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贝壳高光上市后,左晖仍被危机感驱动

第一财经 2020-08-14 16:23:19

作者:孙梦凡    责编:郁赟

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诞生!贝壳上市首日股价暴涨87%,市值逼近百度,左晖站上行业头部赛道。

北京时间8月13日晚,左晖站在贝壳(BEKE)于北京举行的“云敲钟”现场,等待美股资本市场大门正式向其打开。

伴随着倒计时,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被左晖热情地邀至台中央,包凡笑着摆摆手,把左晖身旁的位置让给贝壳员工。一起站在台上的,还有贝壳合作品牌创始人、经纪人、店东、VR摄影师、技术大牛、交易管家等。

即使左晖一再强调,自己没有IPO兴奋的感觉,但当他带领打江山的兄弟见证贝壳上市时,仍止不住笑意。这个平均司龄超过十年的管理团队,打造出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让互联网融入房产领域成为可能。

投资者也热情高涨,上市当日,贝壳开盘价高达35.06美元,较发行价大涨75%,最终收涨87.2%,报37.44美元,总市值超422亿美元。与同日中概股相比,贝壳位居涨幅榜第二位,市值已逼近互联网巨头百度。

“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源、人才投入这个产业,这是贝壳上市对行业的意义。”左晖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贝壳没有特别关注竞争者,但希望行业有更多竞争进入,这对贝壳的成长是好事。

贝壳的阶段性成就,是价值观和长期主义的胜利,更是被危机感驱动的结果。在左晖看来,上市后的贝壳仍面临挑战:包括将贝壳的商业模式完全跑通、用技术给全产业链赋能、在更多居住类目中创造真正的价值。

“不被理解”的超级物种

上市前,贝壳CEO彭永东连续跑了上百场路演,无数个问题重复抛来,这些疑问都指向:贝壳是谁?贝壳要做什么?有可类比公司吗?

这是每个关注贝壳的人逃不开的疑问,是58同城、房天下这类信息平台吗?还是我爱我家这类传统中介?但都无法直接对标。“贝壳的模式比较复杂,我们走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彭永东说。

贝壳诞生仅两年,但一起打包上市的链家,已在房产经纪行业厮杀近二十年。

有过房产交易经历的中国人,对链家都不陌生。2001年,链家在鱼龙混杂的行业环境中成立,通过推出阳光交易、真房源行动、楼盘字典项目等,第一次将透明、真实、信任这些特质赋予中介行业。

通过城市门店扩张,以及收购伊诚地产、上海德佑地产、深圳中联地产等其它房产经纪品牌,链家奠定了自己在中介行业的位置,从房源、客户到门店,建立起几乎覆盖全国的二手经纪直营网络。

但内外变量开始显现,2014年,互联网与各个行业发生深度结合,滴滴烧钱抢夺出行市场,美团饿了么激战外卖领域。房产服务行业也激情阵阵,大批互联网公司涌现,企图彻底改造这一大宗交易领域。

左晖意识到,若按链家现有模式发展下去,迅速占领市场只是时间问题,但增长瓶颈一定会出现,甚至可能会在厮杀中受伤。“产业互联网的事迟早要做,如果链家不做,就会有别人出来做。”他说。

于是,彭永东被委以重任,负责将链家线下业务纳入链家网管理,强化线上平台的位置。2018年,脱胎于链家网的贝壳找房成立,致力于连接B端中介和C端用户,实现房产交易数字化和线上化转型。

直到贝壳提交招股书,围绕其业务模式的疑问仍然存在。但行业猛然惊觉,去年贝壳从220多万笔交易中产生了21277亿成交总额,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仅次于阿里的第二大商业平台。

从2017年到2019年,贝壳总收入从255亿元增加至460亿元,除去公允价值变动、股权激励等因素,期内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7065.5万、1.31亿、16.56亿,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分别为10.71亿、6.07亿、29.17亿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贝壳已进驻全国103个城市,连接265个新经纪品牌、45.6万经纪人和4.2万家经纪门店。贝壳的目标是在2020年连接100万服务者,成为月活过亿的线上平台。

ACN:贝壳的成长密钥

经历上百次阐释后,彭永东成功将贝壳及其模式的价值释放给投资者。他说,现在很多人会将其它国家的公司类比为贝壳。从为贝壳找对标者,到贝壳成为新商业类型标杆,这条路历时漫长。

贝壳诞生前,国内线上房产服务平台多以收取流量费为生,品牌与经纪人身份独立,从房源发布到交易平台均不介入,但信息真实性和服务质量难以保证。爱屋吉屋等公司倒下,也说明没有线下积累只靠烧钱的模式不成立。

贝壳选择了与众不同的道路。目前,贝壳的业务模型可概括为“双网双核”,即以“数据与技术驱动的线上运营网络”和“以社区为中心的线下门店网络”两张网,以网络效应与平台效应驱动增长。

线上层面,贝壳找房推出ACN(经纪人合作网络),对标美国的MLS(房源共享系统)。这种模式下,平台制定规则,不同跨品牌的经纪人协作完成交易,然后按各自角色贡献率领取佣金分成。

借助ACN模式,贝壳得以降低行业不同品牌间的恶性竞争,从而提升服务体验和资源利用效率。据悉,2019年,贝壳平台上超过70%的存量房交易都是通过ACN跨店合作完成。

以店均存量房GTV计,贝壳的效率已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1.6倍,贝壳平台连接门店的店均GTV也由2018年下半年的1090万元,增长至2019年下半年的2030万元,增幅高达86.2%。

“ACN作为全面超越国际成熟市场MLS的全新生态,辅以中国市场的巨大前景,必将引发全球业界和资本市场的极大关注。”21世纪不动产中国区总裁兼CEO卢航在上市当日称。

这种模式也受到各路资本青睐,2019年至今,贝壳先后完成D轮、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软银、腾讯、高瓴、红杉、源码投资、华兴资本等明星机构,龙头房企碧桂园也在其中。

包凡认为,“做难而正确的事”是贝壳找房的初心,左晖已带领团队完成对居住服务行业从标准化到线上化的彻底改造,打造出中国唯一规模化的线上线下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重构中国居住服务行业的发展轨迹。

但左晖仍被危机与使命感包围。在他看来,贝壳走到今天,只是在行业竞争中活了下来。未来,只有行业效率大幅提高,消费者净推荐值提高到20%、30%左右,行业服务者职业化,左晖才会觉得贝壳模式已真正跑通。

继续拥抱变革与竞争

“贝壳每天大概会发生一万笔买卖和租赁交易,房子对每个中国人来说都意味着非常重要的事,所以我们自己深感责任重大。”左晖表示。

近一年来,贝壳找房陆续上线VR售楼部、租房及二手房在线签约、线上贷签和资金存管等功能,走完房产交易线上化最后一公里,实现房产交易数字化闭环,用户消费场景和服务者作业场景发生改变。

但在左晖设想中,不动产住宅的全产业链分为制造、交易、居住和以金融为代表的服务支持四个领域,通过线下经纪人的深入服务及线上数据所建立的消费者认知,贝壳有可能在全产业链中都创造全新价值。

目前,贝壳旗下囊括存量房交易、新房交易及其他新兴业务,新房业务规模更是大幅增长。2018年~2019年,贝壳新房交易GTV从2808亿元提升到7476亿元,增长幅度166%,并在2019年贡献了202.7亿元收入。

二手房依旧是贝壳找房的基本盘,但因新房和二手房间极强的关联效应,未来这两项业务在贝壳内将“分庭抗礼”、比例相当。而装修、金融等第二赛道,贝壳则以10年的时间去规划,谋求长远发展。

“居住领域很大,算一算可能有好几十万亿的GTV规模,每个品类都很大、很难、很复杂。”左晖称,贝壳要深入大居住的更多产业中,用新技术从头到尾将其吃透、重构,以创造真正的新价值。

技术是贝壳的护城河之一。通过使用VR、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新技术,贝壳已逐步完成平台流程数字化和标准化打造,提升客户体验和平台效率,并为所有平台服务者赋能。

不过,巨大的市场蛋糕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入局者,如字节跳动通过幸福里介入房地产经纪行业、京东上线“自营房产”业务、阿里巴巴与易居企业控股共同成立公司,介入房地产流通市场等。

面对新局势,左晖坦然表示,贝壳从来不是特别关注竞争的组织,因为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未来,在线消费规模会高速增长,消费者和经纪人会迅速崛起,而协作模式一定会在整个生态中胜出。

“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做正确的事情,即使这很难,本质上具有挑战性。”左晖称,“时间越长越困难,我们变得越兴奋,贝壳坚持为长期成功做正确的事。”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