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亚洲货币面临贬值压力,会否冲击金融稳定?丨大咖录

第一财经 2022-05-13 09:43:19

作者:航宇    责编:陈东达

美国联邦储备局日前宣布加息后,全球市场走势波动。美联储加息如何影响亚洲市场,亚洲货币贬值压力如何评估?大行其道对话瑞士百达财富管理亚洲宏观经济研究主管陈东。
亚洲货币面临贬值压力,会否冲击金融稳定?| 大咖录

美国联邦储备局日前宣布加息后,全球市场走势波动。美联储加息如何影响亚洲市场,亚洲货币贬值压力如何评估?大行其道对话瑞士百达财富管理亚洲宏观经济研究主管陈东。

第一财经:美国联邦储备局日前宣布加息50个基点,这是2000年以来的最大幅度加息。在宣布之后,全球市场先大涨之后大跌,那么您怎么解读市场这种波动的表现?

陈东:这一次的议息的结果基本上是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期,因为它加息50个基点,但实际上如果你仔细去解读它释放的各种其他的信息的话,我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信号,因为实际上鲍威尔他说了好几个点,第一个虽然排除了未来直接加息75个基点的这么一个可能性,但是他也说接下来至少可能大概两次左右的议息都会每次加息50个基点,目前都是在考虑过程中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它也除了加息以外,那么从6月1号开始,它的缩表也要开始进行,而且缩表的速度其实是不慢的。这一次美联储的紧缩跟比如说在过去10多年里边的几次的紧缩周期一个最大的不同,这一次真的有通货膨胀出现,一方面刚才我们提到央行的,包括各国政府的财政的刺激,另外一方面又叠加疫情的因素,造成供给端的不畅,还有各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飙升,也就让美联储的加息面临的压力特别大。

第一财经: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没有积极考虑单次加息75个基点这一选项,您认为通胀压力还是相当大,那么您觉得美联储之后会不会修正关于单次加息幅度这样的一个取态?

陈东:完全跟数据有相关,它一方面要看的通胀到底后续的发展怎么样,但是它同时也需要继续去观测美国的经济后续的一个走势。那么我认为现在其实美国美联储处在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困难的状态,因为它要兼顾两方面的目标,在目前来看我们不能够完全排除掉这种可能性,但现在来看根据鲍威尔目前的措辞的话,这个不是我们的目前的基础假设。目前的基准的看法,就是说接下来他还会继续按50个基点加息,但是到了今年的下半年可能不确定性就增加了,就像刚才讲的,现在美国的国内的需求看起来还非常的强劲,但是随着加息预期的上升,那么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利率,特别是长端利率实际上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上扬,它会直接影响到美国的房地产的按揭利率。

那么可能接下来当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走软的话,它可能会对美国的增长形成比较大的一个制约,那么这个有可能会影响到美联储后续的一个加息的节奏。目前我们认为到了今年的下半年,特别是靠近年底的时候,我们相对来说认为那个时候美联储有放缓加息的可能性,但是这个是一个后续需要观察的情况。

第一财经:今年的亚洲货币的贬值压力特别大,比如说我们看到日元对美元已经跌到20年以来的低点,港元在联系汇率制度之下,对美元是接近弱方边界,也就是弱方兑换保证。那么您觉得根据美联储最新的这次的加息结果,未来亚洲货币是不是还有持续的贬值压力呢?

陈东:刚才我们谈到美联储接下来的加息的步骤可能还是会比较激进的,对亚洲货币还是会有继续的压力存在。我们认为日元可能还有进一步贬值的空间,因为它的贬值主要的原因也就在于美联储跟日本央行的政策截然相反。咱们刚才讲到美联储它是要快马加鞭,试图要遏制通胀,而日本央行非常明确表态,还要继续维持之前的这种极度宽松的政策,那么最近它的长端利率达到了它的政策的上限,就是0.25%的上限,那么日本央行出手每天都进行这种无限量的这种债券购买,来把它的长端利率稳定在0.25%的这么一个标准以下。

那么这个政策的出手是非常清楚的一个政策信号,就是说日本央行还要继续宽松,那么现在的香港的隔夜利率,HIBOR(香港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跟美元的隔夜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之间实际上是港币的利率要低很多的,那么虽然美国它已经加息两次,然后短端利率已经上去了,港币这边并没有跟上,那么背后的原因当然我认为是由于香港的银行间的流动性还依然十分充沛,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利差拉大的情况下面,港币维持弱势是一个非常自然的现象。

第一财经:您觉得具体哪些亚洲货币的贬值压力会特别大呢?

陈东:除了刚才我们提到的日元以外,那么还有一些亚洲货币,比如说我们看印度的卢比之前它也有比较明显的一个贬值,当然印度的央行由于之前它也是像美联储一样,它这个叫做落后于曲线,它现在也开始要迎头赶上,所以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遏制住它货币贬值的一个短期内的趋势。另外还有一些比如东南亚的货币,比如说像泰铢这一些货币,可能会比较弱一点,因为它们在之前的不仅是从货币政策的角度,另外也是在经济的角度,经济不是很强劲,那么它的从基本面上,比如说经常项目的逆差这方面,它还有比较弱的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会对它比较关注。另外还有就是菲律宾,菲律宾也是面临一个经常项目逆差比较明显的情况,所以这些货币通常来说在美元走强的时候会显得比较弱势。

第一财经:那么这些贬值压力较大的亚洲货币会不会给金融市场带来系统性风险?

陈东:每次这个美联储加息带来对亚洲货币的冲击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联想到,比如说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那么实际上跟那个时候相比,那么现在很多情况发生了很多的变化,都是正向的变化。比如说一方面说很多这些亚洲国家的货币,它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弹性,它不再像是在90年代末的时候非常僵化的汇率体系,那么它一旦撑不住就出现崩盘。那么实际上在吸取了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之后,很多国家的货币制度都转向了更有弹性的,至少是有管理的这种浮动汇率。那么它带来的冲击,相对来说可能不会那么瞬间释放,带来这个系统性风险。

第二方面就是说虽然这些国家它至少在短期内面临经常项目的逆差这些情况,但是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面,很多国家都已经大大地改善了它的外汇储备的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在目前来看,我们还没有看到哪一个特定的国家可能面临比较危险的这种系统性风险的情况。

第一财经:您觉得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亚洲投资者应当如何应对当前的市场情况?

陈东:因为现在我们从投资的角度,我们认为可以说是比较困难的时候,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面不光是股票,它的表现不是很好,实际上债券的表现它也不是很好。那么在这种情形下面,那么再叠加刚才你说的有可能有些国家的货币还会出现贬值,那么这些其实它的最后的背后的根源其实都是归结于通胀的上升,然后导致的央行的紧缩,使得大家对经济增长的前景也出现了疑虑。

所以在这样一个高通胀的环境下面,我们还是一直秉承一个比较大致的投资的理念就是说,第一我们要去寻找那些能够抗通胀的标的。比如说从公司的角度来说,就是那些具有定价权的企业的股票,那么它们在通胀的情况下面能够把这种通胀的价格的压力,就是它成本端价格的压力能够转嫁给它的下游,能够传导到下游,通过提价提高它的这个产品的价格,来舒缓它的成本端的压力,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我们认为很重要的投资的理念就是要投资一些实物资产,那么包括一些比如说包括大宗商品在内的,还有一些跟房地产相关的,那么这种实物资产,那么它们在高通胀的环境下面,通常来说会有比较好的表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