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 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比特币的魔幻一年:从跌60%到暴涨8倍,矿工自称赌徒

第一财经 2021-01-11 22:51:49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杨小刚

有人过年准备去三亚包游艇庆祝,也有人表示不会再投机了

截至北京时间1月11日14点15分,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报34150美元(约合22.11万元人民币),相较于2020年3月疫情下的3800美元低位暴力上涨近8倍,令圈内人都感到魔幻。

此前一天,比特币一度触及40700美元。币圈人并不讳言称此为一场“巨型泡沫”,更不介意自称“赌徒”,剧烈的波动也时常令他们难以入眠,这背后也是一个个考验人性的故事。

“我在2019年上半年订了50台矿机,托管在四川矿场,7月开始正式挖矿。当时比特币恰逢2018年大崩盘后的复苏期,币价大概在10000美元。但谁知2020年3月的暴跌直接导致我的资产缩水2/3,感觉对人生都绝望了——不但币在跌价,每个月还要倒贴近5万~6万元(人民币,下同)的电费,要是再碰到矿场停电,就等于不赚钱还赔电费,最惨的时候银行卡里一度只剩下1.8万元。”比特币矿工小古(化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下,小古在2020年3月的3800美元低位选择了“割肉”(抛售挖矿所得的比特币),为了养家甚至换了一份工作。但在同年5月,他再度入场(当时币价约6000美元),直到今天。

小古算了一笔账:刨去每个月固定的电费,这一轮50台矿机每个月为他赚得超10万元的收益。

目前,币圈的情绪仍然高昂,但这场“巨型泡沫”何时破灭也成了萦绕每个人心头的疑问。对于经历过巨震的小古而言,他坚定地选择定期、及时变现,落袋为安。

50台矿机不怕币跌就怕停电

除了大家熟知的比特币投资家或炒家,还有一个庞大但偏小众的群体就是“矿工”。比特币生产需要发挥计算机的算力,且极为耗电,这对于水电站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机会。

在火爆行情的带动下,矿工的挖矿收益随之攀升,进而推动矿机需求激增,各大采矿公司纷纷加购高算力矿机,希望能够趁当前币价处于高位且挖矿难度增加的背景下,通过提高算力来获得更稳定的挖矿收益。

2019年,比特币迎来了十周岁的生日。也就在这一年,小古加入了矿工的行列。

回顾2018年,比特币从17157美元/枚跌至最低3733美元/枚,跌幅逼近80%,遭遇史上最大崩盘。随着挖矿成本超过彼时的比特币交易价格,有专业人士判定,比特币正陷入“死亡螺旋”,而作为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技术仍面临发展瓶颈。整个2019年可以说是比特币在暴跌后慢慢“回血”的一年。小古进场时,比特币大约反弹至10000美元的水平。

“2019年初我亲自去看了四川矿场,当时币圈大哥说‘现在买币、买矿机都很赚钱’,于是我就订购了50台矿机,矿机厂家比特大陆的S-19蚂蚁矿机当时成本约在1万元一台。一般矿机都托管在矿场里,不可能在家挖,不但太费电而且还有噪音。”他称。

当时,四川省已成为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地方,而电费成本是最主要的考量。出于节省铺设线路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丰水期电力更是富余。“矿场”主要选择在四川大渡河,据说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就有5枚产自这里,电力即决定了算力。

比起直接买币的风险,过去几年挖矿是一个获利颇丰的赚钱方法。不少区块链技术企业早年是以挖矿发家,大部分是团队运作。简单来说,当用户发布交易后,需要有人确认交易,写到区块链中,形成新的区块。在一个去中心化、互相不信任的系统中,比特币网络采用了挖矿的方式来解决上述问题——中心化记账的权力分享给所有愿意记账的人,通过协助生成新区块来获取一定量新增的比特币。“挖矿”是计算机哈希(Hash)随机碰撞的过程,猜中了,就得到了比特币,而这一运算过程则由矿机完成。

小古刚入挖矿这行时,矿工们的财富来源于每10分钟左右生成一个不超过1MB大小的区块(记录了这10分钟内发生的验证过的交易内容),串联到最长的链尾部,每个区块的成功提交者可得到系统12.5个比特币的奖励。

“一个月50台矿机大概要花4万~5万元的电费(按照0.32元/度的恒定电价),2019年基本每个月都有几万元的稳定收入,”小古称,“其实矿工不太怕币价跌或波动,只要能持续挖矿就能有收益,最怕就是停电。”

每年5月时,四川进入丰水期。对于比特币矿工们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小古回忆称,每次枯水期转丰水期时,矿场都会停电10天,而这段倒贴电费的日子总是令人倍感煎熬。

2020过山车行情考验人性

但是,“不怕币跌、就怕停电”这句话还是说得太早了。

2020年3月,由于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引发金融市场巨震,在“美元荒”下,投资者抛售一切资产以换取美元流动性,到最后黄金、比特币也都被抛掉。2020年3月12日傍晚,比特币暴跌近50%,从近1万美元直接最低跌至3800美元,当时甚至有说法认为比特币可能会归零。

“3月时心态一下子崩了,资产缩水了快2/3。挖矿要和矿场签对赌协议,即不管币价多少,都要挖下去。所以在币价跌到3800美元时,算上电费,我每个月要亏掉2万~3万元。”小古称。不胜重负的小古最终还是选择在3月的最低位抛售了比特币,时至今日,小古手机中还保存着当时币价崩盘的那张行情截图。

幸运的是,他在随后两个月比特币反弹至约6000美元时又补了仓。在这之后,比特币就像发了疯似的持续攀升。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本轮比特币牛市的重要时间节点后也发现,两个时间节点值得关注——首先是2020年10月中旬,比特币站稳1万美元关口;二是2020年12月中旬,比特币突破2万美元大关,刷新历史新高。

在比特币从10月初突破1万美元时,可以观察到市场有机构开始入场的迹象。例如,10月8日,移动支付巨头Square突然宣布向比特币投资5000万美元;10月13日,管理着超过100亿美元资产的资管公司石脊控股集团(StoneRidgeHoldings)透露,该公司购买了1万多枚比特币,价值约1.14亿美元;10月22日,全球最大的跨境支付平台PayPal宣布将允许用户在平台上购买、销售和持有加密货币;10月27日,新加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宣布将提供加密数字货币交易。

不过,经历过崩盘的小古也保守了很多,他表示在1.4万美元和2.7万美元分两次卖掉了手上的比特币。同时,矿工与矿场有两种利润结算方式(月结),一种是定期直接结算扣除电费后的现金,另一种就是拿币并支付电费。小古也自然选择了前者,实时落袋为安。

集体担忧巨型泡沫何时见顶?

随着比特币涨破3万美元,不少矿工和投资者也有了另一个“幸福的烦恼”——提币成了难题。

根据记者了解,早前部分交易平台可以顺利地转账到中国的银行卡或支付宝等,但在监管趋严后,目前主要的交易方式有两种——将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抛出并换成USDT(泰达币,即挂钩美元的稳定币),或通过OTC(场外交易)来换取人民币等现金。

但通过OTC的取现之路也并不容易。“某些平台还支持OTC,即卖家在OTC平台挂单卖出比特币,买家通过银行卡或支付宝转账的方式付款,随后卖家将比特币转移到买家的数字货币钱包,但不少账户都会出现频繁被冻结的状况。”小古表示,对于币圈大佬,场外“大宗交易”成了解决取现问题的办法。

常见大宗交易模式和流程包括——确定买卖双方信息、买/卖币总量;价格浮率(包含佣金在内的总浮率),例如卖家总下浮率4%,给到买家2.5%,代理人和中人1.5%,4:2:4分配;提供资产证明(POF),例如买家先给到POF,卖家先给出POC(验币证明,例如转1个BTC到指定钱包);确定能接受的交易模式,常见的交易模式包括银行同台面交、火币OTC、知名担保公司担保交易等。

时至今日,哪怕是顶级币圈大佬也感叹——比特币就是一个巨型泡沫,但流动性持续释放、通胀预期盘整,泡沫何时破灭谁都说不好。

“现在看到币圈群说过年准备去三亚包游艇庆功,”小古称,“目前会持续挖矿,但不会再投机比特币,及时提现,回归A股可能还是更让人踏实的选择。”

稍早前,第一财经报道,比特币已成为负利率环境下的“博傻游戏”。一方面,受疫情的影响,未来一年里全球经济复苏减缓;另一方面,欧美央行推出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推高金融市场的通胀预期。渣打此前提及,美、欧、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总规模已超22万亿美元,我们正在目睹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全球财政扩张。但这种扩表的态势或许要持续到2022年,因为债务负担过重,利率维持低位才不至于导致政府财政问题。

“投资者开始担心,央行无节制地印钞是否会出现大规模的通胀风险,所以大家对法币的信心有所下降,自然会去寻求另类资产,包括比特币等,但我们并不认为比特币是一种资产类别,它更像是一种通缩商品。”全球公募巨头先锋领航投资策略及研究部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对记者表示。在比特币的区块链系统中,每产生210000个区块后,比特币就会经历一次名叫“减半”的过程,同时矿工们的区块奖励也会减半。比特币的总发行量上限为2100万枚。

尽管如此,风险也在随着价格的暴涨而攀升。OKExResearch首席研究员威廉此前对记者表示,机构投资者在乎的是利润,而非“比特币信仰”或“区块链革命”这类情怀。在疫苗上市、疫情逐渐缓解后,随着经济的逐渐复苏,货币政策也将逐渐由宽松转为适度紧缩。届时,机构投资者很可能会抛售比特币;同时,随着币价越来越高,市场的波动也会逐渐放大,投资者加过高的杠杆很容易爆仓。

高坠随时可能发生。截至1月11日22:00,比特币已跌至31000美元附近,日内跌幅近20%。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