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下游“争水”:筑坝截流或酿生态新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 2011-06-01 01:25:00

责编:群硕系统

5月20日起,国家防总决定加大三峡水库日均下泄流量,以抬升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国家防总有关负责人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三峡水库累计下泄水量170亿立方米。

5月20日起,国家防总决定加大三峡水库日均下泄流量,以抬升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国家防总有关负责人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三峡水库累计下泄水量170亿立方米。

“三峡水库放水对一部分湖泊水位的抬升不会很明显,主要还是补充长江水源。”湖北省荆州市四湖水文站一位值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洪湖、长湖等都是在长江的上游,地势比长江高,所以即使长江水位提升,也不能有效地补充到湖泊。”

为保障本地用水,沿江、沿湖、沿河各地方政府想尽办法。上下游之间的用水矛盾开始显现。

沿江湖泊补水困难

在谈及三峡大坝泄水对中下游航道的利好时,长江航道局方面昨日表示,“(三峡泄水)只能确保长江水位保持现有水平,稳定不下降”,但要恢复到去年水平,还要靠大小支流和各大湖泊向长江送水才能实现。

记者在湖北省洪湖市采访时了解到,长江沿河堤修建了许多涵闸,每到秋冬季,洪湖水位升高,同时为迎接来年丰沛的降雨,闸门便会打开,以将过量的洪湖水排进长江。但是今年春节过后,洪湖地区只下了两场毛毛雨,直到5月21日,当地才通过人工降雨的方式催出一场中雨来。降水少,升温快,导致洪湖湿地蒸发量大,加上4月出现旱情后,周边地区抗旱水源均来自湖水,进一步加速了洪湖水位的下降。在此情况下,再向长江放水,这让洪湖有关部门倍感为难。

无独有偶,记者在监利县采访时,当地官员同样向本报记者倒苦水。

据透露,水往下处走,虽然三峡放水了,但由于上游各大小支流、湖泊、水库纷纷开闸“收水”,以至于越往下游走,能争得的水便越少,“像监利县基本上抢不到什么水了”。

在江苏省溧水县,石臼湖上月也经历了一轮“生死劫”。“石臼湖湖面原来有20多公里宽,5月初变成了20多米,只有航道里有水了,到了5月中旬,航道里的水也干了。”溧水县委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道,石臼湖全湖见底,这是百年来第一回。

江苏方面在上周已经启动引长江水入石臼湖的方案。补水线路是由长江取水入秦淮新河,然后经秦淮河、一干河、天生桥河,最后到达石臼湖。引水线路全长74.5公里。目前石臼湖已经补充450万立方米江水,接近一个玄武湖水量。南京市水利局计划持续调引半个月,水量2000万立方米,基本可解决下一步农业用水及眼前的养殖用水。

此外,江苏省防办已经启动江水北调,江水东引和引江济太三大跨流域调水工程,全力补湖补库,为用水高峰储备水源,确保城乡居民,工农业生产重点用水。

筑坝截流保水量

除了引流补水,在一些水系的流域,地方政府采用筑坝截水的方式保障本地用水。其中位于江西省的鄱阳湖显得尤为迫切。

由于鄱阳湖的湖底高出长江水面,一般都是鄱阳湖补给长江,此次三峡水库向下游补水,仍然无法扭转鄱阳湖向长江泄水的局面。

《东方早报》的报道称,随着流域旱情和三峡蓄水的影响,江西省多年的鄱阳湖“筑坝之梦”被重新激发。该枢纽的原方案是:在距长江27公里处的鄱阳湖北端,修筑一座长约2.8公里的混凝土大坝,提高鄱阳湖枯水季节水环境容量。江西省将此工程作为建设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核心工程”。

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高级工程师谢新民告诉本报记者,鄱阳湖的综合治理,一直是江西省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在鄱阳湖建立水利工程有积极的一面,但是负面影响不可避免,即生态环境可能会受到一定的破坏。

同济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学院教授李建华也认为,江西省的方案是人为干预水系生态的做法,是在用“三峡的手段”试图抵消三峡对鄱阳湖造成的负面影响。

长江在湖北的重要支流汉江也面临被层层截流的危险。为了减小未来南水北调对汉江沿岸地区用水的影响,汉江上规划了诸多水利枢纽工程。沿下游往上,建成、在建和规划的水库将达到9级。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4月下旬以来,汉江下游最重要的分支河流东荆河流量不断降低,流量逐渐降至2~3立方米/秒,多处河道干涸,整个东荆河几近断流。

 

关键字

三峡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