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扎克伯格全力押注元宇宙错了吗?

第一财经 2022-10-27 12:20:03 听新闻

作者:刘远举    责编:任绍敏

元宇宙时代的说法,到了该退烧的时候了。

10月11日,Meta发布了Facebook改名一年后的成果,定价1499.99美元的最新款虚拟现实头显Quest Pro,结果当天股价跌了3.92%。从今年年初到现在,Meta的股价已经跌去60.52%。

扎克伯格全力押注元宇宙真的错了吗?我的答案是,错了。其实,元宇宙从消费电子的发展路径来说,结局早就明明白白地呈现出来了。

技术路线的斗争

消费电子有极强的路径依赖性。上世纪80年代流行随身听,那真是电子与机械工业的结晶,比磁带大那么一点的空间内,容纳如电子、机械等设备,还要保证良品率,无故障使用。在这些方面,日本工业达到了极致,松下、SONY、爱华,瓜分了全球市场。中国当时也能生产,但都是体积大一些的低端产品。

到了2000年左右,产品路线开始出现第一次分化,从随身听转向随身CD,进而向MD迈进。磁带时代是没有技术性的版权保护的,可以随意复制;CD时代出现了版权;MD可以买碟片,自己从CD转换。与此同时,MP3出现了。两条技术路线的斗争开始了。

SONY、夏普一直没有放开MD播放MP3。但其实不管他们是否接纳MP3,危机注定会到来。以闪存为基础的MP3,没有机械运行部分,这就极大地降低了制造工艺要求。在VCD大战中得到锻炼的中国消费电子产业,在中国加入WTO后更加迅猛地增长,制造出大量物美价廉的MP3,打垮日本厂商精心布局的技术路线。

技术路线的竞争与淘汰,最清晰地标明了产业方向。元宇宙作为一种技术路线,已经多次失败了。

电视机也有两条技术路线的竞争。在2010年电影《阿凡达》带来的3D潮中,电视、PC都在向3D进发。当时的电视有偏振3D、快门3D等不同方式;内容方面,游戏厂家也推出了3D游戏;显卡厂商Nvidia也推出了自己的3D技术。

与此同时,4K技术标准也出现了。当时的内容载体,蓝光与HD—DVD也在进行激烈的斗争,最终蓝光取得了胜利,蓝光联盟取得了胜利。蓝光分辨率为4K,能提供3D视频。随后电视出现了技术路线的分化。朝着8K高分辨率,以及以HDR、杜比视界为代表的高亮度、高色域、高动态的方向发展,3D逐渐被市场抛弃了。小米、华为、TCL、海信的旗舰98寸产品,均不支持3D。消费者也不关注,在关于电视机的评测中,都不会列出来,电视到底是否支持3D。

3D失败了之后,它以VR的形式再次出现。最初也风风火火了一阵子。我其实算VR的重度用户,HTC的头盔刚刚上市的时候,我就买了一套。它的体验的确很好,也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虚拟世界的社交。在HTC的头盔还没有上市的时候,在上海Chinajoy上HTC的展台试戴,我当时想体验的就是,VR能否可以给人带来在一个城市行走,可以走进一家酒吧、餐厅的感觉。VR的确能做得到这种体验。其他的感觉,比如在行星之间,在深海,在星球大战的飞船上,沉浸感都非常逼真。但过了一阵子,VR也慢慢沉寂下来。

再后来,就是扎克伯格搞了个新概念“元宇宙”。在我的朋友圈中,研究元宇宙的人非常多,但买头盔的,我只发现一个,还是轻度的移动级的,PC级的元宇宙,我一个同好都没发现。实际上,我的头显也没怎么用,闲鱼一搜,会发现大量的人在出售,他们都用了“吃灰”两个字来形容。

技术无法降低高成本

那么这是为什么?

人类从2D透视中获得Z轴信息,也就是获得3D感的能力相当好。没人看2D电影会分不清楚透视关系,两辆车在追,人一前一后,没人会分不清楚。既然如此,没必要带3D眼镜。当时Nvidia提供了一套用于CAD、3dmax的专业立体眼镜,但并没有在设计师中普及开,因为仅仅通过透视原理,设计师就能很好地在2D屏幕上,完成3D设计任务。

VR不仅提供轴信息,还提供沉浸感。沉浸感最重要的部分,是视觉。撇开成本不谈,现在的技术,在实现这一部分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但是,嗅觉、触觉、内耳平衡、关节腔关节液的位置,都是真实性、沉浸感不可或缺的要素。

所以,VR提供的虚幻现实,是有限的。与此同时它的使用成本很高。设备很贵,追求效果的pc-vr,一套要2万~3万元,移动式的也要几千元。另外,它始终需要戴一个头盔。

为了克服这个成本,不管是Meta还是头条,都在做简化。Pico4就是一个简化之物。

首先,它在重量上做了精简。通过采用Pancake光学方案做轻量化,实测前端重量减少28.8%,厚度减少24%。

其次,Pico4不是PC VR,性能有了极大的弱化。Pico4搭载高通Snapdragon XR2芯片和8GB RAM,这个性能是无法与PC VR相比的。单从性能能耗比较,PC VR的能耗高达500瓦,而Pico4用电池就可以。Pico4搭载了单眼2160*2160的单眼2K屏幕,虽然号称PPI(像素密度)达到1200,但这里的PPI并不能直接与手机相比。与最强的PC-VR 小派单眼4K相比,分辨率仅为其四分之一。还有一些精简的地方,比如没有定位器,这样就避免了安装,降低使用成本。这些都降下来了,价格也自然“精简”了,8GB+128GB售价2499元,8GB+256GB售价2799元。

但仅仅是技术上与价格上的简化,无法触及一个本质、不可克服的成本。

沉浸感意味着与现实切断,这意味着需要身体的、社会性的全面安全保障。身体上的安全,需要软包的墙壁,封闭的房间。公司提供的工作场所,就不再是一个隔间,而是每人15平方米。这是一个很高的成本。更重要的是社交上的安全,不妨想象一下,男女同事,在一个房间开虚拟会议,男同事悄悄取下头盔,用手机拍女同事。所以,很多人围着一个桌子,戴着眼镜,与远方的同事开会,是一个高成本行为。再比如,在飞机上、高铁上哪怕是全封闭的,你也不会戴上这个眼镜。这个高成本是技术无法使之下降的。

所以,从3D到VR带来的提升,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重要的是,这个锦上添花很“贵”,起码相对于获得来说,需要付出的成本很高。虽然各方都在想方设法降低成本,不过,VR成本再怎么降,身体上、社会上的安全性,必然导致高成本。看3D电影的成本,金钱上的成本近乎于零,所付出的动作成本,只需要戴一个眼镜,但在“家中看立体电影”被淘汰了。

成本很高、效用很低

在降低成本的同时,各方也在提升用户效用。比如在Pico Neo3的销售中,就推出过“坚持打卡180天返现一半”的活动,用户按照相关要求坚持每天使用,就可以返回一部分购买时支付的钱,相当于Pico Neo3只要1000多元。这个策略当然是为了教育消费者,也起到了帮助Pico抢占市场份额的作用。

但同时,它的启示是:没有任何爆款级应用,需要如此推广。更不会有时代级应用需要如此推广。当年的PC不需要这么推广;手机不需要这么推广,都是不断产生的需求推动消费者去购买、学习使用PC、手机。不学习、不使用不但不能获得乐趣,而且要落后于时代。

滴滴APP虽然也用优惠教育消费者,但他们教育的是“让消费者知道、下载、使用自己的APP”,而不是使用“手机打车”这件事。手机打车不需要教育,需求自然会推动消费者这么做。

那么,当成本很高,效用很低的时候,元宇宙很可能也无法形成越滚越大的持续性使用。

数据也反映了这个趋势。IDC数据显示,2021年,VR头戴式显示器的全球出货量达到1095万台,突破年出货1000万台的关口,被业内普遍视为行业初成的拐点。Meta的Oculus Quest2在2021年销量大增,也给元宇宙打了一剂强心针。进入2022年一季度,VR头戴式显示器保持热销,全球出货量同比增长241.6%。但是,这个趋势的背景是疫情减少了社交与户外活动。

随着疫情缓解,出货量就缩减了。所以Meta才缩减了2022年Oculus系列头显出货量的40%,从原有预期1000万~1100万台下调至700万~800万台。此外,Meta 还暂停了2024年之后的所有新的XR头显硬件项目。

根据Wellsenn XR的统计数据,2022年第二季度,Pico出货量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由于销售表现超出预期,据多家媒体及消息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将把Pico的VR产品在2022年的销售目标从原定的100万台上调至180万台。据Sandalwood中国电商市场监测数据,从9月28日全国开售,截至10月14日,字节跳动旗下Pico4国内电商累计销量4.6万台,其中京东占65%,天猫占17%,抖音占17%。目前来看,这个数字并不理想。

潮电智库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Pico累计销售39万台,仅完成台年度销售目标180万的22%。与Meta2021年上半年销量比重26%相比,仍然低了4个百分点。更何况,如今的疫情隔离强度不大,消费者难有长期居家来支撑此需求。

如果说VR对比3D有一个较大的提升的话,那么,从VR到元宇宙,则是不折不扣的纯粹话术。因为硬件、内容没有本质的变化。但既然是巨头提出的概念,一时间也是热闹非凡。这很好理解,对于Meta这样一个巨头,花大力气、下大本钱投入到元宇宙,其他巨头自然会跟。跟随战略,未必会成功,但可以保证不出错,再退一步,可以降低对手成功的程度,降低对手从成功获利的可能。对手一旦成功,模式可以迅速复制。既然众多巨头跟随,自然成为一个风口,但是否能把猪吹上天,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所谓元宇宙时代的说法,到了该退烧的时候了。展望未来,AR相对使用场景会更广,而VR会停留在相对小众的专业、重度用户场景中。它不会是下一代互联网的主体。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