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宿静丨从“工业制造”到“养老服务”的区属国企转型之路

第一财经 2021-08-24 15:30:10 听新闻

作者:黄伟 ▪ 曹昱浩    责编:方舟

一家区属国企走过了一条怎样的转型之路?
专访宿静,从“工业制造”到“养老服务”的区属国企转型之路

本期嘉宾:宿静,上海万宏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

第一财经主持人黄伟:工业制造起家的万宏集团是上海市长宁区的区属国有企业,因为1996年全国的教育体制发生变化,原有属于职工福利的学龄前教育必须剥离,机缘巧合之下,用闲置的物业成立了集团的第一家养老机构;21年后的2017年,集团确立改革转型方向,全力发展养老产业;从“工业制造”,到“养老”,再到打造“机构、社区、居家”深度融合的社区嵌入式养老服务体系,成为“养老服务、老年餐饮、适老化产品、教育培训、运营管理输出”五大业务板块协同发展的养老服务集成商。一家区属国企走过了一条怎样的转型之路?

今天的首席养老官节目专访上海万宏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宿静。

宿静:从我们公司的名称上其实就可以很明显的知道我们是一个以工业制造为主的企业,发展了这么多年,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去,在2017年的时候,就是我们长宁区国资委,包括区政府一直在跟我们探讨,万宏制造业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收缩,主打核心,那么将来再用什么来做一个新的培育和量减,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向,一直在探索。

那么在17年的下半年,我们觉得在养老是可以做一个尝试,怎么会要做养老这样一个产业,是因为我们早在1996年的时候,万宏就有了第一家的养老机构,像原来的这些企业,它是有很多的职工福利,我们有自己的幼儿园托儿所,为职工的后顾之忧来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那么在96年的时候,教育体制又发生了一些改变,就是它应该归口在教育系统,不能在企业当中去做教育类的这些工作,所以就进行了剥离,剥离之后我们就有一些存量的资产留在了万宏,那么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原来管这些孩子的老师,他们就没有了就业的方向,那么这个时候我们下属的三级公司就自己动脑筋说我不能管小孩了,我是不是可以管老人,就尝试开了第一家养老机构,最早的所以在96年。

那么随着它自己的自主的发展,其实到2017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五六家养老机构,当然都是比较小的,所以当时区政府、区国资委就跟我们研究说,有没有可能万宏把它作为一个培育产业去发展,同时又可以为我们长宁区域的民生保障去做贡献,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所以我们就选择尝试在养老产业去发挥作用,所以我们这两年应该说到现在为止也就三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从集团上下都全力在打造养老产业。

利用物业地理位置优势深耕社区养老服务

黄伟:你们现在做的养老产业是一种什么样形态的养老产业?包括了哪些板块的类型?

宿静:我们现在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可能就是我们的存量资源,而我们很多的企业因为原来是一些街道工厂,所以它都是坐落在我们小区里面的,我们就觉得我们应该是在小区里为周边老人服务是作为一个核心,所以我们就构建了一个机构、社区、居家三维深度融合的养老服务的体系。那么我们因为有机构这样一个优势在,所以我们以机构为中心来扩散到整个的社区,以及为上门的老人去服务,居家服务也有一个新的探索,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融合发展。

黄伟:你们做养老的话,您自己觉得优势体现在哪里?

宿静:我觉得一个我们刚刚讲到,我们因为有这些资源,很多的其他的民营或者其他的组织要来做的话,他首先要找到地方是吧?

黄伟:这个资源是因为历史原因?

宿静:历史原因造成的,所以这也是我们制造企业,原来你像上海这样一个大都市,制造业肯定都是已经往郊区甚至于往外迁,所以我们中心城区有这样的资源是非常宝贵的,这个资源嵌在社区里又适合做养老,因为我们就是为社区老人去服务,那么基本上都是有些是独栋的一个小的,你想象当中原来的幼儿园一个小的幼儿园,还有一些是居民区的一楼和二楼,我们最小的机构才600多个平方,最小的床位数可能才26个床位,就是“长者照顾之家”,但是非常的方便。我去养老院的时候有老人告诉我说她的女儿就住在楼上,每天倒好垃圾都可以来看她,所以等于每天子女都可以实现,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

开门办养老 打造养老服务综合体满足多样性需要

黄伟:想想也很神奇,当年的托儿所现在变成了托老所。

宿静:对。是这样一个状态,但是原来的这个机构我们是关起门来把里面的老人照顾好,但是现在我们做的就是不一样了,为什么说是机构、社区、居家三维深度的融合,就是说我们把围墙打开,让社区的老人也可以来,那么我们现在做的新的这些综合体,跟街道也进行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比如说我们安龙路的项目,一楼它就是一个综合为老服务中心,是和仙霞街道合作的,二楼三楼是我们的养老机构,那么而且我们还引进了街道的卫生服务站,在综合体里老人可以在这里满足他所有的需求,而且我们自己有膳食的这样一个餐饮的系列,所以中午的时候老人都到我们这里来助餐。在吃饭的过程当中,他上午可以在我这里参加活动,吃饭,吃完饭以后下午可以在我们这里日间照料中心去休息,然后继续参加活动,然后晚上回家。那么如果过了几年他有刚性需求的时候,他可以选择到楼上到我们的养老院来,那么还有就是我们万宏自己建立了护理站,那么护理站可以上门去做居家服务,我每个点位就可以为周边的老人去做居家服务,所以老人选择在机构里养老,还是在我们的社区养老,还是在家里养老,其实我们都把它打通了。是这样的一个服务模式。

利用好资源优势 提供优质服务 获取市场认可

黄伟:我们知道养老赛道选手很多,像你这样的区属国企也在做,更多的民营企业在做,所以相比民营企业的话,你们的灵活性怎么样?

宿静:我觉得首先第一点,我的资源优势肯定是比民营来的更多一些,所以我在社区的这些布局就可以用我的机构去做。

其次是我觉得因为我们本身属于区属的企业,和政府和街道啊都有一些深度的交流,那么我们所以很快的速度就可以整合在一起做,比如说像仙霞街道华阳街道等等,当它要做一个综合为老服务中心的时候,它要找到地方,然后去改造,然后再去请第三方运营,但是他要跟我合作的话,第一资源是我的,第二改造我也都做了,你只是做一定的补贴就可以了,然后运营由我来统筹,资源共同地运营。那么老人在不同年龄段的这种需求就在一个综合体里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这个优势是非常好的。

另外一个因为是国企的背景,我觉得国企一直给大家的印象就是质量比较好,所以我们从打造万宏养老,是17年下半年做这个决定进行转型,那么2018年我们专门就是全资国有成立了养老集团,由子公司来全力打造,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同步把品牌和文化就植入在内,所以我们要求要有优质的服务质量来赢得我们的家属和老人,赢得真正的市场。所以我们一建立养老集团就倡导的服务理念是“用心守护做有温度的养老”。我们招进来的新的团队,第一课就是告诉他,如果你有奉献精神,你有爱心请加入万宏,如果没有你另谋高就,所以我们现在整个团队的大家的这种提高服务质量,用服务质量来赢得我们的客户,这种意识是非常强的。

多业务板块发展有助于扩大市场开拓空间

黄伟:万宏进入养老板块,其实是因为有历史原因的,你们是长宁的区属企业,所以你们有很多资源导入,那么可能有一个观点认为说未来对于你们来讲,你们要继续做大,但是你们又是长宁的区属企业,未来的拓展的空间是不是就会变得不足了?

宿静:我觉得应该不是这样。首先我刚才讲了我们的业务板块,第一个板块是养老服务板块,用这个机构、社区、居家三维深度的融合去打通整个服务的链条,那么背后支撑的其实还有我的4个业务板块。

另外一个板块,第二个板块就是我们的适老化餐饮,我们在社区也是利用我们的门面的房屋资源去做社区的大食堂,我们大食堂里面专门设置长者餐桌,就是为周边的老人提供助餐的方便,他到我这里来吃饭,60岁以上他都可以有优惠,凭他的敬老卡,还有就是我这个点位上也可以为老人去送餐,送餐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很多的老人刚性需求,他已经没有办法自己再去做菜、做饭,而且老人吃的也很少,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然后我们可以做配送,同时我们餐饮也可以去承接运营,其他养老机构的食堂,包括我们自己的这些机构的食堂,这是我们的第二个业务板块,它可以支撑我养老服务的体系。

第三个板块我们是做适老化的产品,那么原来我们也有这些工业制造的企业,其中有一家企业我们就让它来转型做适老化的产品,这样的话在整个产业链上,我们可以自己供给自己,同时又可以供给外部的市场。虽然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但是我觉得我们国有也有国有的优势,就是我们以品质去取胜。其实我们已经走出了长宁区,在上海市开始开拓我们的市场,包括未来跟长三角的一些合作。

第四个板块就是我们的教育培训板块,万宏原来有自己的教育培训中心,它是有人力资源部和教育部都有的资质,但是原来我们培训的都是产业工人,由于我制造业收缩之后,这个板块就走向了滑坡,那么现在有了养老之后就不一样,我们开始做养老整个板块的培训,不仅仅是培训我们万宏自己的养老机构里的这些人员,还培训整个市场上的养老的院长、护理员、管理团队等等,包括已经开始跟长三角进行合作。我们前一段时间,安徽池州的40个院长也到我们这边,我们跟长三角促进中心进行了合作以后,支持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参加培训。最后一课就是在我们安龙路项目由我们院长来上课,他们感触非常深,这个是直接实操性的一种训练和场景性的一种培训。当时我记得我们院长说,有两个池州的院长说非常感人,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教育培训这个板块是一个无限可以放大的。从产业发展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业务板块。那么最后一个板块我们是做运营管理的输出,我刚才讲到我们从初期成立养老集团,就开始树立品牌的一个意识和形象,那么同步我们还制定自己的标准化的一个系列,我们只花了一年的时间,26万字,形成了自己的管理流程的标准化和服务流程的标准化。那么同时我们现在还开发,我们自己建立团队,准备开发自己的整个的信息系统,同步把这个智慧养老也嵌入进去。那么将来我想我们万宏更多的是轻资产的一种运营,去承接更多的项目,我带着我的品牌,带着我的团队,带着我的信息系统,带着我的产品,带着我的适老化的餐饮等等,这个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一个团队来为某一个机构或者某一个地区去做为老的服务。所以我认为养老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夕阳下的朝阳产业,我相信万宏找到了一次非常好的转型的一个契机。

多样化的养老服务内容 满足不同老人的实际要求

黄伟:万宏运营了这么多的养老机构,提供了这么多的服务,刚才您讲到的机构、社区和居家,在你们的观察当中有没有统计过,老年人对于养老现在他们的最大的诉求是什么?他们的养老的观念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样的改变?

宿静: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我三年里面自己非常深入地去了解整个养老的市场,我是觉得其实从最早国家提出的9073来讲,其实90%的老人他更愿意在家里,7%是在社区,真正愿意进机构的也就是3%,从我们运营到现在来发现也是这样的。其实更多的老人他并不喜欢到机构来,到机构来更多的是刚性需求。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探索的这种三维融合的模式,为什么是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种模式,是你能够用社区养老这样一个模式把老人聚集在我们周围,其实我把整个老人作为一个服务对象来讲,他不同时段的需求在我这里都能找到,但是当他有刚性需求的时候,我就可以上门为他服务,或者是他到我的机构我来提供服务。那么这样的话,所以社区养老这一块我觉得非常重要。

我举个例子,像我们现在新开的项目当中,我们很多的老人通过助餐到我这里来了以后,他发现我们这里提供了很多让他施展才华的一个机会。我们现在有成立老年的书画社团,老年的合唱团,棋牌团,还有时装表演队,还有志愿者服务队,就是让他们觉得我老了,我还能够有作用可以发挥,然后来带动一些本来不太很活跃的老人。

我们最近给一个93岁的老人做了一个个人的作品展,受到了很好的反响,他自己也非常有成就感。然后他的家属就跟我说,她说我特别希望我妈妈能住在你们养老机构,这样她下来就能参加你们活动,省得我每天还得陪她过来。

所以我从这个里面我就看到,就是说其实这个老人他将来最终会有这样的需求,但是你还是得让他有一个快乐生活的一个感觉,所以我觉得人文养老,将是我们一个更高境界的追求,我们可能在这个方面,我说从产业发展赚钱这个角度来讲,可能我们赚不了多少钱,我不可能收费让老人来这里参加一些活动,我们都是免费的。但他都是我的潜在客户,然后让他不断的发现在养老机构不是关在里面等死很痛苦,是可以参与到很多的活动当中来。

我们现在机构当中很多的老人,他可能只能坐在轮椅上,他可能还不能参与到很多活动,但他看着你们活动他也特别开心。他看着这些作品,呀,原来他们可以做出来这么多东西,就是有很多人是互相在陪伴,而且现在我发现一个很好的特征,就我们现在的老人,中国的老人对下一代付出很多,他会带第三代,但他又想参加我们社区的活动,他会带着他的孙子孙女第三代到我社区里来,那么后来我们就发现我们得开辟一个小的(区域)去给孩子去干活,去给孩子去带来快乐,所以我们有橡皮泥,有手工,有一块区域就是两三个小孩,他自己在那边,我们有人陪他们玩,然后大桌上、大的区域是老人在一起玩,那么这样他也能参加活动,他又能管好小孩,而且他比在家要有很多的乐趣。

我们发现社区当中很多退休的老人,还有喜欢弹琴的,我们万宏集团一个废旧的钢琴在我的会议室,我到万宏五六年时间放在那里没有用过,我说把它调好,把灰擦干净,能不能用,他们说可以用,先暂时借给养老院去用,这个钢琴就成为亮点。然后我们发现了三个退休的音乐老师,他来了以后一开始他是害羞,他问能弹吗?当然可以,你弹,然后他弹了以后有两个爱唱的人,边上就开始唱。这一次我们建党100周年,我们整个喜庆的氛围也很浓厚,专门有这三个音乐老师轮流的就是吃完饭,他们自觉的就开始弹所有的这些老歌,而老歌带来的是什么?因为那时候的老人他肯定更怀旧,让我们楼上的认知症老人有了反应,他女儿天天推他下来就听他们唱歌,听他们弹琴,最后其中有一首歌他也跟着有反应了,因为这个认知症老人本来都不认识他女儿,然后硬搀扶他站起来之后进行了互动。这个老人在轮椅上坐了三年,他女儿非常感动,他说在你们这里才来了两个月,他居然可以站起来,然后我们就鼓励他训练他走路,给他辅具的支撑,每天可以在我们走廊里走两圈。

所以我觉得人文养老作为一个更高的养老服务的追求,我相信会被越来越多的老人去接受。我想起来可能10年前我去看过一个朋友的父母是在一个养老机构,真的是非常昏暗的灯光,房间里很多的人,都瘫在床上,那就是有点大家都等死的感觉。但现在的养老机构不一样,万宏打造的养老机构更要杜绝这样一种现象,一定是以我们的用心守护来让老人获得一种幸福,我们相信做的这个都是让老人在家里,我们上门服务也可以让你有幸福,你在我的机构里也可以有幸福,家里家外都有幸福。

养老成本因人而异 选择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黄伟:来问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那就是入住万宏旗下的这些养老机构,什么样的价格,需要什么样的资质,环境怎么样?几人一间啊?你们现在的入住率等等,这些都很实际。

宿静:好的。这个是非常实际的,也确实是我们老人和家属都非常关注的。

那么万宏因为是一个国企,过去我说我们做的这些老的养老机构相对硬件可能会差一点,那么这边基本上我们4000~5000,最高可能到6000,当然我这里面包含护理和包含吃饭等等全部,我说的是一个平均价格。那么我们所有的机构它都可以申请长护险,它根据老人的评级,比如说你是4级护理还是5级护理等等,他还享受长护险,长护险一般情况下还有几百块钱的可以由医疗长护险来补贴掉的。其实老人基本上在5000左右就可以入住了。那么如果我们新的机构可能5000~6000,如果两人间的话可能上升到七八千这样一个状态。关键还要看老人的护理等级,其实我们的床位(价格)并不高,两人间的床位也就4000多块钱,但是你的护理等级如果很高,可能护理费高一点,所以它基本上在8000以内都可以实现,平均价格基本上都是6000了。

我也讲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讲刚才讲到入住率,我们现在的养老机构的入住率八九十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的日间照料入住率就不高,后来我发现确实不高,为什么?因为老人他早上来玩,中午吃饭下午玩好,他可以回家休息,因为我都在他的家附近,所以刚性需求就不强,我们日间照料都准备了非常好的类似于商务舱的这种沙发椅还带按摩,但是因为你日间照料可能要多收个10块钱一天,我们中国老人还是很节约,他觉得我没有必要打个盹,睡个午觉还要付钱。所以日照这一块我们也在探索,是不是可以用一些新的模式去吸引老人,就是刚性需求的,可能还需要一些照料的老人,而不是完全的活力老人。特别是认知症的老人,他一定要有看护,因为他会走失,那么我们现在整个床位、房型,两人房、一人房比较少,单间比较少,因为资源比较小,然后2人房3人房5人房,最大的最多到6人房都有。那么不同的房间,不同的朝向可能都会有一些价格的差异,但是我们重点还是在普惠型,所以基本上正常的老人他应该是住得起,然后他应该去住得起,就是我们的这些类似于公办养老了,已经几乎类似于公办养老了。

那么这次我们还中标了长宁区民政局建设的一个项目,体量比较大一些,这边因为是政府建设的,所以它的收费可能还要限价,基本上在5000左右,但它的整个硬件设施,包括我们将来近期今后的运营,都是高质量的服务。所以我觉得可能我们更大的目标就是说把硬件做到不说5星,你做到4星,对吧?但你的服务要达到5星,特别是对老人用一种亲人般的感觉去照顾,这个是非常要紧的。

养老产业可与多方协同共同创新

黄伟:对于万宏这样的区属国企在做养老,有没有资本找过?

宿静:自从我们18年开始全力发展养老之后,很多的民企,很多的资本,很多的这个,方方面面,不同的银行,包括做产品的都来跟我们对接过也洽谈过,我们也在尝试。

比如说这次我们做整个信息化平台的建设,我们想和民营的一个团队去合作,最后能打造成万宏自己的大的信息平台数字化转型,在养老产业当中的一个亮点去推。

又比如说我们和国企也在做合作,我们是不是尝试把党建的一些文化或者建设融入进来;还有和银行也在合作,和高校也在合作,我们就在上个星期在长宁民政的牵头下,我们长宁民政、上海银行,还有华东师范大学和我们万宏集团,我们四方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就是资金上由上海银行给了一定的支持。在这个研究和课题上华师大牵头,然后在真正的落地和实践和推广上是由我们这个集团来运作。我们用一种多方合作的模式来推进养老产业的发展。

那么其实我们在万宏的新的十四五养老规划当中,也在想未来5年我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一个养老产业集团,所以我们更大的目标也想找到合作更好的伙伴,将来可以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

黄伟:现在有资本投资你们吗?

宿静:我们还不敢真正的切入进去,一个是我觉得我们可能才打造养老这一块,其实也就花了三年的时间,我们希望再过两年真正的把资本能够介入进来。我其实也参加了很多相关的一些论坛,我发现很多有资本做康养,其实房地产公司都在做,但是我们万宏一直倡导,你一定要把服务为基础的实实在在的这个根基要做好,然后再上升到资本的运作这个层面,而不是把自己先催的很大,做到资本了。

我觉得我们更需要把老人服务好,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持续发展,才会吸引真正的资本,你进来最终你还是要通过你的服务来落地的,其实养老是一个服务行业,只不过最终我们还要通过服务行业来做成产业,所以我一直说养老是事业和产业的一种结合。当我们做的非常有扎实的根基,有非常好的口碑,有非常好的市场,我觉得那时候我们可以选择资本。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养老

相关阅读

李克强: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推动老龄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

批示指出:老龄工作事关亿万老年人、家庭福祉和国家发展全局。

10-14 20:56

我国将加快健全养老服务体系,美国首次授权电子烟销售丨明日主题前瞻

我国将加快健全养老服务体系;美国首次授权电子烟销售;特斯拉9月销售火爆;全球首个万辆级氢能重卡产业链项目启动。

主题前瞻
10-13 22:39

重阳敬老节将至,今年1-9月新增养老相关企业3.92万家,同比增长16%

目前我国与养老相关的企业共有超27万家,2019年注册量达到4.17万家,同比增长21%。2020年注册量达5.09万家,同比增长22%。

10-13 10:21

2020年离婚登记人数十多年来首次下降,到底什么原因

按同口径比较, 2020年全国离婚登记人数下降了7.66%,这也是近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态势。

必读
03-21 16:11

2021中国资本市场十大预测:内卷消逝、增量重现

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在而立之年迎来了全面注册制改革,这将推动其在2021年告别内卷、增量重现,也正基于此,明年或将浮现以下十大演变趋势。可预见,2021年,中小板以及主板也将迎来全面注册制改革,届时中国资本将进入全面注册制时代,将向美股、港股等全球相对成熟的资本市场,更近一步的靠拢。在注册制时代,企业直接融资比重也将大幅提升,未来将会有更多优秀的企业在中国资本市场实现融资发展。

2021年投资策略 必读
2020-12-09 16:17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