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国统一大市场加快建设,强调“立破并举”有何信号?

第一财经 2022-04-11 22:05:39 听新闻

作者:祝嫣然 ▪ 吴斯旻 ▪ 马晨晨    责编:计亚

专家表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构建是双循环战略的重要抓手,有助于提高经济潜在增速,但其构建非一日之功,未来或有更多具体政策出台促使其落地。

中国深化市场改革迎来重磅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下称《意见》)10日对外公布。

《意见》提出了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主要目标,包括:持续推动国内市场高效畅通和规模拓展,加快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进一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促进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培育参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

国家发改委表示,《意见》从全局和战略高度明确了加快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总体要求、主要目标和重点任务,为今后一个时期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了行动纲领,必将对新形势下深化改革开放,更好利用发挥、巩固增强我国市场资源的巨大优势,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产生重要影响。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对第一财经分析,《意见》是对“十四五“规划中“加快构建国内统一大市场”的进一步深化。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构建是双循环战略的重要抓手,有助于提高经济潜在增速,但其构建非一日之功,未来或有更多具体政策出台促使其落地。短期内对宏观经济及资本市场影响较为有限,中长期利好经济及资本市场。

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意见》提出,要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业内分析,《意见》明确了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基本路径,提出了一整套制度设计和政策“组合拳”,强化了以统一制度规则为基础、以高标准基础设施联通为支撑、以统一要素和资源市场为重点、以高水平统一商品和服务市场为目标、以公平统一市场监管为保障的改革逻辑,同时强调对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进一步规范,体现了中央对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关键堵点,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顺畅流动,不断增强中国市场优势,才能有效吸引全球高端要素和市场资源,更好联通国内国际市场,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支撑。

针对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出现的堵点和卡点,《意见》强调要立破并举,以高质量供给创造和引领需求,进一步巩固和扩展市场资源优势,使建设超大规模国内市场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这为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指明了方向。

具体而言,一方面,从制度建设着眼,明确阶段性目标要求,压茬推进统一市场建设;另一方面,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加快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破除各种封闭小市场、自我小循环。

“需进一步破除制约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显性、隐性壁垒,明确反经济性垄断和行政性垄断两手抓,不断完善反垄断监管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真正做到立破并举。”四川大学法学院创新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袁嘉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已具有超大规模和整体市场的明显优势,但仍面临地方性封锁行为阻碍要素流通,传统的反垄断监管模式在平台经济等新兴业态的发展下遭遇挑战等问题。

为从事前规制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意见》强调了公平竞争审查的重要性。《意见》提出,要建立涉企优惠政策目录清单并及时向社会公开,及时清理废除各地区含有地方保护、市场分割、指定交易等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政策,全面清理歧视外资企业和外地企业、实行地方保护的各类优惠政策,对新出台政策严格开展公平竞争审查。

“《意见》明确了破除地方封锁的两个治理方向。”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陈兵对第一财经表示,第一,对于既往已有的地方歧视性政策进行全面清理和废止;第二,对于将来新出台的政策展开严格监管,审慎制定政策,完善审查程序和条件。但陈兵同时称,公平竞争审查的深入仍存在一定的现实困难。

此外,为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意见》提出,着力强化反垄断。完善垄断行为认定法律规则,健全经营者集中分类分级反垄断审查制度。

“经营者集中审查”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企业合并、收购等经营者集中行为的事前控制。根据《意见》,金融、传媒、科技、民生等领域和涉及初创企业、新业态、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经营者集中审查将成为监管的重点。

袁嘉认为,《意见》提出的“健全经营者集中分类分级反垄断审查制度”,侧重点仍会放在对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分级分类审查标准的细化和执法落地上。

针对平台经济的新特征,《意见》也提出,要破除平台企业数据垄断等问题,防止利用数据、算法、技术手段等方式排除、限制竞争。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健全完善促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部门协调机制,加大统筹协调力度,及时督促检查。发改委还透露,探索研究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标准指南。对积极推动落实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取得突出成效的地区给予激励。动态发布不当干预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问题清单,着力解决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不当市场干预和不当竞争行为问题。

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

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方面,《意见》提出了五个方面,包括健全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以及培育发展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其中,对于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生态环境市场的建立健全,业内分析认为,这将为实现“双碳”目标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在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方面,《意见》提出,在有效保障能源安全供应的前提下,结合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任务,有序推进全国能源市场建设。在统筹规划、优化布局基础上,健全油气期货产品体系,规范油气交易中心建设,优化交易场所、交割库等重点基础设施布局。推动油气管网设施互联互通并向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同时,稳妥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加快建立统一的天然气能量计量计价体系。健全多层次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研究推动适时组建全国电力交易中心。进一步发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作用,推动完善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永利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意见》提及的油气、煤炭、电力等组成了我国能源的主要供应体系,坚持“全国一盘棋”统筹安排,充分发挥其替代作用,对于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基础上实现“双碳”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我国石油产品的交易市场相对成熟,但是天然气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间,这主要是由于两种产品受众群体、使用场景的差异所导致。由于涉及居民生活、农业等民生行业,天然气价格普遍受到严格的政府价格监管和控制,中间企业的积极性因此受到压制。

煤炭方面,林伯强表示,尽管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已经设立,但是受到地方保护的影响,煤炭交易、流动运输并不总是自由畅通,甚至存在故意抬高产品价格的现象,这也解释了为何《意见》强调要推动完善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

林伯强认为,《意见》的出台指明了“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建设方向,成效关键在于地方如何执行。只有各地积极落实中央的相关要求,包括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煤电价格联动、高耗能电价约束等措施,才能为打破省间壁垒、建立互联互通的交易市场奠定必要的基础。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张建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比来看,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出于能源产品流通的便利性,更多是体现在标准化能源产品的全国性交易。但是,各地生态环境质量和水资源禀赋不同,实物交换成本过高,因此建设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更多体现在生态产品价值的全国性交易。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