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桔子水晶之痛”是中国营商环境拦路虎

第一财经APP2018-01-09 17:13:00

简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高层优化营商环境良好用心,最怕穿小鞋的蚁穴密布。穿小鞋的手段花样繁多,真不是一个简政放权就能彻底消除的。

2015年3月,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因写给总理的一封信而引起热议,也因为这封反映企业苦楚的信,吴海被请进了中南海。三年后,吴海又在自己微博发文《又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还是饱蘸着营商环境的苦水。

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

优化营商环境,最高决策层念兹在兹、反复强调,然而如此热情传导到政府工作一线末梢后,企业的感受却还是寒意袭人。2018年新开年,先有中诚信董事长毛振华在亚布力雪原上当窦娥,继而有总理接见过的企业家无奈再写信,他们只是冒出来的冰山一角,背后是沉默而不敢言的大多数。

“桔子水晶之痛”是营商环境建设的拦路虎。营商环境决定国家兴衰,这个说法并不为过,世界银行旗舰报告是关于各国营商环境的排名,很明显,一国营商环境优度跟该国富裕程度完全正相关——中国去年的排名是全球第78名,比前些年有所进步,正在改善中。

所谓“桔子水晶之痛”,可以归结为营商环境荆棘密布,这些荆棘来自一些具体的管理部门。

吴海因为写信而被总理接见,那么,几年来境遇是否有所改善呢?吴海在文中说:“2015年我给总理写信的事可以算是当年简政放权第一案了,我要没理解错的话是总理和几个国务委员签字,国务院办公厅督办,一些部委也都找过我了解情况。”

然而结果并不见佳。吴海在文中继续说:2017年4月“焦点访谈”记者又找我,起因也是当年我写那封信的事上了“焦点访谈”,这次他们要做个“简政放权”成效的节目,算是回访我吧,我拒绝了。”

吴海在新的信中举了五个方面的例子: 过时政策无人修改,一条没人理的过时规定随时可以被审批部门拿出来卡住企业;土地使用费的问题,谁都不管;相关行政审批机构互相矛盾,工商局答应的,到了公安消防却无效;行政执法随意性问题,基层干部自我授权,企业不敢不从;强制私营企业招投标。

各种企业遇到的情况不一样,其实例子不胜枚举。笔者还见识过综合动用拆迁、质检、城管对付企业的,天天来查,拿着放大镜找,怎么会挑不出毛病?

比上面这些更严重的是,企业怕被穿小鞋。

去年幼儿园一些虐童事件爆发后,有良心园长在网上爆出了怎样管理幼儿的行业“经验”:一直扇耳光,边扇边问:“老师打你了吗?”直到被扇的儿童说没打为止。

某些地方政府穿小鞋的能力类似于此。企业会被穿小鞋,一直穿到说政府服务太好了为止。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近几十年来,一些地方制造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给你按上一个“偷税罪”、“骗贷罪”、“非法经营罪”、“销毁凭证罪”、“虚增注册资本罪”……都可以把你送进监狱,关上几年,甚至几十年,等你出来,早已物是人非,时移世易,资产被瓜分完了。

所以,吴海在写信的时候,恐惧感挥之不去。他最后总结了自己还有勇气的几点原因,例如“我做的桔子水晶酒店已经卖给华住了,我现在只是挂了个荣誉性的桔子水晶执行董事长和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的职务,已经没那么多好失去的了”等等,所以“上次我写信的时候我还有些忐忑,这次我倒是没那么担心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高层优化营商环境良好用心,最怕穿小鞋的蚁穴密布。穿小鞋的手段花样繁多,真不是一个简政放权就能彻底消除的。

吴海文中说:“地方总是领会错中央的意思”。其实政府里的当事人,未必不懂中央意思,只是上面的口号对他们鞭长莫及,自己的切身利益跟口号不一致。切身利益在哪?有时在偷懒省事,有时在应对上级领导,有时在设卡寻租,不一而足。这是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行为的主导因素,而不是为谁服务的大口号。

政府的管理就那么难吗?其实根本还在制度设计。现在有句流行的话:“监管要有牙齿”,是的,上上下下都知道,牙齿很关键。现在的环境没有赋予企业家面对政府官员的牙齿,在食肉动物看来,他们只有一身肥肉。黔之驴有时候会大声哀鸣,然当肉食者狎而近之,其计穷矣。破解营商环境的拦路之障,要赋予企业通畅的上诉渠道,同时也要给相关管理部门以压力,如果失职或者滥用职权,也应该绳之以法。从这里着手才是根本。

编辑: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