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东:未来5-10年人民币对美元可能依然升值!|首席对策

第一财经 2021-06-06 10:59:52

作者:梁相宜    责编:傅佳雯

陈东预测,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大概到6.3这个位置,实际上还有小幅升值的一个空间。
陈东:未来5-10年人民币对美元可能依然升值!丨首席对策

继本周一(5月31日)央行宣布将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备金率由当前的5%上调2个百分点至7%后,本周三(6月2日)外汇局一次性向17家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发放了103亿美元额度,这是有史以来单次或单月批准额度最多的一次。随着人民币停止快速上涨势头,央行顺势调贬人民币中间价,央行外汇局接连出招,一方面有效防止了人民币短时间快速升值脱离经济基本面,另一方面,传递出政策层面仍有充足工具保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区间浮动的信心。不久前央行官员曾表态:“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而业内也预计:接下来围绕金融市场高水平开放,尤其是股票、债券、外汇市场开放等,落实跨境资本流动均衡管理,央行外汇局仍会有一系列新的举措。

三孩政策落地,对未来的经济增长等各方面有何影响?央行、外汇局重拳干预外汇市场透露出怎样的讯息?人民币未来一段时间走势如何?双循环背景下,怎样看待人民币的全球资产配置?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瑞士百达执行董事及亚洲资深经济学家 陈东

陈东的主要观点:老龄化抑制经济增长,人口政策必然需要调整;

人民币汇率已到高位,需政策出手抑制单边升值预期;

间接调整手段显示央行审慎调控基调;

美元在政策刺激下呈现弱趋势,长期看好人民币及相关资产走势;

人民币在未来一年仍有小幅升值空间;

疫情持续小规模爆发或将扰动投资和增长预期;

集中度高的一线城市房地产仍有刚性需求。

老龄化抑制经济增长 人口政策必然需要调整

第一财经:陈总好,感谢接受我们的专访。随着三孩政策的出台,接下来对于我们中国经济增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东:您好,梁女士,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做这个访谈。那么刚才您提到新的三孩政策,其实我觉得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实际上中国的人口走势,其实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已经非常的清楚了,显然人口的趋势现在走向老龄化,新生儿人数下降,会对未来的经济增长带来一定的制约,所以政策必然要调整。那么现在我们认为这个肯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当然未来还需要看到更多的相关的支持政策出台,能不能够真正起到对大家的生育意愿提升的效果还有待观察。

人民币汇率已到高位 需政策出手抑制单边升值预期

第一财经:最近汇率市场的重磅消息,就是央行发布的自6月15号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两个百分点,从5%提高到7%,您怎么来看?半个月之前,央行副行长曾经说过,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一个合理均衡的区间之内基本稳定,也就是说政策层面已经认为现在已经不是在一个合理的区间了是吗?

陈东:我觉得可以从短期跟长期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短期来看的话,显然人民币从疫情出现之前到现在破了6.4,那么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涨幅,涨得非常得快,基本上都没有停顿的这么一个涨幅。我想这个显然是对引导市场的预期是不利的,它会形成一个单边升值的预期。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如果说政策制定者的政策目标的话,比如央行说我们保持汇率的基本稳定,实际上并不是说对美元基本稳定,实际上是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那么我们现在看中国的一篮子货币指数的话也是处在了2018年到现在以来的这么一个交易区间的上限,上一次达到这个位置是在2018年中左右,所以它也是到了一个比较强的位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央行出来做一点动作,来起到一个引导预期的作用,我认为这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从长远来看,我们认为人民币它的政策的指向可能跟之前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最大的变数我觉得可能两方面:第一方面就是说在我们的最近新的五年规划里边,提出了双循环的经济发展战略,特别是重心要放在内循环,那么这个就意味着引导内需成为了未来工作的最重的重点;第二个方面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我们也认为在未来可能需要提速,那么保持人民币的一个相对的比较强势的一种情形,可能是比较有吸引力。

间接调整手段显示央行审慎调控基调

第一财经:因为我印象当中从2015年8·11汇改以后,其实央行至少在汇率市场上就没有出手特别大的动作去干预了,这之后几次波动都被市场自己吸收掉了,这次出重拳来干预汇率市场,您觉得它的意义在哪儿?

陈东:我们感觉这个更多是一个发送的信号,实际上对外汇的准备金率的调整,它是一个很间接的调整手段。它起作用的这个机制基本上就是说把外汇市场,比如说美元市场里边的流动性给缩紧一点,那么有可能让美元的价格可能稍微高一点,它是一个比较间接的手段,不是直接的手段。直接的手段有很多,那么实际上央行它没有做,比如说之前实际上已经取消了所谓的逆周期因子,逆周期因子这种手段的话,是比刚才我们说的外汇的准备金要直接的。整体来说我们看到咱们中央银行对外汇的管理实际上是更加走向市场化的一种管理的方式。

美元在政策刺激下呈现弱趋势 长期看好人民币及相关资产走势

第一财经:刚才提到了双循环,在双循环背景下,人民币的全球资产配置,您认为未来的趋势是什么样子的?

陈东:目前实际上从长远我们是看好人民币,人民币货币本身还有人民币的资产。那么刚才提到了几样东西,我们觉得有几个背景:第一个就是中国的政策目标是保持跟一篮子货币的一个基本稳定。2015年汇改以来,这个目标实际上是比较好的完成的,就是说一篮子汇率基本上就在一个比较窄的幅度里边上下波动,那么现在就到达了它的一个上沿。这种环境下边,大家关注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怎么走,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美元自己,如果人民币对于一篮子货币是比较稳定的话,那就看美元怎么走,那么对目前长期来看,我们认为美元可能会走弱,为什么?因为它这样的货币的刺激,特别是现在的财政政策上面大量的刺激,都会对长期的美元向下造成一个压力。另外一方面,中国在开放它的资本市场,最开始是搞港股通,沪股通,那么最近几年对债券市场打开之后,对吸引外资的流入是非常明显。再加上刚才讲的中国的货币政策相对来说比较的审慎,在去年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很快就开始朝着正常化的方向去发展。所以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人民币将相对于美元会具有吸引力,那么人民币资产也会有吸引力。

人民币在未来一年仍有小幅升值空间

第一财经: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到底是人民币在升值,还是美元在贬值?

陈东:如果这样讲的话,实际上我认为更多可以理解为是美元在贬值。比如从汇改之后,特别是2017年以后,人民币就像刚才讲的对一篮子货币实际上是基本稳定的,从指数来看的话,大概在最低的可能到达93,最高就是97多一点,现在就在97多一点的位置,基本上就在这个区间里边运动,但是美元对人民币实际上它的波动要大很多。

第一财经:央行出手做了一些调控的基础上,您认为未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可持续性有多大?短期内就在6.3、6.4这个区间运行了吗?

陈东:如果我们说在未来比如说12个月里边的话,我们目前的预测是人民币对美元大概到6.3这个位置,实际上还有小幅升值的一个空间。如果说更长的维度我们说5年到10年维度的话,我们认为人民币可能还会对美元有比较稳步的比较明显的升值,这是有可能的。

疫情持续小规模爆发或将扰动投资和增长预期

第一财经:另外我们看到最近东南亚的疫情持续的在爆发,可能会对中国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我们看到最近广州这些沿海城市已经开始有疫情的反复。

陈东:这一轮跟之前的几次小规模的爆发可能有类似的地方,在大量的人口必须要接种疫苗完成之前,这样的小规模的爆发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你只要有人口的小规模的流动,你总有一点漏洞,它就可能一下子爆发出来,那么它就会对某一个地区带来直接的经济的扰动。但它更恶劣的影响在哪儿?就使大家所有的人总是处在一种非常谨慎的这么一种思维状态里边,那么最后就会抑制内需。所以我觉得要进一步的推进经济的复苏,特别是推进内需的改善,疫苗是重中之重,一定要快速的把疫苗推出,然后实现至少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能够免疫,形成这个群体免疫,那么这个时候之后我们才可能避免这种情况反复的出现。

集中度高的一线城市房地产仍有刚性需求

第一财经:银保监会发布了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总体是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也就是贷款集中度方面,政策效应确实有了显现。但是我们看到其实整体来看,现在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还是比较火热的,所以您怎么来看接下来的一个整体的房地产市场趋势?

陈东:首先一线特别是一线城市房价继续的上升,它有它的基本面的一个因素。因为这些一线城市基本上根据定义,它就是人口密集度是最集中的,然后财富也最集中的这种地区。那么大家确实有这个刚性需求,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说要扭转人们的这种预期,你可以想见是一个多么漫长或者是多么困难的一个事情。因为从人口结构上面也看到人口的快速增长的时间也过去了,然后人口在往这些大城市聚集,那么相对来说,低线的这些城市,它们的人口有可能有些是出现净流出的。在这些地方它的房地产的价格我们认为没有道理持续地上涨。最后还有一个从国家的经济安全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认为抑制房地产里边的信贷水平,就是它的杠杆率水平,是一个关系到我们国家经济安全的头等大事,所以我认为坚持这种“房住不炒”的政策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文章作者

关键字

人民币美元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