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这个院子,开启成都社区融合文创风潮|中国城市社区观察

第一财经 2022-08-06 13:17:37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在院子文化创意园,史雷用更加宽阔丰富的视野、更多元的形式,激活成都在地文化生活。

从小酒馆所在的玉林西路一路向南,走到倪家桥社区的拐角处,一片青砖灰瓦的建筑,围出一个平整开阔的院落,就是院子文化创意园。

院外竖了一块显眼的棕黑色牌子,左边写着“玉林街道倪家桥社区”,右边写着“院子文创园”。这里是倪家桥社区居委会办公的地方,也是院子文化创意园入驻工作室的创业基地。

院中间有一株十几米高的老榕树,遮天蔽日。平日,附近老居民会到这里闲聊、乘凉、下棋,一长排24小时书架供人免费借阅。到了周末,这里变成年轻人的天地。每个月,院里都会举办“Post Market后市场”市集,主题不同,热闹相同。

每个月,院里都会举办“Post Market后市场”市集

今年3月,在后市场“有‘花’事”的集市上,数十家摊主在院子里售卖绿植、鲜花、文创、古着、咖啡或是手作,周围有非洲鼓、乐队快闪、DJ助兴。

6月,一场汇聚了11家独立书店的“不止是勇”主题市集,引来城中热爱阅读的年轻人,他们漫游在书的世界,朗诵、聊天、写诗、买书,整个活动从下午两点持续到凌晨两点。

当玉林成为成都文化生活的新地标,“Post Market后市场”也逐渐形成城市周末市集的固定品牌。

拥有同样爱好的年轻人,乐于在这里度过一个个热闹周末,周边居住的老人们也常常走进年轻人扎堆的空间里。一年一度的国际唱片店日·成都站,也在院子里办了四年。

2022国际唱片店日成都站,已经举办了四届

这些活动背后,离不开小酒馆团队和入驻院子文化的11家入驻工作室。在院子文化创意区一楼,挂着11家入驻工作室的logo牌子。每个工作室面积并不大,紧密相连,不断相互碰撞合作,迸发出鲜活有趣的在地文化创意。

帧循环工作室主理人刘琥是土生土长的玉林人。在西华大学老师的身份之外,他也是动漫插画设计公司的创业者。他与倪家桥社区合作的《成都记忆·倪家桥的故事》绘本,留下玉林的旧时记忆,来访者也总是对他绘制的玉林地图印象深刻。

New Noise工作室主理人Jef来自比利时,2007年到四川大学读书,就此没离开成都。他是最早将海外乐队带到中国舞台的演出经纪人,疫情后,国外乐队无法来演出,他迅速转型,将New Noise做成一个独立的黑胶唱片品牌,出品发行限量版黑胶唱片,工作室也变成一家黑胶唱片店。

谱造司主理人Mian是一位年轻艺术家,以女性的直觉创作出一个名为“囧恩”的IP形象,她将玉林当做一个艺术现场,“囧恩”出现在玉林街头巷尾,跟市民互动,达成一种温暖奇趣的效果。

一千多平米的院子文化创意园为这些艺术工作室提供创作空间、资源与服务,11家工作室又与小酒馆团队一起孵化出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各有所长地贡献艺术创意,共同打造城市文化IP。

在院子文化创意园创始人史雷眼里,玉林是成都独一无二的存在,甚至在全国范围,这样保存完好的老城区也少见。他觉得这里有点像上海的老法租界,从大马路走进来,就是适合步行的细密街巷,安逸,放松。

玉林西路的小酒馆,是一切的起点,现在的院子文化则是体量更大的容器。最终,这里将生长出关于成都、关于艺术、关于青年文化的丰富可能性。

第一财经:为什么会想到在玉林做一个院子文化创意园?这个创意园与艺术家工作室之间是怎么合作的?

史雷:因为小酒馆就在玉林嘛,我们两个店都在玉林,我们也在这里待了20多年,还是喜欢玉林这种接地气的地方。

院子文化创意园这个老房子,之前是居民喝茶打麻将的地方。我们看着这栋三层的房子,觉得不适合做音乐基地,这里跟周边居民距离太近了,只要做音乐工作室就会扰民。当时觉得这个空间可以做成孵化性质的园区,工作室包括设计、影视、音乐等内容。

我们对入驻团队的要求是,一定是青年团队,或者说是刚成立的团队,不能是独立的个人、艺术家。我们做院子文化创意园的目的不是要跟某个艺术家或设计师的合作,而是帮助年轻团队把创业初期的头几步走好,提供一个协作平台,让他们安心。后期工作室发展起来,肯定就需要更多的商业资源,更多的创作空间和发展方向,我们其实就是把最前期的第一步做好。小酒馆当时跟乐队、音乐人合作都是这样,院子文化创意园也是这个模式。

我们给入驻工作室提供场地,他们会出产一些内容,我们会联合不同的工作室一起去做些有趣的IP,做一些落在成都在地的融合式创新项目。

第一财经:在院子文化创意园创立这几年,是否引领起成都社区与文化融合的风潮?

史雷:我们应该是全国第一个跟社区共融共创的文创园区。这也是一个城市更新的大趋势。现在你去看成都的所有社区空间,都已经升级改造,算是开启了一股社区融合文创的风潮。

2018年院子文化创意园刚开园那段时间,感觉天天都有全国各地来参观的人,大巴车拉着人来,拿着导游小喇叭,一层层参观。

我们怕太多人过来,打扰很多工作室正常工作,就做了现在我们在的这个展示空间,有小酒馆这20多年来的重要事件海报和出品唱片展示,方便来参观的人们了解小酒馆的历程。

第一财经:这四年,院子文化孵化出哪些文化创意案例?

史雷:比如说视觉艺术工作室谱造司,是一个以视觉艺术为核心的团队,跟很多艺术家、音乐人、品牌、音乐节及独立派对厂牌都有深度合作。他们是入驻了院子之后开始加速发展的,现在应该是国内同行业里面发展得很好的团队。今年UCCA和迪斯尼在中国做的米奇艺术展,邀请近30组艺术家参与项目,在成都邀请的就是谱造司。

谱造司工作室创作的IP“囧恩”出现在玉林街头巷尾

还有一个成都本土的、非常独特的工作室,叫早上好工作室。他们做的一个户外音乐节,叫春游音乐节。所有人到那里特别开心,已经不是说只是去看音乐节演出,大家去跳舞、喝酒、玩儿,像一个嘉年华,就是成都年轻人的节日。

我当时就有一个总结,这个音乐节是一个你不用看阵容就想参加的音乐节吧。春游音乐节的人数不多,每天就五千人。其实他们可以把规模做大,但工作室拒绝大的投资,就想做几千人的音乐节就够了,规模小,才做得好玩,才有类聚;就是想做有一个具有成都气质的音乐节,就是“好耍”。他们传达出来的态度,就是把同类人吸引到一起玩儿。

他们还做了一个城市活动“成都森林”,联合全成都四、五十家场地,有咖啡馆、书店、电子俱乐部、livehouse,两天里同时做各种活动,开一辆巴士巡游。

第一财经:入驻院子文化的工作室里面,还有来自比利时的New Noise厂牌主理人Jef,他跟成都、跟小酒馆有很深的渊源吧?

史雷:Jef从2007年大学毕业就在成都了,他的演出项目做得非常好,主要是做一些国外乐队在中国巡演,第一场引进的乐队演出就是在小酒馆办的。New Noise厂牌是最早持续把国外乐队带到中国巡回演出的主办方。疫情开始以后,国外乐队来不了中国,Jef开始考虑转型。2020年春节刚过完,正是疫情期间,他是最早出现在院子工作室工作的人,整个楼里就一个社区值班的工作人员和他一个人。

Jef的思维非常灵活,现在New Noise成功运行成一个黑胶工作室;出品发行一些乐队和音乐人限量的黑胶唱片,工作室也增加了售卖黑胶唱片的店铺功能,有很多独立音乐的唱片。

New Noise工作室主理人Jef将工作室做成了黑胶店铺。吴丹/拍摄

从2019年开始,我们每年联合New Noise厂牌合作“国际唱片店日”,这是一个属于独立音乐厂牌、唱片店、音乐人和乐迷的节日,来自全国的很多音乐人和厂牌会带来特别的磁带、CD、黑胶唱片。

今年“国际唱片店日·成都站”做到第四届,因为疫情推迟到5月21日。今年的唱片店日应该算是成都那一轮疫情刚结束后举办的第一个大型线下活动,现场有集合了30多家全国各地的唱片店/厂牌展示、销售,来的人特别多,当时还挺担心的。

但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会让人觉得(有音乐)多好啊,挺自由的,几乎让你忘了当下的疫情。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均为受访者提供)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