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穿梭大凉山的慢火车:彝族百姓的“扶贫车”“求学车”

第一财经 2021-04-20 22:58:25

作者:李秀中 ▪ 周海涛    责编:黄宾

一张票2元钱,25年一个价。
穿梭大凉山的慢火车:彝族百姓的“扶贫车”“求学车”

早上6点,天色才微微乍亮,吉木阿且换上制服就赶往普雄车站。7:10,普雄到攀枝花的5633次列车将从这里始发。

普雄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这趟穿行大凉山彝族地区的普速列车,伴随他从小学到大学,如今他又成为了这趟列车的乘务员。

“我们出去赶集、读书都坐这趟车出行。票价很低,最便宜的2元,最高也仅25.5元。老百姓通过火车把土特产卖出去,买回生活必需品。慢火车就是‘扶贫车’、‘求学车’,也是幸福小火车。”吉木阿且对第一财经表示,火车票“25年一个价”。

当前,铁路进入高铁时代,这种逢站必停的“小慢车”在很多地方已经逐渐退出,但是,在一些边远民族地区,其价值依然很大。现在全国常态化开行公益性“慢火车”81对,覆盖21个省(区、市),经停530个车站。

由于票价低、安全方便、运行稳定,公益性“慢火车”已成为沿线老百姓外出务工、求医就学、逢会赶集的主要交通工具,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群众出行条件,为沿线群众脱贫致富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国家发改委等单位最近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4月19日,在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要坚持高速普速并举、客运货运并重、新建改建结合、东中西部统筹,全面推进川藏铁路建设,着力加强普速铁路建设。

民族地区的“扶贫车”“求学车”

在普雄车站,阿呷莫背上空背篼,带着两个亲戚一道上车。她在镇上有一家水果摊点,每两三天就会去一次冕宁县泸沽镇买水果。阿呷莫告诉第一财经,她主要去买一些香蕉、苹果以及时令水果回来,单程票价只要8块钱。

这趟穿行在大凉山腹地的5633次绿皮车,全程353公里,沿途停靠26个车站,运行时间9个多小时。川西南的高峡沟壑交通殊为不易,慢火车实行站站停靠,就像城里的“公交车”,方便了沿线群众上下,其中,普雄到西昌段的尼波、乐武、冕宁站客流最多。

在尼波车站,伍沙忙碌地将10多袋蕨菜搬上火车。他做蔬菜生意已经有20多年,大山里的农产品成熟时,他就从村民手里收购起来拉往附近的泸沽镇卖。伍沙告诉第一财经,到冕宁的公路也是有的,但是走公路需要包车,一趟来回要1800元左右。

冕宁县泸沽镇是当地最大的集市。不仅这些做生意的人常坐火车来这里,最多的还是老百姓将自己种植的蕨菜、土豆等农作物,采摘的野菜,以及家禽等拿到这里销售,然后从镇上买回所需物资。

因此,这趟火车一道独特的风景就是乘客带着鸡、鸭、鹅、猪、狗、羊以及大包大篼的蔬菜上车。为了便于老百姓放置这些货物,每节车厢特地拆掉两排座位腾出空间;另外还专门拿出一节车厢改装为行李车,增设牲畜拴挂处,专放乘客带的大型家畜。

铁路方面也对火车运行时刻进行了合理安排。早上5633次列车从普雄出发,中午就到西昌,老百姓卖完货物在集市上购买生产生活物资后又可以乘坐下午的5634次从攀枝花返回普雄,十分方便。

火车不只是运输线,更成为集贸市场。要买东西的和卖东西的老百姓在火车上集中,有的货物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在火车上成交了。在乐武上车的阿西达杰也是做蔬菜生意的,直接就在火车上收购蕨菜,他和伍沙碰面攀谈起来。

慢火车成为沿线老百姓与外界进行物资交换的桥梁,也是他们脱贫致富的生命线。在尼波站上车的阿西大婶往车上搬了10多袋收来的废品,这是她挣钱的一个门路。她对第一财经说,没有慢火车,这些东西是拉不出去的。

慢火车的价值还不止于此,这趟列车也成为“求学车”。大量学生通过火车往返学校。尤其是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彝族老百姓越来越重视教育。

成都客运段党总支书记徐川告诉第一财经,喜德县有比较好的小学和中学,加起来有3000多名学生,周五和周日的学生客流就很大。

很多彝族学生通过火车求学走出了大山。2017年,成都铁路局首批从高校招收了12名彝族学生。6名在车站,6名在列车上。吉木阿且等6人就被分派到这个客运段,担负从燕岗往返普雄的5619/5620次、普雄到攀枝花往返的5633/5634次四趟慢火车上。他们都就读位于攀枝花市的四川机电技术职业学院,是从大山里成长起来的彝族青年。

徐川说,因为这趟火车主要是彝族百姓乘坐,很多人只会彝语,客运段招收彝族学生也方便在慢火车上与乘客们交流沟通。

打通“最后一公里”

由于在便民、扶贫等方面的巨大作用,慢火车的公益性尤为凸显。票价低是慢火车的特点,这与公路运输价格差距很大。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的资料显示,现在全国常态化开行公益性“慢火车”81对,途经吉林延边、内蒙古东部、湘西地区、云贵地区、凉山藏区、南疆地区等35个少数民族地区。公益性“慢火车”始终执行国家1995年批准的普速旅客运价率,25年未涨价,远低于公路票价水平。

在铁路部门持续发力的同时,针对车站与地方公路网的连接问题,地方上也在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打通“最后一公里”。

凉山州发改委基础设施发展科长卢宁向第一财经介绍,因为火车站点到附近村庄没有公路连接,以前老百姓的土特产、家禽等上车主要靠人背马驮,非常不方便,打通通站“最后一公里”就非常迫切,这也引起了中央的重视,从中央预算拿出资金修建通站公路。

卢宁介绍说,凉山全州慢火车规划建设通站公路项目33个,将(火车)车站与国省干道以及乡村公路网连接。慢火车途经5县1市,除西昌市没有项目外,其余5县均有。总里程57.8公里,总投资1.7亿元,资金构成都是中央、省预算内资金。

喜德县有10个项目,数量最多,其中沙马拉达车站的通站公路工程量最大。这里有成昆铁路线上最长的隧道——长6379米的沙马拉达隧道,也是成昆铁路最高点,被称为“成昆之巅”。这条当年全国最长的隧道耗时8年打通,136位建设者为此献出生命。

凉山州喜德县发改局投资科科长黄文菊介绍,以前老百姓要乘坐火车非常不便,因为到沙马拉达车站的中间有一条河流,枯季可以穿过这条河,翻山进站,到了雨季,河水上涨则需要往上游绕很远的山路。这次配套修建了大桥和盘山公路,附近老百姓可以乘车直接到车站了。

通站公路的修通,极大地改善了沿线群众的出行。喜德县且拖乡三甘果村委会副主任吉克五呷告诉第一财经,以前要进入联合车站,只能走一条羊肠泥路,现在修建了1.2公里的通站公路,与下面的省道连接,村民们不用人背马驮,骑电瓶车、三轮车就可以把货物拉到车站。

国铁集团也表示,将强化路地协调联动,与沿线地方党委、政府进行沟通对接,深入了解群众需求,协调推进进出站公路、便道、厕所等基础设施建设,促进铁路与公路客运班线有机衔接,打通“最后一公里”,更好地方便沿线群众出行。

不仅如此,国铁集团还将研究建立公益性“慢火车”路地共建共赢新模式,探索经营开发等新机制,增强铁路运输企业持续经营能力,更好地服务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比如:哈尔滨、南宁、昆明、郑州铁路局集团公司在部分铁路车站出站口外设置公路售票处、公铁联运候车区和停车位,旅客下车后可直接由专用通道进入公铁联运候车区。

国铁集团表示,继续严格执行国家铁路票价规定,让利人民群众。针对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特点和地域特色,未来还将公益性“慢火车”开行与当地产业发展、惠农助学、旅游开发等有机结合起来,使公益性“慢火车”逐步发展成为“致富车”。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