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煤电纠缠囧境:“双控”叠加库存锐减,拉闸成了最简单的办法?

第一财经 2021-09-25 17:17:25 听新闻

作者:林春挺    责编:刘泽南

“总的来说,当前出现拉闸限电的原因,是目前中国电源结构造成的。”

“以前我们的工作是一班倒,每班8小时,现在是两班倒,甚至三班倒。”9月23日下午,刚刚下班的张晨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煤炭接卸港——广州港旗下西基码头的一名基层员工,张晨只知道这种忙碌代表“公司业绩很好”,却不会想到,煤炭运输繁忙的背后竟是煤炭紧缺。

此时此刻的西基码头,到处是轰轰作响、络绎不绝的大卡车在跑。码头边,停靠着几艘正在卸煤的巨轮。码头上,堆积着的是一座座小山包似的煤炭。很快,穿梭的大卡车将把这些煤炭运往各个急需“口粮”的火电厂。

在距离广州三千多公里之外的黑龙江,李明浩正在闲鱼网上兜售煤炭。他的货源主要来自内蒙古和山西,尤其是内蒙古的鄂尔多斯。他说,今年煤炭生意好到爆,价格看样子还得涨。

今年以来,中国工业经济持续向好,带动电力需求旺盛,煤炭消费强劲但供应总体偏紧,煤炭市场紧平衡、煤炭价格高位运行。这使得总装机容量占中国能源比例超过五成的主力电源火电承压继续加重。数据显示,电厂存煤、港口存煤均呈缩减趋势,“抢煤”成为不少电厂的头等大事。

火电的遭遇,带来的结果是电源短缺。而在电源短缺的同时,叠加当前各地冲刺能源“双控”目标,拉闸限电开始在多地上演,甚至一些地方出现了“一刀切”式的限电停产。

18

“嘟!嘟!嘟!”9月23日下午17点,持续数分钟的报警声,响彻了整个广州港西基码头。在报警声中,一名专职人员手挥舞着指挥棒,正在指挥一列运煤火车通过铁轨进入码头。

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煤炭接卸港,中国“北煤南运”大通道的主枢纽港、以及外贸煤炭进口的主要接卸港,广州港年接卸煤炭占广东省水路运输煤炭总量的四成还多,旗下拥有西基码头、新港码头,新沙码头等多个从事能源装卸业务的专业码头。

就像张晨向第一财经记者所介绍的一样,广州港(601228.SH)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广州港“生产保持24 小时不间断运作”。

广州港昼夜不知疲倦地运转背后,是“进入二季度,粮食、煤炭、矿石、商品汽车、外贸集装箱等主要货类继续保持较好增长”。其中,煤炭同比增长17%还多。

尽管从广州港的数据可以看出煤炭的运转出现了较大增长,但这背后实则折射出来的是整个中国火电厂对煤炭不知餍足的需求。

来自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6.2%,全国规模以上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15%。

数据还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全口径火电装机容量近13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比重为56.8%。也就是说,火电依旧是当前中国电力供应的主力军。

然而,在用电增长的同时,煤炭库存却在缩减。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9月3日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煤炭经济运行情况通报》,截止6月底,全国煤企存煤约5000万吨,同比降26%;全国主要港口合计存煤6298万吨,同比降8.3%;全国火电厂存煤约1.1亿吨,同比减少2100万吨,可用约18天,低于去年同期全国重点电厂存煤可用22天。

在此背景下,“抢煤”成为不少火电厂的头等大事。《中国能源报》在9月中旬的一篇报道中引述火电厂工作人员的话说,“全力买煤”已经成为火电厂当前最重要的任务,买煤完全不考虑运费。与此同时,即便本地也产煤的贵州火电厂还跑到山西等地去与同行抢购煤炭。

煤炭如此紧俏,让原本卖二手车的李明浩也开始在闲鱼网上做起了倒卖煤炭的生意。“6000大卡块煤的出煤价格是883元/吨,5500卡粉煤的出煤价格是833/吨。”他同时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每卖出一吨煤,他另外还要收取10元的提成,并且不含发票。“含发票要加10个点。”他说。

在不考虑发票的前提下,以6000大卡的块煤为例,加上卖家提成,这种煤炭的出煤价是893元/吨

李明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从内蒙古鄂尔多斯运煤到浙江,通过汽运的途径最方便,因为火车需要向有关部门申请,而且跨省还需收取不菲的费用。据其介绍,从内蒙古到浙江,汽运运费大约是四五百元每吨,一卡车能装33吨-35吨。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一家位于浙江的火电厂要从李明浩这样卖家手中买煤,加上提成和运费价格,那么6000大卡的块煤价格最高达到1393元/吨。

当记者问及在煤炭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为何还能拿到货源时,李明浩自称,他有亲戚在煤炭企业工作,保证途径正规,并且“能保证一车一装地给钱”。

而根据李明浩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在网上倒卖煤炭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他同时称,自己拿到的煤炭货源价格,每吨比其他人还要便宜一二十元。

红色区间

煤炭市场的供不应求,自然导致煤价在高位上继续攀升。来自中电联9月6日、9月16日连续发布的两期“中国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分析周报”显示,今年7、8月,5500大卡、5000大卡电煤离岸综合价分别达到924元/吨、786元/吨和1053元/吨和829元/吨。

而截至9月9日,5500大卡、5000大卡电煤离岸综合价已经达到1060.57元/吨、845.13元/吨。

在进口煤方面,两期进口电煤指数到岸综合标煤单价分别为1201元/吨、1182元/吨。其中1201元/吨为连续9期上涨且创历史新高的价格,1182元/吨是连续9期价格上涨后首次出现小幅回落,但仍处于历史高位。

中电联在9月6日发布的CECI分析周报中这样写道:“内贸煤价上行,进口煤市场情绪渐浓,国际海运费继续上涨,价格倒挂形势未获缓解。”

得益于此,煤炭企业“煤飞色舞”。以露天煤业(002128.SZ)为例,根据该公司2021年上半年财报,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3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近五成。

与露天煤业等上游企业不同,煤炭紧缺和价格上涨使得处于下游的火电厂苦不堪言。

在煤价上涨的时候,火电企业发电越多,成本就越高。有电力企业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火电的上网电价是4毛多,但发电成本已经达到将近六毛。这意味着,火电厂每发一度电,就亏一毛多。”

煤炭作为火电厂的基本燃料,其成本约占火电厂总支出的七成。而据业内人士介绍,600多元/吨的煤价已达到红色区间高价。

今年上半年,在A股26家火电上市公司当中,有17家利润同比下降,有5家公司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比如,华电能源(600726.SH)亏损5.229亿,净利润同比下滑202.08%;京能电力(600578.SH)亏损3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135%;桂东电力(600310.SH)亏损1.253亿元,同比下滑1548.15%。

为此,个别火电企业选择减产,甚至停运。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南方某地,一座拥有两台装机容量分别为50万千瓦的火电厂,至今都没有满负荷运行,其中一台停运,另外一台运行的机组负荷只有平时的一半。

不少火电企业也就此发声。比如,今年8月,网上流传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京能电力、华能集团华北分公司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给北京相关部门发去的一封相关文件称,随着全国燃煤价格大幅上涨,并持续高位运行,京津唐电网燃煤电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燃煤电厂亏损面达到100%,煤炭库存普遍偏低,煤量煤质无法保障,发电能力受阻。其中一家的一位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该公司内部最近就在研究如何应对煤炭紧缺和价格上涨给企业带来的影响。

双控

煤炭紧张、煤价高企,给火电企业带来巨大压力,结果便是电源紧缺。而电源紧缺迫使一些地方不得不拉闸限电。

9月17日,负责广东地区电力输送的广东电网在发给用电客户的一条短信通知中说:“受用电需求快速增长和天气高温影响,用电负荷高速增长,电力供应紧张,同时叠加电源短缺,存在负荷缺口,现实施紧急限电。”

近期,多地拉闸限电现象频现。从各地拉闸限电的公开信息来看,电源短缺是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另外一个极为重要的叠加因素是“双控”。

所谓能源“双控”,是指控制能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

2021年8月17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云南、江苏等七个省(区)亮“双红灯”。

为冲刺“双控”目标,部分地区选择对高耗能企业进行限电。比如,9月22日,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厚街供电分局的一则给用电客户的短信通知说:“由于目前我省电力供应紧张,为保障电力有序供应,按照‘保民生、保公用、保重点’原则,根据市发改局《关于对高耗能等企业实施错峰用电的通知》要求,请贵户于2021年9月22-26日,每天全时段停止工业生产负荷用电。”

谈及此次全国多地拉闸限电时,国家能源主管部门一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全国正在进行“环保督查”,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高耗能产业被停掉了。

比如,对煤炭的依赖程度较高的江苏选择了“减煤”。所谓“减煤”,即削减煤炭消费总量。

部分地区还出现了“一刀切”式的限电、限产。比如,为完成2021年能源“双控”目标,江苏近期限电、限产力度加大。比如,泰州市企业收到的通知要求,自9月16日起,所有工业企业停产。公开资料显示,泰州市此前能耗不降反升,且能耗增幅全省最高,江苏省主要领导专题约谈泰州市领导。

“距年底只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要想扭转局面,必须采取非常规手段,下猛药、下重药,出手要快,才有可能在年底完成目标任务。”江苏省工信厅副厅长戚玉松在9月7日召开的全省年综合能耗5万吨标煤以上企业专项节能监察电视电话会议上说。

除粤苏两地外,云南、广西等地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其中,9月11日,云南省发改委印发《关于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加强对钢铁、水泥、黄磷、工业硅、煤电等重点行业的管控。

“总的来说,当前出现拉闸限电的原因,是目前中国电源结构造成的。”某电网企业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火电继续充当主力的同时,目前光伏、风电等非化石能源还跟不上当前全国的用电节奏。

限电之下,在紧挨着广州港西基码头的东莞,部分加工厂正在通过柴油机发电以完成从东南亚回流过来的订单。

东莞一家制造业老板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柴油机发电价格昂贵,每度电的电价是供电企业电价的两倍还多。而在限电的这段时间里,该工厂每天因为使用柴油机发电而不得不多支付几万元的成本。而今年以来,随着人工、材料和物价等成本的上涨,该工厂已经出现亏损。“订单增多了,但企业却亏钱了。”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业内人士此前预测,四川、重庆、江苏、云南、湖北、广东等地,“十四五”时期电力同样将出现缺口,供应形势严峻。

(文中张晨、李明浩均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