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卡在路上的卡车卡住制造业产业链,有的企业不得不停产

第一财经 2022-04-19 17:53:13 听新闻

作者:林春挺    责编:刘泽南

由于物流不畅,有的企业甚至因此出现“断粮”危机。

李明文被拦在路上了。

李明文是一名常年给汽车制造企业运送零部件的货车司机,他被困在路上的时候,不断接到客户的来电,询问他究竟何时才能把货送到。这些客户,除了汽车制造企业之外,还有环保等设备制造企业。它们主要分布于长三角地区,尤其是上海。

“现在汽车企业不是着急,而是非常着急。”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大量的汽车原材料和零部件正堵在路上。

李明文在路上的遭遇,是中国大部分货车司机的缩影。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司机、企业代表都表示,货车司机在路上每多消耗一个小时,意味着无数企业的生产就会延迟一个小时。

记者了解到,由于物流不畅,有的企业甚至因此出现“断粮”危机。比如,在采访中,另一名货车司机表示,因为疫情管控和货运受阻,上海一家汽车制造企业在湖南的零部件组装工厂,不得不暂时停产。

市长热线也“救”不了

4月15日,李明文从湖南出发,拉着一车的新能源汽车电池铝托盘前往安徽。经过两天的长跑后,他终于来到了卸货地点。随后,他打算在安徽卸货地点拉一批货物继续前行。

4月17日,尽管行程卡上没有带“星”,李明文到达高速路口时,还是被工作人员拦下了来,理由是,他在途中经过了滁州。此前,4月16日,安徽省报告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8例,其中滁州市天长市5例。

被拦截后,李明文从中午到晚上7点,一直与高速路上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涉。但对方坚持当地的相关管控规定,还是不让他通过,并让他掉头往回走。与此同时,他多次拨打2328和12345热线,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让他继续等待,但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得到回复。

“上面不让搞‘一刀切’,但下面还是在搞‘一刀切’”他说。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李明文“吃喝拉撒几乎都在车上完成”。但相对而言,他更关心如何才能及时把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客户比我们更着急。”他说。

也是在4月17日当天,李明文接到了货物客户负责人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已经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反映,得到的回复是,当地政府也没有接到经过滁州的货车就不能下高速的通知,并表示高速公路的相关管理,地方政府也无法干预。

陈安民是李明文的一个客户,多年前,陈安民在安徽成立了一家环保设备和汽车配件及用品生产制造公司,客户遍布全国各地。但目前,陈安民正在面临着原材料进不来、货物出不去的两头困境。

“我们的原材料主要是从江苏那边过来的,其余的还有重庆、河北等地。上周,我们已经向江苏的一家供应商下了订单,并付了定金,但是货物至今还是没有送到。”陈安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打电话给供应商,供应商说货车司机进不来,带星的更是下不了高速。”

停工停产

陈安民在催促原材料供应商的同时,自己作为设备供应商也被客户催促。就像李明文所说的一样,陈安民也说:“客户现在很着急。”在电话那头,来自环保企业和汽车制造企业的客户,不断促使他赶紧找车送货。

这些天来,陈安民在物流货运平台上四处寻找货车司机,但收效甚微。他说,现在即便出比平时高出双倍的价格,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货车。

现在,因为货物无法送出,已经让陈安民的货仓里堆满了货物。为此,他不得不减少生产。据其介绍,公司目前的产量比以正常的时候减少了六七成,产值由此至少减少一半。与此同时,他不得不对员工进行调休。

陈安民的公司目前遭遇的困境,同样出现在广东一家氢燃料电池汽车零部件生产制造企业的身上。王东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在深圳爆发疫情的那段时间,公司不得不停工停产,有些设备的交货周期拖延了一两个星期。但没想到的是,深圳疫情刚刚结束,紧随着就是上海。”

王东所在的这家公司,主营业务为氢燃料电池柔性石墨双极板、复合双极板以及相关的技术开发、生产和制造及销售,技术在该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客户遍布包括长三角在内的全国各地。同时,该公司的原材料也来自全国各地。“有些设备和原材料本来两天时间就可以到,但结果一周之后还不到。”他说,“这导致公司的供货跟不上节奏。”

以原材料加工来说,除货物无法正常拿到之外,王东说,公司一些零部件加工需要找其他厂家代工,但在疫情期间,想到合适的金属和磨具的代工厂并不容易。“疫情期间,我们很难到现场进行考察,无法深入了解对方的生产能力究竟如何,是否满足代工需求。”他说,正因为如此,该公司至今还找不到一家合适的代工厂,公司的生产也由此受到限制。

“企业等得太久了”

无论是陈安民的公司生产制造的产品,还是王东所在的公司生产制造的产品,它们都是环保产业或汽车产业链中无可或缺的关键一环。

以汽车产业为例,在这条漫长而复杂的产业链上,用蔚来汽车CEO李斌前几天的话说,那就是“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

因为产业链供应出现问题,蔚来汽车在4月9日发布公告称,自3月份以来,因为疫情原因,公司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目前尚未恢复。受此影响,蔚来整车生产已经暂停。

上海是全国最重要的汽车生产基地之一,拥有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特斯拉等多个品牌在内的整车生产工厂。但自3月以来,上海和吉林两地已有不少汽车工厂因疫情而停工停产。相关行业数据显示,一汽大众、华晨宝马、上汽通用等3月产量下滑幅度均超30%。

对于这种现象,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4月15日在朋友圈发文称,上海如果不能复工复产的话,5月份之后,所有科技/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会全面停产,尤其汽车产业。“4月中旬开始,部分企业就已经开始因上海等封闭导致供应链断供停产了。”他认为,“如此持续下去,产业经济损失/代价将会很大。”

这再次引起国家的重视。4月18日,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要足量发放使用全国统一通行证,核酸检测结果48小时内全国互认,实行“即采即走即追”闭环管理,不得以等待核酸结果为由限制通行。

也是在4月18日,李明文在安徽重新装上了一批汽车零部件前往江苏,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希望这一次路上可以顺畅一点。“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企业等得太久了。”他说,“路上能快一点是一点。”

陈民安则在运满满平台上继续寻找货车司机,他希望早日把货仓里的货物运输出去,在解决客户急需设备的同时,腾出空间让自己的公司能够满负荷运转,员工不需要继续调休。

(文中李明文、陈安民、王东均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