如此,西部领头羊川渝地区在加强这样的合作。7月9日,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口岸和物流合作座谈会上,四川省政府口岸物流办与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签署《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口岸和物流合作备忘录》《川渝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合作协议》。

今后,川渝双方将推动两地中欧班列集结点、场站、舱位、货代、运输和信息等资源共建共享。双方还将共同吸引和带动其他国家、地区和企业共同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共同组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产业发展联盟,培育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品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