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民币距“破7”一纸之隔,贸易顺差支撑汇率基本稳定

第一财经 2022-09-07 21:19:40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 徐燕燕    责编:石尚惠

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对一篮子货币仍升值。

人民币对美元快速贬值,逼近“破7”。9月7日11点多,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跌破6.99关口,最低至6.9949,距整数“7”大关仅差一层纸。

当日美元指数站稳110上方,同时最新数据显示,中国8月贸易顺差仍达793.9亿美元,但较7月破千亿的纪录高位回落,这些均对人民币构成利空。“欧元、日元、韩元、英镑都很弱,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很正常。”某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表示。今年以来,欧元对美元跌幅近13%,日元对美元跌幅更超25%,人民币对美元跌幅则不到10%。

6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短期内人民币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不会出现“单边市”。“但汇率的点位是测不准的,大家不要去赌某个点。合理均衡、基本稳定是我们喜闻乐见的,我们也有实力支撑,我觉得不会出事,也不允许出事。”

由于美元走强等因素,8月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下降近500亿美元,但仍在3万亿美元以上,外储规模保持总体稳定也将支撑人民币。

人民币短期承压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鹰派”演讲,是近期包括人民币在内的亚洲货币加速贬值的导火索。

8月26日,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表示:“我们必须坚持加息,直至大功告成。历史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通胀的就业代价可能会越发高昂,因为高通胀在薪资和价格制定中变得更加根深蒂固。”

这导致美股暴跌,美元、美债收益率攀升,本周美元指数一举突破110大关,创下20年新高。截至北京时间9月7日12:00,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飙升至3.335%,中美利差扩大至70BP附近的高位。

过去两周,强美元叠加中国意外降息,人民币贬值速度加快。央行早已退出了对汇市的常态化干预,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也仅通过中间价释放稳定信号。

在周一(9月5日)外汇存款准备金“降准”消息发布后,周二央行继续调强中间价,幅度逼近150个基点。

上述策略师告诉记者,这并不能算是“逆周期因子”重出江湖,因为根据该因子的计算公式,央行调整的幅度应小于150个基点。“交易员明显看到了央行释放的稳定信号。不过,近期在日元、欧元极度弱势的衬托下,美元指数上涨动能较强。”

5日傍晚,央行意外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两个百分点,意在放松美元流动性,为强美元降温,提振人民币。机构预计,此次调整将释放外汇流动性约190亿美元,力度大于5月那次。央行稳汇率的工具众多,汇率贬值失控的局面很难出现。

尽管如此,多位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与日均390亿美元的在岸市场美元/人民币交易量相比,190亿美元的外汇流动性释放仍然较小。由于中美利差不断扩大、强美元持续,短期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

贸易顺差高位回落

出口形势和贸易顺差,也与人民币未来走势紧密相关。

在疫情暴发后,中国出口高增长和巨额顺差给人民币注入了强心剂,人民币对美元自2020年8月从7以上回到6区间后仍持续走强,直到今年2月升至6.3046。贸易顺差为人民币缓冲了不少来自强美元、资本项下资金流出而导致的贬值压力。

9月7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按美元计价,中国8月出口3149.2亿美元,按年增长7.1%,低于预期增长13%;进口2355.3亿美元,按年增长0.3%,低于预期增长1.1%;内地进出口总值5504.5亿美元,按年增长4.1%。贸易顺差793.9亿美元,按年扩大34.1%,但较上月纪录高位回落。7月贸易顺差达1013亿美元,这是有记录以来我国月度顺差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汽车行业尤其是电动汽车,可能是第二季度提振中国出口增长的少数行业之一。

展望四季度,植信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常冉对记者表示,出口可能呈现增速放缓与韧性并存的局面。全球已有约80个经济体加入货币政策紧缩行列,流动性紧缩直接导致对中间品和消费品的需求大幅退坡,我国最终消费品和中间资本品占总出口的比重高达70%,海外加息对外需冲击较大,全球经济衰退将压缩整体需求水平。

“但新能源相关产品的出口和东盟地区需求的拉动可能成为四季度出口的支撑点。东盟制造业PMI连续11个月扩张,经济增长表现较有韧性。俄乌冲突增加了欧洲能源危机的潜在风险,在欧洲推进摆脱对俄化石能源依赖行动、供应链出现问题之时,我国基于在新能源产业链上的优势,未来新能源相关产品的出口将迎来发展机会。”常冉称。

“强劲的国际收支平衡意味着人民币汇率仍完全在中国的掌控之中。”巴克莱银行宏观、外汇策略师张蒙告诉记者,“从这个意义上说,汇率不太可能出现失控。”

在她看来,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仍然很强。“即使美元/人民币向7.25迈进,CFETS(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一篮子货币指数也仅是回到了2021年一季度的水平。”

从8月开始,人民币在未来两个月“破7”成为不少外资行的基本预测。不过,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日前对记者表示,即便“破7”,预计在年底还是会回到6.9左右。她称,人民币对欧元、日元都是升值的,人民币本身并不弱,“而且在目前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人民币在可控的范围内适当贬值,对于整个出口也有好处。”

由于亚洲货币都在跌,因而从一篮子汇率来看,人民币目前的水平和今年年初相差无几,相较于去年的平均水平仍有明显升值。年初CFETS一篮子指数在103附近,最高一度在3月逼近108,目前为102.02,而2021年大多数时间都维持在90区间。

外储规模保持总体稳定

美元走强等因素也导致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账面上的损失。国家外汇管理局9月7日发布了最新外汇储备数据,截至8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549亿美元,较7月末下降492亿美元,降幅为1.58%,但仍在3万亿美元以上。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国际金融市场上,受主要国家货币政策预期、宏观经济数据等因素影响,美元指数上涨,全球金融资产价格总体下跌。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当月外汇储备规模下降。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对第一财经表示,8月外汇储备减少规模接近500亿美元,但其中一半左右可以用汇率折算因素来解释。8月美元指数上涨2.6%至108.7,使得非美元储备资产有折算上的账帐面减少。而另一半则与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有关系,过去一段时间,在美联储加息预期进一步增强的背景下,发达国家市场可谓股债“双熊”,也从账面角度影响了我国的储备规模。

除了上述两个因素,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认为,因国际收支导致的外储变化较小。8月贸易顺差虽较7月下降,但依旧同比扩大34.1%。从绝对值来看单月接近800亿美元的顺差依旧是高水平的(历史上单月超800亿美元顺差的只有5次)。金融项下,预计直接投资继续保持净流入,与货物贸易顺差一起为国际收支平衡提供有力支撑。

近几年来,外汇储备规模一直维持在3万亿美元之上,呈小幅波动的趋势。眼下,外汇储备余额再次逼近3万亿美元,接下来是否存在进一步减少的风险?

谢亚轩认为,“不能说这个风险没有。”进入9月,强势美元依然持续,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继续。不过,这两个原因所带来的主要是我国外汇储备账面上的损失,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损失。从资产价格的波动来看,我国的外汇储备投资基本上是持有到期的,只要不卖出,不会因为短期价格波动造成实质的损失。

此外,可能会影响外汇储备规模的一个原因是央行是否使用外汇储备进行市场干预,稳定人民币汇率。

谢亚轩表示,只有当人民币汇率下跌到一定幅度,需要央行出手干预外汇市场的时候,才会因交易需求导致外汇储备下降。目前从数据上来看,央行入市干预不会轻易发生。

“2018年以来,央行越来越强调避免直接入市干预,尽管保留干预外汇市场的权力,但是不代表必须。”谢亚轩说。

对于外汇储备未来的走势,王春英表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但我国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入实施稳经济一揽子政策,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有利于外汇储备规模保持总体稳定。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