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 首席对策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丁爽:审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让汇率有更大灵活性丨首席对策

第一财经 2022-07-24 11:27:18

作者:梁相宜    责编:漆辛夷

7月LPR按兵不动,全年降息窗口关闭?人民币汇率下半年走势如何?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学家丁爽。
丁爽:审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让汇率有更大灵活性丨首席对策

7月21日,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加息50个基点,自本月27日起生效。同时,在美国通胀9.1%创下42年新高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加速加息。全球主要央行货币加息潮将在下半年继续考验中国货币政策的定力。

而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在IMF执董会完成了对SDR的定值审查后,将人民币权重由10.92%上调到12.28%,权重仍保持第三位,新的SDR篮子在今年8月1日正式生效。根据渣打银行估算,人民币在此轮SDR定值审查中权重上升1.36个百分点,主要得益于两次审查期间(即2010年至2014年,2017年至2021年)中国出口市场份额的增加和人民币在外汇交易中比重的上升。本期话题,我们来关注货币政策和人民币国际化。

7月LPR按兵不动,全年降息窗口关闭?IMF调高人民币在SDR篮子中的权重,哪些因素发挥了加分项作用?哪些因素还有提高空间?人民币上半年走势强劲,人民币已成重要避险货币?人民币国际化审慎推进过程当中,应防范什么风险?人民币汇率下半年走势如何?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学家丁爽。

丁爽的主要观点:

降息窗口已关闭 但融资利率依然会下行

出口强劲为上调人民币在SDR权重作出贡献

在金融变量方面 人民币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在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继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人民币有成为避险工具的独特性

审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保持政策自主性

汇率有更大灵活性 发挥自动稳定器作用

人民币具备条件继续保持稳定

降息窗口已关闭 但融资利率依然会下行

第一财经:7月份LPR一年期、五年期都按兵不动,业内认为LPR可能在三季度会有一些调降的可能,但是7月份我们看还是保持不变,还是跟西方国家比较大幅度的紧缩有关吗?

丁爽:我们感觉就是中国的政策利率,如果是看一年期的中期借贷便利和7天的逆回购利率而言,降息的窗口已经关闭。主要的原因,刚才说西方主要经济体中央银行的紧缩政策加快加息,这些是一个原因。从国内的角度,通货膨胀近期有所上升,而且下半年可能会呈现一个上行的趋势,虽然还不会超出我们的通货膨胀目标,但是个别月份有可能会达到3%甚至超过3%。经济总体来说也是触底回升,所以这三个因素决定政策利率的下调的空间已经很小,或者说已经不存在。

我们觉得央行还会采取其他一些措施来降低银行的负债端的融资的成本。一方面可以通过央行的再贷款利率,现在很多的再贷款便利的利率都是1.75%,是比较低的。另外,就是存款利率的改革,引导存款利率,也是反映经济的一个走势是有所下行。还有一个就是央行在银行间市场,它的流动性还是提供的比较充足,所以政策利率不下调,并不意味着融资利率就不会下行。

涉及到这个LPR,我们觉得在今年可能不会再下调,实际上现在房地产的低迷的状况,或者说大家买房的热情不是很高,其实利率可能不是一个最主要的因素,现在应该说是住房抵押贷款的利率已经是有所下行了,这个可能并不是说要让房地产市场稳定的一个关键的因素。

出口强劲为上调人民币在SDR权重作出贡献

第一财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已经上调了人民币在SDR篮子的权重,计算权重应该是有几项评定数据的,具体来讲,从我们加入到今年,这5年的两次审查期间,中国在世界五大出口经济体当中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中的比重是从20.1%上升到了22.3%,这个是对人民币权重上升的贡献是1.1百分点,也是最多的,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这两年出口的快速上升,也是为人民币在SDR篮子里的权重的上升做出了最主要的贡献?

丁爽:应该说是做出了最主要的一个贡献,也是跟中国的出口持续回升有关。而且中国在全世界它的出口的份额是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特别是在新冠疫情之后。出口的增长其实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的出口份额进一步上升。

今年对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之后,做了第一次的一个定值的审查。定值审查当中,人民币在篮子中的比重是从原来的10.92%,上升到了12.28%,上升了1.36个百分点,这个也是说明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篮子中的地位在上升,实际上也是在国际金融或者国际储备货币当中的地位也是有所上升。贸易是当中的一部分,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一次可能是过多的倚重中国在出口方面的一个优势。

在金融变量方面 人民币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第一财经:在这几个权重里,哪一项我们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丁爽:在金融变量方面,人民币还是处于一个比较弱势,特别是跟刚才提到的其他几种货币,这当中涉及到了就是说人民币在国际储备,虽然是在全球国际储备当中的比重是有所上升,但是到去年年底还是2.8%,还是低于日元和英镑的。

另外人民币在全球的外汇交易当中的比重也是相对比较低,人民币在国际银行的负债和国际债券方面的比重,以人民币计价的这些负债,它的比重也是比较低,所以接下来,如果要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权重,可能就是在这几个方面必须要有进一步的提升,这方面应该说空间还是比较大。

在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继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第一财经:IMF的下一次SDR定值审查在5年后,在这5年之间我们还能做什么?比如说您之前也谈到了在技术层面,制度层面,我们还能对于人民币在篮子当中的比重上升,做出什么样的努力?

丁爽:当然增加在篮子中的比重,可能并不是说我们的一个主要的目标。只要在人民币国际化推动当中取得进展,相应的一些变量可能自然就会改善。这当中涉及到人民币资本账户的一个开放的程度问题,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很大的进展。但是接下来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开放,在更多的国际交易当中,使得人民币可以被使用,同时也能够增加人民币的一个汇率的灵活性。

还有一个就是要进一步扩大或者深化国内的金融市场,包括国内金融市场和离岸的人民币市场。通过这种市场的深化和扩大,能够使得人民币,特别在金融变量方面取得更多的进展。从技术角度来说,一方面就是说,能够简化海外的投资者投资人民币的一个便利性,能够简化程序,同时延长人民币交易的时间。

另外就是要增加人民币的金融产品的品种,包括使得国外投资者可以对人民币风险进行对冲。引进一些人民币或者人民币债券的一些风险对冲的工具,同时让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有一个良性的互动。最近可能越来越多的海外的一些投资者更加关心的就是说,让不同时区的离岸交易商可以对在岸的人民币或者人民币债券进行造势,这样就可以最终形成一个24小时都具有流动性的一个全球性的人民币的市场。

人民币有成为避险工具的独特性

第一财经:我们知道上半年人民币的汇率是有一个比较强势的表现,然后很多业内的人就认为在今年上半年全球不确定性都很强的情况下,人民币是一个非常好的避险的资产,但是如果我们是以一个人民币国际化为未来的目标的话,避险和国际化的关系是什么样呢?

丁爽:今年以来就是说大家之所以还是比较愿意持有人民币,一方面是人民币的汇率相对比较稳定,另外是人民币的收益相对还是比较好的。特别是在美联储加快加息之前,人民币资产、人民币的债券相对于其他主要资产,它是有一个正向的利差,当然正向利差在慢慢的消失,对美元来说可能会出现倒挂的情况。

利率汇率是一部分,另外一个是人民币我觉得是具有吸引力的一方面,实际上就是人民币资产它的波动跟其他的币种的资产的波动,它的相关性很弱。就是说它不是同步上升,同步下降。这个实际上一方面也体现了中国的经济周期所处的阶段,跟美国和欧洲是不一样的。实际上可以帮助大的资产池的一个持有者,如果把人民币加进来,可以减少它的整体的波动性。所以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它是具有一个配置的吸引力。

所以我觉得从长期而言,我们如果看近期的很多危机,或者是金融市场的一个扰动,人民币的确它的币值是相对稳定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刚才也提到,人民币资本账户的一个开放程度,还是没有达到其他的一些避险货币的水平。所以人民币不断国际化的过程,再加上人民币已经呈现的一些比较有吸引力的特性,如果是从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来看,它的确有成为避险货币的这么一个条件。

审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保持政策自主性

汇率有更大灵活性 发挥自动稳定器作用

第一财经:所以在接下来从长远来讲,人民币国际化审慎推进的过程当中,您认为我们最应该防范的是什么样的风险?

丁爽: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肯定也是中国资本账户不断开放的过程,开放必然会有它有利的地方,也有它的风险的地方,增加风险的地方。特别是人民币成为一个国际货币,实际上是中国向国际社会提供的一个公共产品。从央行的角度,它的货币政策的执行就不仅仅只看国内的人民币的存量,还要从国内国际人民币的整体的存量和它的流动来管理人民币和货币政策。这样必然是难度就增加,而且可能在有某些方面得有所取舍。这个当中有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人民币的汇率。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越来越依靠内需,所以中国的货币政策必然是需要有自主性。

另外一方面,资本账户的开放,如果我们从不可能三角的理论来说,在汇率的稳定性方面可能会有所取舍。让汇率有更大的灵活性,这样用我们人民银行的说法,就是让汇率能够发挥一个自动稳定器的作用,能够吸收外部的一些冲击,同时也要增强宏观审慎的一个监管的能力。我们在推进资本账户开放的时候经常说的,要跟自己的监管能力相匹配,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来推动资本账户的开放和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具备条件继续保持稳定

第一财经:最后给我们预测一下下半年您认为人民币的走势如何?

丁爽:人民币走势从基本面来说,它还是具备了进一步继续保持稳定的这么一个条件。

我们主要看几个方面,一个就是看经济的增长,应该说今年的上半年是美国的增长,或者说美国的就业状况比较好,但是中国的就业状况是变得比较弱,特别是对于年轻的群体。接下来下半年这方面可能会出现一个转变,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如果开始恢复的情况下,就业会出现好转。而美国因为加速收紧货币政策,它的就业的失业率可能会上升。所以从GDP增长和就业的状况,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基本面,这会增加对人民币的一个信心。

如果从国际收支的角度,今年上半年中国的因为出口表现超预期,进口还是比较低的,因为内需比较弱,所以中国今年上半年的贸易顺差达到了3850亿美元,这个是应该说对我们自己来说是一个创记录的数字。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