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七普”背后的焦虑与期待

第一财经 2021-05-13 10:42:23 听新闻

作者:梁云风    责编:任绍敏

尽管不管是“七普”总人数还是2020年人口数都保持了增长,但通过总数看人口的构成以及趋势,民众普遍对中国当前的人口现状及发展趋势保持着焦虑。

5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根据公报,截至2020年11月,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

在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还专门对2020年的人口数量做了说明,当年出生人口达到了1200万人。4月底,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消息称,2020年我国人口继续保持增长。当时这一消息引发舆论的热烈讨论。

尽管不管是“七普”总人数还是2020年人口数都保持了增长,但通过总数看人口的构成以及趋势,民众普遍对中国当前的人口现状及发展趋势保持着焦虑。

1

公众的焦虑从何而来?来源于数字。

首先是人口增速变缓,中国的人口顶峰很可能提前到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蔡昉近日在公开场合指出,中国总人口峰值将在2025年前后出现,这是老龄化的第二个转折点。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说,我国人口基数大,目前育龄妇女还有3亿多人,每年能够保持1000多万人的出生人口规模。但看人口变化可不能仅仅看出生人口数,如果将每年大约1000万的人口死亡数量算上,出生与死亡人口相抵,在没有更多外力作用(如政策刺激)的情况下,中国的人口增量峰值将很快到来。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已经处于较低水平,“二孩”效应基本消失。

低生育的压力还在后面。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原新教授认为,现在中国育龄妇女人数是3.5亿人,而20~34岁的生育高发年龄的育龄妇女只有1.5亿人左右,预计到2050年分别会降到2.6亿和1亿人。育龄人群的减少意味着生育者的数量在减少,将来还想保持一定的出生规模,就要让每个人多生孩子。但当前普遍的焦虑就是生育意愿大幅下降。

其次是老龄化加速。普查结果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与2010年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5.44个百分点。

概括起来说,老龄化带来的是人与财两方面的问题。人的问题主要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供给下降。1961年出生的一代人今年都要退休了,在未来十年(1962~1971年生人),有约2.7亿人口年满60岁,达到退休年龄,退出劳动力市场,平均下来每年减少2700万人。而新增劳动力人口,如果以当前大学22岁毕业算,即2000年以后出生人口,平均每年约1500万人,每年净减少劳动力达到了1200万人

延迟退休和提升人口出生率,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整个老龄化速度也将继续加速,从现在到2050年左右,60岁以上人口还会翻一番,老年人口规模翻一番,老龄化水平也翻一番,从现在的18%~19%之间,达到35%~36%。

财的问题主要是养老金的供给。有些省份养老金已经收不抵支,养老金压力加大。

再次是男女性别比依然失衡。“七普”数据显示,我国男性人口为72334万人,占51.24%;女性人口为68844万人,占48.76%,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人,而“六普”男性比女性多3398万人。

在《比人口老龄化更严重的问题,很多人不知道》一文中,我们详细讨论了男女性别失衡带来的问题。当然,根据“七普”数据,总人口性别比(以女性为100,男性对女性的比例)为105.07,与2010年基本持平,略有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降到了111.3,较2010年下降6.8,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与全球人口平均性别比为97.8(2015年)、自然出生性别比100都还有较大的差距。

此外,“七普”数据反映出来的如家庭小型化趋势加剧,并非简单的主要受人口流动日趋频繁和住房条件改善年轻人婚后独立居住等因素影响,更应该看到生育意愿下降、单亲家庭增加、独居老人增加的影响。

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如果不加大对家庭维护及生育的正面干预,家庭小型化将不可避免。德国联邦统计局2019年7月公布了一项小型人口普查数据。2018年,在4140万个家庭中,42%的家庭为单身家庭,这意味着,德国约有1730万人独居,约占其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两人家庭的占比为34%,拥有3个及3个以上成员的家庭占比只有24%。1991年到2018年间,德国家庭的平均人数从2.27人下降为1.99人。据悉,导致该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德国年轻人的结婚意愿降低,不少人保持单身生活或者并不与伴侣同住。德国同样是低生育国家。

中国家庭小型化,我要说的一点是中国的失独家庭,这是一个长期被忽略的群体。根据社科院2010年的一项研究,中国已经最少有100多万个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如何保障这些失独家庭的养老等社会保障问题,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家庭的变小,无论对养老还是育儿来说,家庭的抗风险能力在减弱,代际家庭支持功能也将弱化,也意味着需要更多来自家庭外部的社会政策支持。

2

很长一段时间,人口统计数据大多只在官员、学者的案头文章中,而切切实实在国人身边的生育、养老等困境,却在大众舆论中形不成气候。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发展,以及公民意识的觉醒,人口这一熟悉又陌生的话题逐渐在公共话语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七普”数据的公布引发全社会的关注,这其实是一个好现象,公众的关注,甚至挑剔,背后更多的是一种期待。

计划生育、全面二孩、养老、失独、性别失衡……人口问题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须要直面的。

比如大家讨论比较多的2020年人口是否继续保持增长的话题。近日,第一财经收集分析各地公布的2020年统计公报发布的户籍人口的数据显示,至少14个城市户籍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包括沈阳、无锡、葫芦岛、鞍山、黑河、抚顺、威海、舟山、泰州、扬州、盐城、镇江、绍兴、常州,主要集中在东北和长三角地区,其中不乏沈阳、无锡这样的二线城市。

我们需要判断,中国人口到底到什么时候到达顶峰。如果没有政策干预,蔡昉等学者认为,2025年左右将是一个转折点,但如果有更多的政策干预,努力降低孩子的生育、养育和教育成本,推出真金白银和精准到位的硬措施,是不是就能提高生育率,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我们也需要了解老龄人口的增长轨迹,以便能提前为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做准备,学会跟老龄化共舞,通过完善终身学习、反劳动力市场歧视、提高劳动参与率、建立更普惠的养老保险制度等,收获老年人口红利。

3

“七普”数据的发布,让我们看到一些趋势正在形成。

首先是生育政策的大变动。人口出生率的急遽下降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应对的方法,最直接的是放开生育政策,从之前的抑制生育转为积极鼓励生育。从近期的政策热点来看也有类似信息。4月14日,央行官方微信发布一篇题为《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的工作论文,直指我国面临的人口严峻形势,应该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

其次是延迟退休。人社部副部长游钧2月26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人社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延迟退休具体的改革方案。“七普”的数据公布,会加强全社会对延迟退休的认同感与紧迫感。

再次是人口迁徙将直接导致房地产等行业投资逻辑的变化。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十年减少1101万人。其中,黑龙江十年总人口减少646万人。而人口流入前三名分别是广东、浙江和江苏。人口的区域变化正在影响大的经济发展格局。

随着人口拐点的愈发临近,以及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人以下的城市放宽落户限制,城市之间争夺人口将愈发激烈。当人口增量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时,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口,就会变成一种稀缺资源,大城市之间的竞争也将日趋激烈,对小城市的人口虹吸或将进一步加剧,这也将进一步影响房地产等行业的投资发展,没有人口优势的城市终将失去活力。

此外,很多小城市人口减少,此前引发热烈讨论的收缩型城市以及合并人口数量较小的县城等公共议题,也有可能逐步落地。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有删节。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