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一财号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基建导向应是喜新不厌旧——评任泽平《新基建》

2020-11-09 17:17:21

作者:冯毅    责编:陈仲伟

新基建之所以新,正是区别于过去经济建设中以铁路、公路、桥梁为代表的传统基建。传统基建在过去已经有了较大规模的投资,再进行大规模投资的空间是未知数。

新冠疫情以来,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逐渐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中央高层会议也多次就“新基建”进行研究并作出了相应的部署。备受关注的新基建也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将其列入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范畴。基于这个宏观背景,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博士最近出版了《新基建》一书,以全球宏观视野向我们展现了新基建的源起、理念以及具体内容,同时还就相关财政政策和金融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可以说要想深入了解新基建,本书是一本非常值得阅读的专业读物。

本书正是从全球疫情大流行入手来分析新基建产生的缘由,当前全球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仍然严峻复杂,世界性的经济复苏还需要一个过程的累积,未来1-2年内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确定较大。我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挑战也前所未有,经济下行的压力持续加大,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和风险也增多,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为了稳定经济增长和保证就业稳定,政府有必要通过包括货币及财政政策在内的一揽子措施加大经济刺激的力度,作者在书中提出了优先使用货币政策,其次实施财政政策的观点,而基建领域正是财政政策发力之处,所以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进行必要的基建投资是十分必要的,而新基建则正好契合当前的这种需求。

新基建之所以称之为新,正是区别于过去经济建设中以铁路、公路、桥梁为代表的传统基建。而传统基建在过去已经有了较大规模的投资,再进行大规模投资的空间是未知数。由此需要在基建方面打开思路,引入新型的基础设施,以实现基础建设领域的升级换代。新基建正是以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科技创新领域为代表的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等消费升级重大民生领域。作者也指出启动“新”一轮基建,关键要用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简单重走四万亿的老路,导致出现基础设施过剩浪费和“鬼城”现象。基于此,作者提出了“五新”,即新的领域、新的地区、新的方式、新的主体、新的内涵,这几个要点可以说是较为准确的把握住了新基建的核心要义,也指明了发展方向与实施策略。

有一点想指出的是新的内涵其实与其他四点是有区别的,属于制度性改革范畴,包括加强舆论监督和信息公开透明、补齐医疗短板、改革医疗体制、加大汽车金融电信电力等基础行业开放等。其实无论从各国发展历史经验还是理论层面来看,新的内涵所涉及的范围更加具有长期效应,也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制度安排,可以说是治本的良方,所以如果把新的内涵的排序放到“五新”的前列可能更加具有战略性指导意义。

本书重点在于研究新基建,所以大部分内容是关于新基建的内容。当然新基建对于当下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兼顾短期扩大有效需求和长期供给侧改革的最有效的办法,最有力的抓手。但我们也要看到传统基建仍有其继续发力的合理性,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言,中国基建存量已居世界第一,但人均水平和质量与发达国家存在明显差距。这表明传统的基建还有较大的短板补齐,所以本文标题为基建导向应是喜新不厌旧,兼顾新基建与传统基建是我们应该遵循的重要策略。

多年以来,通过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成长为基础设施大国,提升了中国制造的全球竞争力,释放了中国经济高增长的巨大潜力。我们要客观看到尽管在传统基建领域已经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在均衡性与质量方面我们还有不少短板要补齐,尤其是在中西部的一些地区,基础设施仍然较为薄弱,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对于这些地区而言传统基建可能是要优先考虑的,当然这里并不是说新基建对于这些地区不重要,而是有个优先次序问题,而且新基建所对应的配套设施成本要远远高于传统基建,这对于相对不发达地区来说也有一个经济可承受问题。对于东部一些发达地区来说,由于近年来人口和产业的持续流入聚集反而出现了有些基础设施的短缺状态,所需要进一步提升基础设施的密度。从这两个方面来看,传统基建还有一个相对较大规模的发展空间,同时完善传统基建也可以为新基建奠定一个较好的实施基础。

从各省推出包括新型基础设施在内的庞大基建计划来看,已公布投资计划的25个省份推出了合计投资接近50万亿元的基建项目,其中新基建的比重超过10%,可以看出传统基建还是占据了相当的比例,也说明传统基建仍然具有较大的实际需求。我们还应该看到传统基建所具有的低效率是共所周知的,这不仅仅是中国所面临的特色问题,而是一个全世界都会遇到的难题,因为传统基础设施具有强外部性、公共产品属性、受益范围广等特点,所以这些基础设施的本质属性就决定了其效率是较低的,但不能说因为效率低就停止传统基建,因为传统基建必须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需要,否则将会极大的制约经济社会发展。

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层面来说,无论是新基建还是传统基建都是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这正是喜新不厌旧的真正意义所在,而以更大力度、更加精准地通过这些新老基础设施建设来补短板、强弱项,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才是其终极目标所在。

作者:冯毅:浙商资产研究院副院长

【一财号】是什么?——实践第一财经内容平台化战略,打造财经领域最有影响力舆论场,开放旗下全媒体平台的资源,依托多年来在财经领域积累的专家资源,与专业意见领袖共同致力打造一个高质量的思想交流、价值传播、能力成长的生态。

第一财经一财号获授权首发

版权及入驻合作请联系陈老师:

13761712038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