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探访独立书店|咖啡不是救命稻草,社群运营更要选好书

第一财经 2022-11-16 19:50:54

作者:佟鑫    责编:李刚

南昌独立书店阅读节上,几十家全国各地的独立书店老板,与读者分享了他们的开店经历和体会。

近日在南昌举办的独立书店阅读节(下称“书店节”)上,几十家来自全国各地的独立书店抱团亮相。对读者来说最特殊的体验内容,是能够和这些书店老板坐到一起,听他们说说是怎样开店的。

书店节现场    摄影/佟鑫

上海远方书屋周迎:做咖啡、活动会减少选书的精力

周迎是上海远方书屋的店主,她在介绍自己创办的“愚人书市”二手图书市集时,谈到上海非常有特色的文庙旧书市场。每个城市都有过这样的传统书市,有过小书店云集的老书街。

随着大环境变化,周迎想到,可以做一个“年轻版的文庙”,除了给读者提供一个有意思的选购场景,也能让深藏在城市各处的书店走到台前,与读者更直接地面对面。2017年至今,愚人书市已经办了50多次市集和100多场大小活动。书市的选址也从一家书店的院子发展到了上海各大商场的户外空间,能帮商圈带来流量。

周迎说,愚人书市一直保持不设门槛的原则,只要是爱书、认真选书的书店,都可以参与进来。与独立书店本着相同精神,用很小的团队认真做书的出版品牌,也是书店节欢迎的参与方。

多位独立书店店主在论坛上讨论    摄影/佟鑫

今年,周迎把远方书屋的日常运作移交给了合作伙伴,她则入职一家即将开业的社区图书馆负责运营。这些决定与她的家庭和职业志向都有关系,她说想换一个视角去尝试做阅读推广。

经常有读者认为,独立书店如果卖书挣钱难,就做活动、卖咖啡试试。周迎在回答读者提问时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我有一两年时间在做这些尝试,结论是顶多能收回做活动、做饮品的成本。独立书店一般只有一两个人在经营,花精力做这些,选书的精力就会少。”

武汉又合书舍肖南:总有一些读者让人难忘

“书店跟其他场所不一样,它的包容性特别强。”武汉又合书舍店主肖南在书店节论坛中说。她和丈夫经营的小书店在武汉大学旁边,主营二手书。“书店总会出现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但不论他是怎么读书的,总是对知识有一种向往”。

肖南很喜欢在书店观察各种各样的人。“有一个总是忘不了的读者,他50多岁了,患有一些精神疾病。他住在我们书店楼上,喜欢读哲学、物理、天文、咒术等类型的书,文学读得少。很多天,他都是来给我们‘开张’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他经常来买书,掏出一把硬币或者团成一团的纸币。越是这样的读者,就越让我心酸。有一天他病得很厉害,被带去医院,再也没有来过店里。”

肖南还讲起另一位年轻的读者,“他刚考上大学,在出发去读书之前,暑假经常来我们店。每天都兴致勃勃来挑书,把音乐类的书看了一遍,买了很多本,又看哲学、心理学的。十多天之后,他没钱了,可能一共买了几千块。最后他想用碟片跟我们交换一些书。我丈夫说,下不为例,就跟他换了。不久之后他不知怎么又变出钱了,买了不少电影、文学、哲学的书,还告诉我们他可以去重庆的大学报到了。”

“我很羡慕他18岁就可以看这么多书、买这么多书。我也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肖南说。

杭州尤利西斯书店胡一刀:技术的不稳定值得警惕

很多读者提问,电子书的流行对纸书冲击强烈,独立书店怎么办?多位店主和编辑谈到这个话题时,都提到技术的不稳定性,这不仅强化了纸书的保存价值,也对纸书的形态演化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特装书的畅销、书籍装帧设计越来越精美等。

说到电子书,杭州尤利西斯书店店主胡一刀就提到,作为资深的电子书阅读者,他对绝大多数阅读器的体验都无法满意,平时主要使用kindle电脑版进行阅读。但随着kindle中止中国区服务,他买的几百本书都“前途未卜”。

“曾经我一直持激进的进步观念,认为科技发展太快,有一天人类会永生。但这几年明显发觉有回流的现象。技术带来的新事物可能不会消失,但它可能会停滞。”胡一刀对电子书的体验和发展预期都在变化,“阅读器的阅读感受一直达不到期待,手机则是一个明确的娱乐平台。不管微信读书多火,我始终觉得在手机上读一本严肃小说,十之八九是要走神的。而流量性质的、消费特征的电子阅读内容,并不值得你花钱。”

长沙述古人文书店黎叔:社群销售的时代更要选好书

长沙述古人文书店老板黎叔在分享过去20多年书店业变迁的时候说道,做书店一定是一件可以挣钱的事情,他不提倡把书店人与“穷”挂钩,或一开书店就说“想好了不为挣钱”。回看创业之初,他还记得南昌曾有过一群非常厉害的书店人,在南昌大学附近、文教路等地做得风生水起,直到进京发展。

“人真要做喜欢的事情,吃什么苦都可以,完全不觉得。”黎叔说,“那个时候我根本没什么顾虑,只想着有客人认可我就行了。”本世纪初第一波电商兴起,一些书店人觉得卖书没那么挣钱,纷纷转行,黎叔则留了下来。“电商的数据表达是没有差异化的。我就把对每本书的理解,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他仿效销售目录的方式,制作荐书目录,通过QQ发给读者,方便客户下订单。

“一直到微信的时代,还是社群销售,模式没有变化。交易上面还更方便了。”黎叔的做法坚持到现在,“但是社群也有弊端,就是走量,因为我个人的运营成本太高了。不能卖一个品类只能卖出去一两本的书,一定要做50本、100本的。”他一直不在店里做图书以外的产品,精力全部用在选书上。

“认识你自己是很重要的,你喜欢的东西,圈子里的朋友肯定有人也会感兴趣。你用你的语言来表述,大家就有可能接受。比如一本书是讲中国古代军事建筑研究,对古代史感兴趣的人基本都会看一下,对军事和建筑感兴趣的人也有可能爱看。”在黎叔看来,真正有效的选书考验的是店主的本事。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