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虹桥HUB大家谈|陆铭:将虹桥商务区的国际流量转化为科技创新的动力

第一财经 2022-11-07 09:12:47

作者:胥会云    责编:任绍敏

作为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区域功能布局的核心,未来五年也是这片151.4平方公里区域奋力打造国际一流中央商务区核心功能的关键窗口期。

“一个非常繁忙的、流量爆棚的、国际化的现代中心城市。”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在接受采访时,如此描述未来10年自己对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的期待和展望。

未来五年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局起步的关键时期,主要目标任务之一就是基本形成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为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区域功能布局的核心,未来五年也是这片151.4平方公里区域奋力打造国际一流中央商务区核心功能的关键窗口期。

近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促进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发展条例》,通过立法进一步赋能商务区,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以更大力度推进开放合作,全面打造新时代改革开放标志性区域。

商务区的开放要承担更多使命

第一财经: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是一种全新的开放形态,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作为其中的一核,未来五年要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方面做哪些探索和努力?

陆铭:我认为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首先还是应该更好地发挥它的地理和区位优势。虹桥是上海的一个交通枢纽,上海处在长江经济带的龙头位置,同时又在亚太城市带,也就是从日本东京一直到东南亚像新加坡这样一个城市带的中间点位置上。虹桥是陆上高铁线路和空中航空线路的汇聚点,离港口也不是很远,所以这里实际上是有个得天独厚的交通枢纽机遇点。

面向未来,它肯定是一个流量汇聚的地方。伴随着长江经济带的经济成长,长三角城市群的经济增长,如果中国或者长三角城市群能够保持约5%的年均经济增速的话,如果我们用15年可以让经济总量翻一番,那么整个长三角城市群的经济体量就可以达到今天日本的两倍。

这样一来,上海要发展总部经济,一些亚太总部,甚至是全球公司的跨国总部在上海加速落子的时候,虹桥的枢纽地位就特别重要。

所以我曾经也打过一个比方,未来很有可能,虹桥国际商务区能成长为“宇宙中心”。从数据上来讲,这个趋势正在出现。作为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核心承载区,商务区今年累计吸引投资和开工建设项目总额近1200亿元,相比去年增长60%。

借助地理位置和区位优势,接下来综合的服务水平要上去,因为当你真正有了一个国际流量和总部经济形态,比如跨国公司就需要有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和综合的政府公共服务能力。未来,跨国公司有些工作人员可能需要举家迁移到上海居住,那么商务区方圆10公里左右的区域,要有国际人士生活工作的环境,国际学校的供给也要上去。

还有就是制度。更高水平的开放就是制度型开放,在未来的规则制定、监管、参与国际经贸规则设定等方面,都要有全新的参与。现在中国制造业进出口仍然是主流,但不管是中国经济还是世界经济,服务贸易占比都越来越高,基于虹桥的特性,它的开放在更大程度上要承担服务贸易的功能,包括服务贸易所带来的很多经贸规则的变化,会涉及到知识产权、金融等方面,我觉得它的开放要承担更多的使命。

展望未来,随着整个中国经济体量的持续增长,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加快,我的期待是,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应该是会快于全国和长三角经济的增长。

经济区和行政区适度分离改革

第一财经: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横跨上海闵行、长宁、青浦、嘉定四区,周边辐射至江苏省昆山市、浙江省海宁市等长三角重要节点城市。如何更好地推进这种跨区域的协调发展?

陆铭:前一段时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2022年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里面有一个提法,叫做“开展经济区和行政区适度分离改革”。

现在中国不管是大尺度的比如城市群的建设,还是中尺度的比如都市圈和大都市圈的建设,或者更小尺度的比如虹桥国际商务区的建设,其实都涉及到了传统行政管理体制下的区和区之间、城市和城市之间、省和省之间的边界。

这样就需要协调,比如招商引资要有统一的政策,产业的布局要有统一的规划,还有涉及企业各方面事务的处理。我认为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可能需要讨论新的机制创新,就是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是不是需要通过全国人大、上海市人大来拥有更多的赋权。包括在经济功能方面,像政策的出台、商务活动的协调、活动的举办等等,可以有更大的一些权限。

11月1日起,《上海市促进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发展条例》开始施行,它的诞生肯定是一种利好,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第一财经:去年2月,国务院批复《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总体方案》。你之前曾说,要从上海的虹桥变成长三角的虹桥,还需要新思维、新突破。接下来,还需要哪些新思维、新突破?

陆铭:很多东西都在悄悄发生,但是我觉得可以有更大的期待,怎么能够把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的建设从硬件的空间形态、布局和软件的功能、政策、规划、服务等各个方面,真正能够适应未来达到两个日本经济体量的规模。

比如,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应该是一个具有相对独立功能的城市的形态,它应该综合考虑政府的公共职能、商务居住、产业配套等,有点相当于新城的概念,它才真正能够匹配国际总部经济和国内国际流量经济的承载功能,为经济和人口承载力的增加提供空间。

虹桥跟上海市中心的地理距离,远远短于横滨跟东京的距离,所以从综合角度来讲,它实际上应该是一个城市副中心或者是一个独立的节点、新城的概念。我希望,未来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逐渐成长,是不是可以突破行政区的局限,达到经济区和行政区的适度分离,更好地爆发它的总部经济和流量经济的功能。

说到虹桥枢纽,大家第一想到的是交通意义上的枢纽,但这只是一种物理形态上的枢纽,第二个是由总部经济所带来的产业链的枢纽,它未来很可能是一个服务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过程中,由总部经济所带来的决策中心、财务中心、信息中心,以及在此建立起来的人才流量中心。真正体现枢纽功能的,是产业链的整合和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所以它里面有部分要服务于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流量。

从国际流量到中国科创

第一财经:你希望10年后来到虹桥,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场景?

陆铭:一个非常繁忙的、流量爆棚的、国际化的现代中心城市。

我还希望看到,大量的公共空间,包括会展、文化设施,也会在这里有爆发式的增长,能够服务于全国、全世界的流量人群,特别是商务人士,在这里有一个国际化的文化消费场景。

如果我们意识到这里的流量是一个国际流量,不转化成商机,我觉得太可惜了。它不仅是吃饭喝茶,还可以看秀,通过演出演艺带动周边的其他消费。更重要的是,人在这个场景里消费的时候,面对面交流所爆发出来的知识创新。创新的场景,既要有实验室、工作室,也要有大量的激发创意的互动空间。

现在的服务业跟科学创新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以大数据为例,大量的应用就是在生活场景里面,所以我们要关注科创的氛围,可以达到类似硅谷的氛围。不能脱离人的需求理解科创,生活里的消费跟科创是没有边界的。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