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程实:政策基调转变 着重跨周期调节

第一财经 2020-11-08 12:36:24

作者:梁相宜    责编:罗懿

资本市场处于增值时期,长线投资吸引力上升;多层次市场开放将有效弥补内循环断点。
首席对策丨程实:政策基调转变 着重跨周期调节

随着中国经济复苏,金融机构让利政策明年是否会延续?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的最新表态是:不能出现政策悬崖,资金不要去玩钱生钱的游戏。不过他也同时强调:“总体上继续保持松紧适度,政策调整要基于对经济状况的准确评估,不能仓促、不能弱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效果,要把实体经济服务好,政策突然中断可能很多方面适应不了。”这是基于目前经济虽然复苏但依然有弱项,以及全球低利率状态下保持中国经济基本面和市场稳定的优化方案。

近期,金融领域政策层面集中发声,从全面推进注册制的资本市场改革到加强金融领域的监管,至此两个五年的交界点,抓住发展核心,完善发展格局,显得尤为重要。

中小微企业等微观主体目前的情况怎么样?今年一季度基数较低,明年同比大幅反弹的基础上,宏观政策如何调整?双循环模式下的金融领域,最需要突破和打通的关键点在哪儿?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是否意味着价值投资的时代真正到来了?如何看待11月份的资金流入流出情况?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

程实的主要观点:中国经济微观恢复循序渐进;宏观政策更强调跨周期应对,货币政策力度稳健灵活,明年全球货币政策易松难紧,全球仍将继续维持低利率状态,在此基础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趋强态势明年还会延续,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价值投资时代真正到来;资本市场处于增值时期,长线投资吸引力上升;多层次市场开放将有效弥补内循环断点。

第一财经:怎么来看这次美联储会议政策的调整,它对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和市场有什么影响?

美联储政策制定对美国经济基本面的影响越来越小

程实:我过去10多年的从业经验里面,美联储每年开8次会,我基本上每天凌晨都会开会的,凌晨都会起来,专门看这个会议的纪要和新闻的采访。但是最近半年我已经不这么做了,因为我觉得美国的货币政策基本上已经到了一个流动性陷阱了,就是它的利率已经降到一个低一个点,后面它的利率一方面很难变化,另外一方面变化对于整个它的经济影响已经越来越小了。所以对于这次FED(美联储)的会议,我个人的看法是没有太多的亮点,因为他长期的精神就是对于整个长期通胀的关注,它本身短期来看也没有太大的一些变化。所以说我觉得美国的货币政策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整体的变化都不会像前几年那么的强,对市场的影响也会相应的减弱。

第一财经:我们来看一个具体的数据,10月份的官方的PMI(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是和上个月是持平的,但是我们分项来看,中小企业在上个月刚刚站上荣枯分界线之后又下来了,但不久之后公布的财新PMI是有一个2011年以来的新高,因为我们都知道财新的PMI是针对于中小企业的调查的,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背离,显示现在中小企业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中国经济微观恢复循序渐进

程实: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类型的数据,实际上它的统计方法不完全一样,所以说高频的数据出现一定程度上的偏离,我觉得还是合理的。那么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的话,整个中国经济的微观恢复的情况,整体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态势。那么实际上我们在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出来之后,也可以很明显的能够看到,最近整个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恢复,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快,但是整个的步骤还是往前的,我觉得这也反映了整个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经济的一个客观现实。

第一财经:其实我们都知道今年一季度因为新冠疫情形成了一个经济数据的大坑,明年一季度可预见性的会有一个非常高的数值,在数值基础上,因为我们都知道基数很低,宏观经济政策怎么来调整?

宏观政策更强调跨周期应对 货币政策力度稳健灵活

程实:实际上这个数据上的巨大的这种反差,不光会在明年的一季度出现,我相信会在明年的全年的经济数据里面也能看得非常明显。数据确实会非常的好看,但是我个人给它定义叫做衰退式的复苏,那么它不是因为2021年有多好,而是2020年的基数实在是太差了。当然了这一点在您说的2020年第一季度会显现的更加明显。那么在这样一种状况之下,我觉得整个中国经济的政策的应对,特别是宏观调控的思路是非常的明确的。你会发现中国的宏观调控现在基调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转变,那就是过去我们比较强调逆周期的调节,现在我们更加强调一个跨周期的应对,所以说我觉得在整个新冠疫情造成这样一个波动式的经济数据的变化的情况下,这种跨周期的应对的模式会更加的明显。那么对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看的话,在整个力度上它会更加考虑更长期的过程里面的经济复苏的这样一个渐进的态势,那么它的整个的力度我相信也不会太强。就是说它不会由于单季数据的,比如说数据上的一个过大的反弹而出现突然的收紧,但是同时它也不会由于整个实体经济目前在运行中的一个缓慢恢复的状况,而像欧美那样大搞刺激,我觉得整体而言就中国的一个整体的态势,政策的态势,就是一个稳健灵活的状况。

第一财经:您刚才说到了欧美那样大搞刺激,我们看到欧美的二次疫情又开始爆发,早些时候澳洲的央行已经是把利率降到0.1%了,历史新低,接下来您怎么看?是不是又有一个大规模的降低利率趋势,那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明年全球货币政策易松难紧 全球将继续维持低利率状态

程实:实际上您这个问题非常好,跟您上一个问题,我觉得是承接的。就是一季度的数据的这种变化只是一个非常短暂的幻觉,实际上2021年的整体的全球经济的状况还是比较羸弱的,如果我们直接跟2019年比的话,你会发现实际上还是非常弱的。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我觉得全球的货币政策是易松难紧的,你就很难去紧。 因为实体经济的状况在未来几年里面,坦白讲新冠疫情按照WHO(世界卫生组织)的预判,有可能还会持续好几年。那么目前全球的一个整体的货币政策的基调实际上已经是非常松了,那么在目前超过了全球GDP25%的比重以上的经济体,已经实行了负利率。所以说在这样一种状况之下,整个的低利率和负利率的环境在全球还会维系较长的一段时间。

第一财经:维系较长一段时间的情况下,我们的汇率是不是还是在这个情况下降不下来?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趋强态势明年还会延续

程实: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人民币在2020年实际上表现是非常强劲的,那么这是由于整个中国经济的率先复苏,也是由于您提到的整个中国的一个相对较高的利率带来的一个利率评价的效应。当然了还有其他一系列的一些影响,那么我们整体的一个判断,推动人民币保持币值稳定或者说稳定趋强的这样几种力量在明年还会延续。那么第一个是整个中国经济的高于全球的一个整体的状况。第二个是人民币资产对于整个全球资金的持续的吸引。第三个就是前面刚才提到的,就是说全球货币政策易松难紧,中国的利率相对还是比较高的。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您现在也一直在关注双循环的问题,您的文章当中也提到了,十四五时期是一个逐级双循环的关键的时段,而且它是两个5年中间的一个重要的节点,在这期间怎么抓住核心,怎么来完善发展的格局?

双循环是中国适应全球经济变化的唯一选择

程实:我对他的理解实际上就是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整个时代的主题在发生微变,那么和平发展依旧是主题,但是大家越来越强调不同的国家,强调个体利益,强调自身的一个复苏或者强大。那么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的全球的复苏模式也在发生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以前是靠要素的持续的投入,未来实际上靠的是整个空间的拓展。在这样一个全球大变局的背景之下,我们想要在变局中开新局,实际上双循环是整个中国经济适应全球经济的变化态势做出了一个选择。那么在这一块我们做了很多的研究,反正最终的结论我觉得很简单,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还是从整个中国放在全球的这样一个视角来看,双循环都是中国目前唯一的选择。

第一财经:双循环金融领域您提到了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开放,这是一个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现在来说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开放,您觉得它现在的需要解决和打通的问题是什么?

让市场扮演更多角色 多层次市场开放将有效弥补内循环断点

程实: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目前的关键词就是9个字,叫做建制度,零容忍,同时无干预,不干预。让市场在整个资本市场的建设和开发的过程中扮演更多的角色,同时对于整个违法的成本是进一步的提升的,保障整个中小投资者和整个资本市场的一个健康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双循环,我们都听到的三个字里面有两个字叫循环,那么循环最重要一点是什么?你要能转起来,你要能转起来的情况下,你才能够去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够螺旋的往前去推进。但是中国目前的状况是内循环还是不通畅的,我们存在一些循环上的断点,这些断点是什么?比如说我们在高端制造,我们在半导体的芯片,我们在航空的大飞机,我们在一些重要的医药等等很多的产业上,我们实际上是缺了一块的,就无法实现整个技术的自主。所以说资本市场能够保障一些我们现在非常存在断点的需要科技投入的领域,能够得到金融直接融资的支持。那么一般来讲就这些断点的存在,他们一般都是更加适应于整个直接融资来支持他的,而不是间接融资的。所以说我觉得整个资本市场的建设,对于整个中国循环过程中的断点的弥补和连接,是起到了一个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第一财经:最近还有一件大事,金融委强调了要全面的推进注册制改革,对市场接下来有什么影响,是不是意味着价值投资的时代真正到来了?

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 价值投资时代真正到来

程实:毫无疑问我觉得是价值投资的时代。实际上是从宏观到微观都保证了整个市场的健康的运转,能够保障有好的上市公司,能够越来越便捷的来上市。那么从投资者角度来看,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能够得到保障,信息的披露能够更加充分,整个市场的信息不对称和权力的不对称能够得到抑制。

第一财经:在全面推开注册制改革的情况下短期和长期您看好哪些板块?包括我们现在来看,股市是否可能会站上一个更高的点位?

注册制改革基础上资本市场处于全面增值时期

程实:我们经常听说一句话,叫做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那么我们的研究表明这句话实际上要一分为二的,股市从来就不是经济增速的晴雨表,股市一直都是经济增值的晴雨表。所以说对于整个经济运行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实际上从2019年、2018年开始就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减速增值的状况,增长速度确实是在下降,但是我们的增长质量是在朝上提升的。这也是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从2018年底开始,整个全球的资本开始不断的持续流入中国的原因,当一个经济体经历一个经济增长质量持续提升的过程的时候,资本市场肯定要扮演更大的作用,同时资本市场也能够有一个长期繁荣的物质基础。所以说这也是我一直看好整个中国资本市场中长期的一个原因。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一些北上资金的变化,我们总结一下10月份的整体的情况,其实北上资金净流入才刚刚达到了0.23亿元,跟之前几个月比的话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原因是什么?

关注长线投资 人民币资产依旧是较好选择

程实:北上资金永远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短线的,短线实际上它会有更多的逢高减仓的这样一种压力。那么从长线资金的角度来看,它一直是比较稳定的。一方面是由于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在逐渐的打开自己,所以说开放的途径越来越大之后,中国本身就是一个体量非常大的经济体,当中国越来越多的打开自己的时候,实际上会有很多的资金被动的进入,这是一种。 另外一种我们会发现长线资金布局中国还是非常有它的特殊原因的。因为一方面正如我前面强调的中国经济正在减速增值,增长质量在提升。而且中国经济坦白讲,在新冠疫情之后的整体表现是优于全球的,所以说这会带来一种长线资金的布局,活跃区域的一种需要。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听到说中国资产是一个比较好的避风港,我觉得避风港这个词用的可能不太精准了。我相信中国资产的一个相对的韧性,这个是非常客观的。它有一些超预期的非常大的空间,那么主要集中在民生、金融、消费这三个领域。人民币资产来讲,放眼四海,肯定是一个相对较好的选择。

第一财经:我们都知道11月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在这个之后是不是短期内又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是不是重新配置资产这么一个时机?

程实:我个人觉得确实如您所说,从11月开始,整个全球的资金对中国的看法确实也在越来越偏向正面,这也是由于整个新冠疫情之下的一个短期的对比。这也是因为整个欧美有很多的不确定性的一些事件,中国相对在整个十九届五中全会之后,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发展主线,所以说在这样一个不确定性的对比之下,我觉得长线资金也会做一些流入中国的选择。

文章作者

关键字

首席对策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