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最近屡被点名的外资,过去几年在A股做了些什么?

第一财经 2021-04-21 22:04:05

作者:周艾琳    责编:黄向东

外资参与中国股指期货仍存在限制,也无法在不经证监会批准的情况下在境外发行和A股相关的衍生品。

近期,北向资金大幅流入A股超过400亿,本周一近161亿元的单日流入幅度创下年内次新高。盘后,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博鳌论坛期间表示,目前A股市场通过沪深股通进入的外资,证监会看得很清楚;如果某个外资进入造成了股市大幅波动,证监会可以暂时停止交易,证监会有手段防止外资大进大出造成市场的不稳定。

那么究竟外资在过去几年在A股做了些什么?又对A股造成了哪些变化?外资是否会扰乱市场?

中国市场“防火墙”稳固

金融开放、外资大幅流入进入中国的股债市场,这本身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也正如方星海所说,证监会有手段防止外资大进大出造成市场的不稳定。沪深股通的总额限制以及单只个股30%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等就是典型的例子。此外,外资参与中国股指期货仍存在限制,也无法在不经证监会允许的情况下在境外发行和A股相关的衍生品。

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开通,当时设定了5500亿元总额度的限制,其中沪股通3000亿总额,沪港股通2500亿元的总额度。此外,沪港通还包括每日额度,其中沪股通为每日130亿人民币,沪港股通为每日105亿元。

到了第二阶段,即2016年8月16日,两地证监会共同签署深港通《联合公告》,宣布取消总额,保留每日额度。同年12月5日,深港通正式启动。

第三阶段,即2018年4月11日,两地证监会再次发布联合公告,将陆股通及港股通的每日额度均扩大三倍。即沪股通和深股通每日的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人民币,沪港股通和深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人民币。额度不断提升也是为了避免资金需求大涨的时候对投资人进出造成不便,近几年来,北向资金和南向资金的单日最大流入量一般都在200亿的量级。

与此同时,适度的限制仍然存在。早在2019年3月5日,港交所公告暂停大族激光在陆股通下的交易,因为外资持股比例已经触及28%;3月7日,大族激光就被剔除出MSCI中国全股指数。例如上海机场、美的集团、华测检测等机构都出现过濒临被“买爆”的情况。

根据沪深交易所相关规定,单个境外投资者通过合格投资者持有一家上市公司股票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该公司股份总数的10%,所有境外投资者对单个上市公司A股的持股比例总和不超过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30%。

对此,外资也有过抱怨。2019年12月初时,当美的濒临被买爆时,就有某QFII外资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措手不及,“往往要到濒临上限(外资持股上限)前,我们才会被交易所‘窗口指导’(不能继续买),其实我们也很被动,措手不及,买不到的话只能换一个买。”

但是,设置个股持股上限也是新兴市场金融开放之初的普遍做法。例如,2015年,越南取消了外资在本国上市公司持股比例的限制,此前上限为49%。但商业银行维持30%的持股上限。第一财经记者梳理资料也发现,韩国股市也经历了不断提高外资持股比例的7年。

此外,在衍生品的参与方面,虽然当前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已可一定条件下参与股指期货,但证监会规定,QFII只能从事套保交易,而不得利用股指期货在境外发行衍生品;规定在任何交易日日终,QFII 持有的合约价值不得超过其投资额度,在任何交易日日内,QFII的成交金额(不包括平仓) 不得超过其投资额度。

A股估值体系开始与国际接轨

2016年开始,外资加速流入A股,使得A股的结构出现变化,估值体系逐步与国际接轨。几年来,A股机构化的程度得到提升,这则是积极的一面。

2017年6月21日,MSCI宣布,从2018年6月开始将中国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和MSCI ACWI全球指数,这拉开了外资加速流入A股的大幕。2019年外资的流入到达巅峰,北向资金全年净买入额为3517.43亿元,创历年新高,较2018年增加575.25亿元。与此同时,北向资金2019年的成交活跃度也有了显著提升。港交所统计年报显示,2019年1月1日至12月12日,北向资金交易总成交额达9.25万亿元,较2018年的4.67万亿元提高了98%。 2020年全年北向资金净流入A股规模为2089.32亿元。

易方达基金经理冯波此前表示,机构化的市场将形成EPS(每股收益)的定价主导,最终促使股市波动率下降、逐步回归价值、回归盈利。这一现象正在外资偏爱的A股优势行业——食品饮料板块悄然发生。自2017年后,外资大量流入食品饮料行业。2017年至2020年初,食品饮料板块涨幅超过70%,EPS涨幅72%,PE涨幅仅为6%,EPS上升成为食品饮料板块上涨的主因。

同时,外资对相关板块的估值也较中国更高,因此当前A股的估值体系正不断与国际接轨。

“2016年A股市场开始估值重构,我们看到10倍的白酒现在变成50倍。如果以国际成熟市场的标准来看,海外成熟的消费品龙头企业估值水平大致都在35倍左右,大概是一个没有盈利增长的情况。国内这些龙头企业大部分都有10%~20%的盈利增长,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按照国际市场标准,国内龙头估值40多倍是合理的。”冯波称。

目前公募取代外资成关键变量

尽管2017年-2019年,北向资金无疑是市场的风向标,北向资金大幅流入则A股上涨,反之则下跌,但2020年后公募基金则成为了主导力量。

“当时的最佳投资策略就是跟踪北向资金的动向,比如发现北向资金集中买入净资产收益率高、低估值、分红比例高的行业龙头,那么及时买入这类股票就能获取较好的收益。到了2020年,MSCI不再提高A股的纳入因子,北向资金的流入规模也在下降,追踪北向资金的策略有效性也趋于下降,市场开始有新的资金主导新一轮行情了。”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示。从2020年开始,经历了一波快速流入阶段,外资流入开始放缓,而内地公募基金的大爆发也使得其取代外资成了A股的关键变量。

从2020年初开始,股票型加混合型基金平均每月发行都达到2000亿份,个别月份会更高,如2020年7月达4000亿份,2021年1月份达5000亿份。此轮抱团股松动导致A股持续震荡的主因也并非是外资,而是市场预期转变下,新发公募基金数量不断下降等因素导致。

吴照银对记者提及,2020年新发行基金合计超过2万亿份额,但今年一季度抱团股瓦解,公募基金损失惨重,上证基金指数回撤约10%。基民投资热情不再,根据Wind数据,3月份股票型基金前三周仅发行75亿份额,混合型基金发行739亿份额,相比1、2月份"断崖式"下滑。

当然,未来动能可能还会切换,毕竟MSCI在时机成熟时,仍有可能扩大对A股的纳入因子,当前为25%。借鉴新兴市场的经验,外资流入A股的趋势将在未来持续多年。摩根士丹利预计,MSCI会将A股的纳入因子在未来5~8年间提升至100%。而中国台湾股市被完全纳入国际指数经历了10年(1996年~2005年),韩国股市则用了6年(1992年~1998年)。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