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李迅雷:浦东而立之年能否再创辉煌?

第一财经 2020-11-11 18:19:25 听新闻

作者:李迅雷    责编:任绍敏

未来浦东应该能成为全球大飞机和电动车的制造基地,成为全球新兴制造业的中心。

我第一次离开老家到上海,已经快四十年了。还记得那天早晨6点多钟,轮船驶入了黄浦江,两岸都是绿油油的芦苇和农田,看不到什么建筑。到十六铺码头,看到对岸的浦东只有低矮的房子,看不到一栋高楼。而著名的外滩,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庄伟绚丽。在十六铺码头上找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把我拉到了校门不比我中学校门大的大学。

那个时代,中国还处于短缺经济时代,上海的工业品畅销全国,永久自行车、蝴蝶缝纫机、上海牌手表、红灯收音机、飞跃电视机、海鸥相机、英雄钢笔等,都是当时全国老百姓心目中最好的牌子。那个年代,上海无论是轻工业产品还是机电产品,大部分都属于全国著名品牌。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外资纷纷到中国投资办厂,同时,遍布全国的乡镇企业迅速崛起,上海制造业的传统优势受到严峻挑战。市场竞争机制发挥出巨大能量,靠计划经济支撑起来的上海工业遇到了来自体制更加灵活的乡镇企业的挑战,好多上海老国企的工程师在周末闲暇时间被乡镇企业请去做技术指导,这些人被称之为“星期六工程师”。

当时培罗蒙西服曾是全国最著名的西服品牌,即便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它仍然是中国西服业的最高档次。但是,现在还有年轻人提到它吗?杉杉、雅戈尔、罗蒙这三大品牌相继崛起,而且都在我的老家宁波。这是非常值得反思的——企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不断改革和创新,否则再好的牌子也会没落。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中国处在改革开放最鼎盛时期,同时又恰逢短缺经济时代,故办企业的成功率很高。

回头再看,过去如此知名的上海品牌还剩几个?2014年我到中南海参加总理座谈会,惊奇地发现,桌子上摆放的墨水瓶居然是上海墨水厂出品的。可惜,如今用钢笔的人太少了,就像用胶卷拍照片的人很少了一样。于是,柯达转型生产药品,富士转型生产化妆品,上海的传统国企如果不能及时转型,那就只能被淘汰了。

回顾历史,你会发现,一个区域要保持长盛不衰是很难的。上世纪50年代,东北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GDP占到全国的60%~70%,中国的重工业几乎都在东北。之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在计划经济这个特殊年代,上海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中国的制造业中心。但如今,中国制造业最强的省份是广东,这与过去的工业基础似无关系。

从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看,白手起家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所以,上海需要的是二次创业的精神、改革的决心和敢于创新的勇气。1990年4月,我国宣布了浦东开发开放,这意味着黄浦江东面的这块土地热起来了,陆家嘴、金桥和外高桥成为浦东率先开发开放的三大板块。我在上海的前十年,偶尔去过浦东,也就是到海运大学看同学,发现大学周边也都是农田。之后几次是从人民广场坐车去南汇芦潮港,再从芦潮港坐气垫船回老家,沿途看到的浦东,其实就是个大农村。

所以,尽管浦东开始大建设了,但万事开头难,1990年的时候,浦东GDP只有60亿元,所以,当我们研究生快毕业时,发现上海可以提供的就业机会其实并不多,大家都南下找工作。那时深圳的门槛高,工作也不好找,不少同学便滞留在了广州。

浦东的开发开放不同于深圳特区建设,后者要比前者早十年,不仅可以特事特办,而且更具有领先优势,这也就是很多人奔赴深圳的原因。我也是在浦东开发开放六年之后,仍然发现上海无论在思想观念、市场机制和产业发展等方面落后深圳很多,便离开了上海去了深圳。

2000年,当我再次回到上海,并选择在浦东居住的时候,发现浦东发展已经有了雏形,浦东新区面积又扩展了很多。东方明珠周围的高楼在一栋栋崛起,金桥、张江和外高桥也多了很多外资企业。尤其当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和延安路隧道取消收费之后,浦东与浦西的融合度大大提高了。

岁月如梭,从2000年到2020年,转眼又过去了20年。我也成为了浦东这20年高速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浦东在一片农田上建成了一座功能集聚、要素齐全、设施先进的现代化新城,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

40年前,当我从十六铺码头登岸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来到上海念书的外地人,我一心想着念完书就回去支持家乡建设,从未想过会在这个城市居住40年,成为“老上海人”。我更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当选为上海市人大代表,并连任了三届市人大常委,多次参加了在浦东的走访社区、立法调研等工作。尤其是深度参与了上海自贸区的立法过程,为中国第一个自贸区的可复制、可推广建言献策。

从2013年9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浦东挂牌到2015年4月自贸区扩区至120.72平方公里,再到2019年8月20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揭牌,我们看到自贸区在不断升级。未来的临港,能否再造一个浦东(GDP达到1万亿元)呢?那里现在已经有商飞,有特斯拉,今后呢?

新能源车是未来的趋势,是解决汽车智能化的载体,我觉得,上海的传统汽车工业发展存在太多的遗憾,未来浦东应该能实现蓝天梦和未来车,即成为全球大飞机和电动车的制造基地,探索无人驾驶和智能网联汽车应用,推动传统汽车制造企业迭代升级,成为全球新兴制造业的中心。

此外,浦东还将聚焦“智能造”,大力发展机器人、数控机床、海洋装备等产业,带动传统制造企业自动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级;聚焦“中国芯”,加大设计、制造、装备等产业链关键环节的核心技术突破力度,加快上海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园建设;聚焦“创新药”,加快张江创新药产业基地、张江医疗器械产业基地和细胞产业园建设,促进生物医药创新成果就地转化。

浦东30年,我欣喜地看到,上海传统制造业的优势不如从前,但新兴制造业正在崛起,浦东成为上海新的增长区域,给传统的上海注入了新的活力。作为一个长期从事金融服务业的研究者,我同样十分看好浦东金融业的未来。浦东的GDP约占全市的三分之一,但金融增加值占到全市的50%左右。2020年上半年,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但浦东金融业增加值逆势同比增长7.5%,占全区GDP比重高达33.9%,占上海市金融业增加值比重达到58.2%,说明浦东在打造国际金融中心方面已经卓有成效。站在浦西看浦东,看到的就是过去30年全球奇迹般崛起的高耸入天的建筑群——陆家嘴金融圈。世界500强企业中,已有300多家企业云集于此。

尽管当年提出的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已经基本实现,但国际金融中心不是浦东唯一的名片。尤其在当下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的时候,除了继续巩固国际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的地位外,一定要避免产业空心化,故必须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硬科技产业集群,推动硬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快形成百亿级、千亿级硬核产业集群,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作为居住和工作都在浦东的不会说上海话的老上海人,见证了浦东30年成长发展过程,也坚信未来30年浦东的经济增速一定还会领先上海,领先于全国。但是,浦东所面临的转型压力和竞争环境肯定比前30年要大和严峻,以日本为例,上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人口老龄化带来创新动力不足,经济停滞,失去了20年。

如今,与深圳相比,上海面临更大的人口老龄化压力,今年1月初,我在上海市人大分组会议上,作为浦东代表第一个发言,向李强书记建言加大浦东开放和改革的力度,因为人口红利和政策红利的高峰期已过,存量经济主导的时代要保持领先,必须得去争抢,抢人才、抢市场、抢资本、抢技术,长期看,金融地产的占比肯定会下来。

陆家嘴经常有很多老外在拍上海中心这栋中国最高的高楼。这栋高楼建成的时候,就有人担心会不会出现“高楼魔咒”,即最高大楼的开工建设与商业周期的剧烈波动之间关系密切,建成之时往往开启经济衰退之旅。

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横扫全球,但中国却奇迹般地摆脱了疫情困扰,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国家。这真是一个好兆头,在推进长三角一体化的今天,浦东的责任和使命会更大,祝福浦东,而立之年再创辉煌!

(作者系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lixunlei0722”。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