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PIMCO环球固收CIO:美联储明年3月或暂停加息,但重启宽松还很远

第一财经 2022-11-15 20:04:47

作者:周艾琳    责编:林洁琛

PIMCO乐见人民币债券被纳入国际指数,市场自然需要获得人民币债券敞口以促进多元化配置。
专访PIMCO环球固收CIO:美联储明年3月或暂停加息,但重启宽松还很远

低于预期的美国10月通胀数据引爆全球资本市场,大逼空一触即发。美股、亚洲股市、非美货币纷纷大涨,美元指数跌落神坛,两日内就从112跌至106附近。

市场对加息的定价快速修正,远期短端利率6M1M OIS掉期利率是一个合理的联邦利率终极水平的代理指标,它从此前的5.22%峰值降至目前的4.8%附近。

美联储在下一盘什么样的大棋?通胀能否实质性下行?在中美利差倒挂加深下,今年中国债市遭遇国际资金大幅卖出,未来机构将如何配置?

对此,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了品浩(PIMCO)环球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波以斯(Andrew Balls)。他认为,美联储可能会加息到4.5%~5%的区间,可能在明年3月前后暂停加息,并观察经济的变化,但由于明年通胀仍将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值,因此距离重启宽松还很远。

此外,他表示,乐见人民币债券被纳入国际指数,市场需要获得人民币债券敞口以促进多元化配置,这是非常积极的变化。

PIMCO是全球最大的债券投资机构。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目前担任PIMCO的高级顾问,原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今年也加入PIMCO担任全球经济顾问。

明年3月或暂停加息但重启宽松还远

上周四发布的美国通胀数据终于低于预期。10月整体CPI同比增长7.7%,预期为7.9%,较9月的8.2%有所回落; 核心CPI(不包括食品及能源)同比增长6.3%,预期为6.5%,较9月的6.6%(截至目前的最高水平)有所回落。

10月数据回落的主要因素包括住房、部分服务及医疗保险费用。市场预计12月的会议上将加息幅度从75个基点(BP)降至50BP。多数机构预测美联储已经度过了“鹰派政策的顶峰”。

波以斯告诉记者,“我们认为,美联储或加息到4.5%~5%的区间,也可能更高一些,这取决于通胀数据,所以市场对利率的定价目前已位于区间的上限,美联储可能在未来几次会议就会加息到那个水平。”他表示,之后美联储大概会暂停加息,可能是在明年3月。

尽管如此,这并不代表美联储将放松政策。波以斯称,从1945年开始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一般最后一次加息和之后的降息之间相隔6个月,“但这次我觉得完全没有定数,因为当美联储未来暂停加息时,通胀仍将大幅高于美联储的目标值(2%),我们预计核心通胀在2023年年底仍前将远高于目标值,要再度宽松可能需要等很长时间,这取决于通胀数据,也取决于经济增长数据,预计2023年会出现轻度衰退。”

也有观点认为,目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面临的挑战或远超美联储原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在职时期。 20世纪80年代初,沃尔克以惩罚性的加息成功地压制高达两位数的通胀率,但当时和现在的区别是,沃尔克在任时是上世纪70年代末、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OPEC价格冲击”已过去近十年,并已拉动了近十年的油气田投资。但如今,大宗商品普遍面临投资不足,盛行的罢工问题也导致薪资上升压力不减。尽管如此,鲍威尔仍会坚持到底,实现央行维持价格稳定的目标。

不过,波以斯认为,积极的一面在于,债券交易员会关注远期曲线,而目前远期通胀预期被牢牢锚定,因而这一趋势对市场非常有帮助。“央行会避免让通胀预期攀升。今年年初通胀预期就有所攀升,美联储就采取强硬加息的方式。他们希望看到通胀持续下降,如果美联储预计未来通胀可以进入2%区间而非3%区间,这将对他们是重大利好。”

波以斯提及,其所管理的基金持仓也反映了今年以来美国利率上行的趋势,“但我现在已不再进行这样的下注,因为利率曲线目前对加息前景的定价已较为充分合理;我们也低配久期,此前预计市场利率走升,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超出4%,我们认为定价已十分合理(上行空间有限)。”在他看来,利率预期的稳定可能有利于风险资产,包括信用债。

养老金爆仓风波暂时平息

早前,持有大量长债的英国养老金爆仓事件引发投资界关注,市场担心激进的加息会引发高杠杆的环节出现问题,并引发系统性风险。

常驻英国伦敦的波以斯表示,这一事件好比煤矿中的金丝雀(对未来危机的预警) 。主要存在两类风险,第一是财政政策(高通胀下还减税,导致英国国债收益率飙升),第二就是养老金投资动用高杠杆。

就财政政策来说,他表示,“财政制约已不存在”的看法过去几年越发流行,即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对此,PIMCO始终抱有怀疑态度 ,英国近期的风险事件就揭示了为何MMT站不住脚 。

“美国可能拥有更多财政腾挪空间 ,因为美元是储备货币,但其他国家并无这种空间。利率走升会导致政府发行债务的偿债成本上升。”不过波以斯也提及,新任首相和新任财长很快对政策进行了修正,未来政策将会回归高度正统化。

第二个风险点在于杠杆。英国养老金危机与负债驱动投资策略(LDI)有关,即养老金资产端和负债端折现后的现值相匹配,该策略已使用多年,长期积累的衍生品和高杠杆成为此次危机的导火索。

波以斯提及,当金融市场正在经历快速加息时,最脆弱的部分往往就是加了杠杆的部分,英国养老金的LDI策略因加了杠杆而存在一些弱点,英国央行也被迫入场干预(重启迷你QE进行购债,以压低飙升的债券收益率)。

“事态已经逐步企稳,我们预计未来养老金投资行为会发生变化,会降低债券持仓的杠杆率。”他称,“就全球养老金体系来看,目前没有看到类似的高杠杆率,但这的确需要持续密切关注。”

中国债券纳入国际指数有助配置多元化

由于美联储大幅加息,中美利差倒挂幅度加深,今年外资净卖出中国债券。

今年2~8月,外国持有的人民币债券减少828亿美元。至8月,外资持有的中国国债的比例从7月的9.9%降至9.8%。

对此,波以斯表示,中国政府债券已被纳入国际指数,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债券市场,长期而言这是非常积极的。“ 我们目前低配人民币债券,这也主要因为当前其他国家的债券收益率更高。”

但他提及,这种情况过一段时间可能又会改变,“中国债券纳入国际指数意味着,投资机构自然需要人民币债券敞口。另一个积极面在于,唯一‘免费的午餐’就是多元化配置。全球指数的魅力就在于,它将所有市场囊括其中,你很难知道何时哪类债券会跑赢或跑输,但如果将时间拉长,多元化配置令你承担的单位波动所获的回报更好。”

他称:“中国债市对我们非常重要,作为债券投资经理,尤其是主动管理人,我们乐于拥有足够多的工具来进行超配或低配,并为客户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