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萝卜山的乡村实验:在乡村引入现代机制,小农户也能驱动乡村振兴

第一财经 2022-09-06 12:46:42 听新闻

作者:邵海鹏    责编:刘展超

受萝卜山集体经济组织委托,由合作社负责运营村集体资产。合作社要想发展壮大,就必须想方设法盘活已有的集体资产,做好经营管理和市场开发,获得经济收益。

“萝卜山在哪?”这是黄珂巍在“农品市集”上回答居民最多的一个问题。

今年2月,黄珂巍就任萝卜山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第二任“乡村CEO”(首席执行官)。8月14日,萝卜山的“农品市集”流动销售花车,在临翔区人口最多的居民小区首次亮相。花车上的商品,既有时令蔬菜,也有核桃油等加工品,绝大部分都来自于萝卜山,萝卜成为最抢手的鲜品。

图说:来自萝卜山的“农品市集”在居民小区备受欢迎。

“初战告捷,这一天销售总额将近4000元。售卖效果挺出乎意料的。”黄珂巍说。

准确地说,萝卜山是一个自然村,位于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以种植萝卜而得名。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以小农经济为主,萝卜山具备大多数农村,特别是西南山区农村的典型特征。

2021年1月前后,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及专家团队一行在临翔区经过多次实地探访,最终确定萝卜山等3个村子作为“小农发展驱动乡村振兴”试验示范区实验村。2021年3月,临沧市与中国农业大学签订“小农发展驱动乡村振兴实验区建设”合作协议。

图说:在萝卜山竖立着乡村振兴实验区的标识牌

由于中国最基本的国情农情是“大国小农”,小农户将长期存在的客观情况决定了萝卜山乡村实验的样本意义。

李小云称,“我们团队在萝卜山所做的工作,有两个词特别重要:一是实验,二是示范。实验是为了验证设想,探索道路;示范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先行先试。若有效,将来可以起示范带动作用。其实,在这场实验探索中,不论成功与否,都有着借鉴意义。尤其是在整个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以及经验教训,才是最有价值的。”

能人带动小农驱动

萝卜山真正开启乡村振兴,始于2021年。在此之前,萝卜山所在的临翔区,2018年脱贫摘帽,2019年底贫困人口脱贫清零,2020年顺利通过国家脱贫攻坚普查验收。

从传统意义来讲,素颜的萝卜山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成为村子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然而,也正因此,整个村子避免了过度开发,村子里环境清幽、民风淳朴。尤其是“网红”博主的返乡,尽管只是小范围带动,但已经走在了探索乡村振兴的路上。

段家武出生于萝卜山,成年后走出小山村,在临沧市从事餐饮行业。2017年,他开始接触自媒体,并注册了“萝卜山的青松”短视频账号。在自己成为“网红”之际,萝卜山也跟着“出圈”。

尽管自己的餐饮生意只是小有所成,平台粉丝数也只有寥寥数万,但精明能干的段家武已是全村“最靓的仔”。乘着乡村振兴的东风,2018年5月,段家武返乡改建自家老宅。半年后,取名“青松家园”的农家乐正式对外运营。这是村民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中,农家乐生意风生水起。

紧跟着受益的是萝卜山。除了收获知名度外,部分村民还可以到农家乐就近务工,并带动种养殖农产品销售。

如果到此为止,这将是萝卜山村成就“青松家园”的故事。然而,这只是序曲。转折发生在李小云专家团队的到来。

2021年,在调研走访后,专家团队发现,萝卜山是一个典型的小农经济体。这一点集中体现在,每户村民有着5-20亩左右的山地,但都由细碎的小块土地组成。另外,农户产业发展没有规划,几乎每户村民都种有萝卜、核桃、茶叶等经济作物,但都不多。而且小农户缺乏议价能力,都是以初级农产品形式销往市场。

在萝卜山的农业经济发展历程中,有两个时间节点比较关键。一是,2002年临沧市启动退耕还林工程,直接导致村民的农业生产从水稻、小麦的口粮生产,转向玉米、马铃薯及经济作物,以及养殖业。二是,2018年地方政府禁止割松油,直接促使农户家庭主要收入由务农转向务工。目前,务工、务农是萝卜山村农户家庭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以2020年为例,前者占52.71%,后者占20.98%。

专家团队成员、中国农业大学教师廖兰称,务农收入的重要性在下降,农户就更不在乎农业了。核桃就是一个鲜明案例。之前,一斤核桃卖价5-6元,农民还有采收积极性。2021年,价格跌至不足1元。漫山核桃树,村民宁愿烂掉也不愿去收,“都不够人工成本。”

数据来源:萝卜山首任“乡村CEO”季岚岚入户走访统计

从经济收入来讲,在全国脱贫攻坚结束的2020年,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这个指标来衡量,尽管萝卜山(12352.04元)高于云南省贫困地区(11740元),但低于全国(17131元)。除了经济上的贫困外,萝卜山的村民小组软弱涣散,乡村治理矛盾问题也很突出。

临翔区乡村振兴办负责人孟斌提到四个方面:一是村民小组理事会没有凝聚力和号召力;二是村寨建设没有规划,存在乱搭、乱建、乱堆、乱排等现象;三是村寨基础设施落后,道路未硬化等;四是村集体经济薄弱。

李小云称,萝卜山的旅游资源具有稀缺性,再加上在“网红”博主的带动下有了一定知名度,具备向现代社会过渡的趋势。不过,从乡村振兴的角度来讲,乡村发展离不开城市动能,需要在村子里引入现代性和市场机制,由小农户发育出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产业,让小农户与大市场接轨,最终实现小农发展驱动乡村振兴。

这意味着,若萝卜山的乡村实验能够取得成功,对于临沧市、云南省乃至全国类似以小农户为主体的其它地区都将有示范意义。

萝卜山的“五个一”工程

从专家工作站出发,沿山坡缓步上行,便可以走到“青松家园”。该处位于一处高地,视野开阔,可远眺漫山苍翠。古朴的民宅,热情好客的主人,以及喷香的家常饭菜,让人流连忘返。段家武家正是专家团队选定的7户“三产融合”示范户之一。这一处农家乐,主要示范第三产业,发展“餐饮服务产业”。

图说:示范户家的卡通墙绘与田园风光相映成趣

沿着山间小路,可走到段家学家里,迎面就能看到“蜜蜂学堂”的指示牌,尤为引人关注的是一面蜂农采收蜂蜜的卡通墙绘,与一派田园风光相映成趣。在干净的庭院,花草绿植一字排开,充满盎然生机,让人赏心悦目。该示范户家中的蜂蜜加工厂、加工设备业已就位,等待盛产季(每年2-6月)的到来。这一家示范的是一二三产融合的“养蜂、采蜜、亲子教育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这7户示范户的卫生间、厨房,都进行了改造,干净整洁,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现代生活。

廖兰称,在示范户家中升级的不仅是产业,还有农村人居环境。尤其是厕所,要进行全面改造,做成一道功能齐全、方便、有档次的景观。

自从李小云专家团队进驻萝卜山后,提出了萝卜山乡村实验的“五个一”工程。

从示范户角度,主要是一户多业(基于村庄产业实际,大力发展从种植、养殖,到餐饮、民宿、亲子体验等产业,多业并举构建乡村产业新业态体系)、一户一品(在农户自愿的基础上,优选出7户示范户进行重点培育,典型示范,着力打造萝卜山原生态特色农品。比如,养蜂及蜂蜜加工、萝卜种植加工、养牛及粪污处理、核桃油加工、火腿加工等)。

从萝卜山角度,主要是一村多产(以“萝卜”为主题,通过建设“萝卜山农情园”,挖掘“萝卜山青松哥”等网红元素,发展生态农业、观光农业、体验式采摘园、体验式加工生产,以及餐饮、民宿等形式的乡村旅游业,实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一村一品(注册成立“萝卜山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开发“萝卜山”品牌系列农产品,进行统一包装及品牌化管理,通过开办“农品市集”,让小农户对接大市场,实现农品直接进城、上市)、一山一花(种植月季、木香等多种花卉建成“百米时光花巷”;种植梨树建成“百亩梨园”;广泛动员农户开展庭院绿化,种植大花卉兰、五爪金龙等爬藤植物建成“兰花坡”等)。

示范户是如何选择,以及“一户一品”如何确定?廖兰称,团队通过入户走访,根据农户现有产业基础,尤其是自主发展意愿,最终确定了不同类型的示范户,以户为单位、以家庭为基地,打造标准且实用的“家庭车间”和“家庭牧场”。同时,专家团队按照“一户一方案”原则,量身定制方案,并一对一指导。

萝卜山的实验,得到了从中国农业大学到临沧市,再到临翔区的通力支持。自从实验区揭牌后,临翔区组成专班,指定专人负责,全力配合专家团队开展实验区工作,陆续投入700多万元,带动集体资产由实验前的400多万元,增长至如今的1200多万元。不过,这部分增值的资产大多为道路、农情园、专家工作站等不动产。

图说:萝卜山新近落成的专家工作站,未来将用于民宿、办会等新业态

作为李小云专家团队的一员,季岚岚自称“新萝卜山人”。2021年,她担任前述合作社首任“乡村CEO”。

季岚岚称,受萝卜山集体经济组织委托,由合作社负责运营村集体资产。合作社要想发展壮大,就必须想方设法盘活已有的集体资产,做好经营管理和市场开发,获得经济收益。合作社既要面向市场,更要做村民的代言人,因为要尽可能调动他们参与实验的积极性,充分挖掘产业潜力,帮助村民打造萝卜山农旅品牌等。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季岚岚提到,通过这次乡村实验,除了培育出乡村新业态,也为当地培育了一批带不走的乡土人才,比如7户产业示范户、咖啡厅经营者等,并从村庄传统的互帮互助合作中挖掘潜在的客房、餐饮等服务人员。目前,初步形成了专业团队指导、合作社引领、大户示范、散户跟跑的“小农发展驱动乡村振兴”的路径。

根据萝卜山试验示范区方案,实验区项目分为建设期、经营期、推广期三个阶段。目前,建设期工作基本结束,萝卜山的特色开始形成。李小云称,一是围绕村中特产——萝卜,进行一二三产融合,围绕村子自然特色,以及核桃、蜂蜜、茶叶等特色产业,正在形成“三产融合”新业态;二是将“三产融合”融入小农户发展,“以小农户为主体驱动乡村振兴”的模式初见雏形;三是以农民为主导、三产融合的合作社机制,已经建立;四是通过“五个一”工程,由农户示范带动全村,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正在推进;五是借助中国农业大学对口帮扶临沧市的机遇,充分发挥高校资源,提升实验含金量。

目前,实验区进入紧锣密鼓筹备经营期。从7月开始,合作社所经营的餐饮、客房和咖啡厅等新业态,陆续进入试运营阶段。至今,收入接近3万元。“农品市集”也于日前启动,并已连续在每周日定时开展了三期市集活动。下一步,将着手探索定点“农品市集”和夜市的运营。

黄珂巍认为,通过试运营,合作社多元化业态的潜力正逐渐显现。今后合作社将全面转向能力提升阶段,不断完善机制体制,充当小农户对接大市场的有力抓手,探索出符合市场需求的产业、运营等模式,争取早日实现盈利,带动萝卜山村民增收致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