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地产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三盛宏业多个项目烂尾,地产百强老板成“老赖”

第一财经 2021-09-13 11:16:30 听新闻

作者:郑娜 ▪ 马一凡    责编:刘晓颖

在分析人士看来,三盛宏业在缺乏相关行业经营管理经验的情况下,盲目激进多元化,这些新业务未能给公司原有业务带来协同效应,反而表现不及预期。

2021年8月31日原本是上海周浦明天华城56#、57#两栋楼的业主喜提新房的日子,但他们在现场看到的却是斑驳的栏杆、未安装的门和楼下疯长的杂草。

第一财经记者日前赶往位于上海周浦的明天华城项目发现,原本应交付的两栋楼目前仍是工地的状态,工地目前绿化、道路等均未完成。楼盘现场仅用一圈薄铁板将两栋未完工的楼与早已投入使用的其他住宅隔离开来。

附近仓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几日曾有多位业主来到此处,但最终无功而返。

公开信息显示,明天华城项目公司是上海荣惠置业有限公司,原为三盛宏业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陈建铭的妹夫屈国明。此后因债务危机,三盛宏业将包括上海荣惠置业在内的部分资产抵押给了东方资管。企查查显示,上海荣惠置业由东方资管持有约95%的股份,而其法定代表人仍为屈国明。

对于明天华城项目后续将如何处理等问题,记者尝试联系上海荣惠置业,但电话无人接听。而三盛宏业总部方面的接线工作人员仅表示自己刚来不久,对该情况不是很了解,表示“你当时跟谁买的房子就去找谁”;当记者提出要联系陈建铭时,对方称“他也不是一直来的,这两天他都没来”;至于屈国明,工作人员表示“他是在区域公司的,你要给区域公司打电话”,随后挂断电话。

多地房产项目搁浅

前述两栋明天华城的住宅原于2019年7月2日开盘,均价约为4.7万元/平方米,开盘当日108套房源基本售罄。

如今两年过去,这批房子的交付日子却遥遥无期。

回顾起来三盛宏业也曾辉煌过,公司创始人陈建铭曾经登上过胡润百富榜。1993年,曾在杭州省委党校和舟山政府机构任职的陈建铭下海经商,在舟山成立了中昌房地产有限公司,涉足房地产行业。1996年,他将房地产业务拓展至杭州,并于1998年推出杭州颐景园项目。而“颐景园”也由此成为三盛宏业的标签之一。2000年,陈建铭带领公司进军上海,于2002年将总部正式迁往上海,并将公司更名为三盛宏业。

随后,三盛宏业的地产主业逐渐壮大。2018年,三盛宏业在“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中位列54名,同年,三盛宏业高管对外表示要围绕集团“三年千亿”的战略目标,深耕地产板块。

但如今,这家曾经的地产百强企业却一蹶不振。

记者采访了解到,明天华城并非三盛宏业的第一项目“暴雷”项目,公司此前在广东、上海、浙江、沈阳已有多个项目相继停摆,无法继续。

在上海,为了解决母公司债务危机,三盛宏业多次以子公司海东房地产做担保,最终后者开发的上海浦东颐盛御中环等项目也一度陷入停工。

2019年10月24日,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致函颐盛御中环二期业主,表示自己已成为海东房地产大股东,会完成该项目的后续工程。但因民生信托没有独立开发能力,且三盛宏业陷入资金泥潭,海东房地产也面临着大量连带责任,债权关系复杂,虽然项目后来找到金科代建,却不能如期交付。

在浙江,三盛宏业曾称要在舟山朱家尖投资打造具有佛学文化底蕴的禅意旅游小镇,暴雷后,旗下的朱家尖南沙里项目陷入停工。去年5月、8月,购房者多次在人民网留言板等平台称,该项目停工大半年,无法在预定时间内交付。

除了多地的项目停工外,记者还注意到,青岛中院在上月末发布了一则《10%奖励!最高1000万元!》的通告,将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实控人陈建铭列为被执行人。

2019年7月1日,三盛宏业与青岛天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借款1亿元,用于流动资金周转,并约定借款利率为每日千分之一,借款期限为15天,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5日。但三盛宏业仅在2019年8月30日向青岛天泰房地产偿还了300万元,而这被认定为是偿还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30日的利息。这也就意味着,1亿元的本金、相应的利息皆未偿付。

2020年3月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三盛宏业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青岛天泰房地产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同年11月的执行裁定书显示,青岛天泰房地产向青岛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标的额为100799478.00元,但由于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有限,此次执行金额仅约为250万元;同时,陈建铭与三盛宏业等被纳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如今,距民事判决书生效已过去一年有余,始终没能等到还款的青岛天泰房地产向青岛中院申请执行悬赏公告征集财产线索。

激进扩张后的一地鸡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盛宏业如今负债累累的状况,在国盛证券分析师杨业伟看来是因为,公司在缺乏相关行业经营管理经验的情况下,盲目激进多元化,这些新业务未能给公司原有业务带来协同效应,反而表现不及预期,“多元化扩张多发生在与地产主业关系甚微的领域中。”他说。

时间拨回数年前。2010年5月,三盛宏业旗下的中昌海运与ST华龙的重组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通过借壳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从事国内的干散货运输业务及疏浚业务等。当时的中昌海运是舟山海运企业的龙头,浙江三大海运企业之一。

陈建铭并不满足于此。2016年起,他开始为中昌海运谋划新方向,斥资8.7亿收购了博雅科技,转型大数据领域,并于同年11月更名为“中昌数据”;此后又收购云克科技、亿美汇金等资产,交易对价合计逾16亿元;2017年,中昌数据将海运等业务置出,完成彻底转型。

连续的投资并购、业绩整合为中昌数据带来了营收的快速增长,2018年达到30.2亿元,同比增长逾40%。

2017年,三盛宏业还以约20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镇科集团,将子公司借壳上市,并更名为“中昌国际控股”。同年,陈建铭旗下的钰景园林也挂牌新三板,主要从事园林工程设计、园林绿化施工等业务。

这一系列的运作后让创业24年的陈建铭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在2018年10月发布的《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陈建铭以100亿元的身家位列榜单354位,时年62岁。

可好景不长。2018年营收表现良好的中昌数据,其归母净利润增幅仅为2.4%,盈利能力并未随着规模扩大而上涨;2019年,随着失去对亿美汇金的控制、博雅立方业绩下滑,中昌数据业绩迅速滑铁卢,大幅亏损15.7亿元,并因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三盛宏业自身的业绩表现也是节节下挫。2015年,三盛宏业的净利润为4.39亿,但到了2018年时,净利润仅为1.43亿元, 2019年上半年,其净利润甚至大幅转负,亏损达6.75亿。

自身造血能力欠佳,三盛宏业只能靠举债输血。Wind数据显示,2016年4月~2019年8月间,三盛宏业共发行债券9次,皆为私募债,总发行金额达93.8亿元,利率在7%~8.4%之间。

除了债券融资,三盛宏业还通过信托、融资租赁等进行高成本融资。据亿翰智库,三盛宏业信托产品期限多在12个月及以内,导致其在规模扩张的同时,偿债压力迅速攀升。

截至2019年中期,三盛宏业的现金短债比已从2018年的0.21倍进一步下降至0.09倍。也就是从2019年中期报告之后,三盛宏业未再披露其年度报告。

2019年9月,陈建铭和他一手创办的三盛宏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据企查查,此次执行标的为3.98亿元,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当年10月,由于一笔7亿港元的贷款融资,三盛宏业方面持续发生于融资文件所载违约事件,失去了对中昌国际控股的控制权。同年11月,评级机构也终止对三盛宏业及债券的跟踪评级。

截至目前,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有318件,执行标的总金额为17.4亿元,未履行总金额15.4亿元,未履行率高达88.5%;案件包括与金融机构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与自然人的民间借贷、委托理财纠纷等。

2021年1月21日,无力应对债务的三盛宏业,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不过,据企查查显示,4月19日,三盛宏业提交了撤回破产重整申请书,法院也予以准许。

如今,虽然三盛宏业陷入债务危机,但经过多方协调,其旗下的几个项目也逐渐开始有了复工的眉目。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颐盛御中环二期在近期有了复工迹象。另一个原属三盛宏业旗下、现在由金科代建的楼盘颐景园江南院,在停工很久后,如今也在缓慢复工中。

“颐盛御中环一期还没办出产证;二期缓慢复工了,但是进度很慢,交房(日期)堪忧;三期已经打了地基了。”一名业主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