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迟福林:服务业不加快开放 很难适应经济转型升级需求

第一财经2019-09-15 10:56:39

9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第十次会议,其中提到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确定的各项改革任务。前期重点是夯基垒台、立柱架梁,中期重点在全面推进、积厚成势,现在要把着力点放在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上来,巩固和深化这些年来我们在解决体制性障碍、机制性梗阻、政策性创新方面取得的革命成果,推动制度更加成熟定型。

三期重点的提出意义重大,在前期和中期的基础上,为下一段全面深化改革划出关键点。在中央深改委同时发布的十一份深化改革的文件中,排在前三位的就是服务业、民营经济和贸易这三个近年来备受关注的领域,而这些领域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把他们作为突破点,也让我们看到决策层在面临国内下行压力以及外部风险不确定的情况下,着力调结构、促改革,提身自身竞争力的决心。本期嘉宾,在中国改革前沿海南省工作三十余年的迟福林先生也认为,制造业和服务业以及他们的融合和开放将是未来改革的重要切入点,不过这一切也必须以开放和制度性创新方面要有实质性举措为前提。

中央深改委第十次会议提出的三期重点怎样理解?下一步的任务怎样推进?服务业、民营经济和外贸放在文件突出位置寓意如何?现代服务业如何进一步挖掘潜力满足国内的巨大需求?自贸区作为改革先行先试的前沿阵地,能提供怎样的可借鉴经验?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迟福林。

迟福林的主要观点:

1、三期重点,要在前期总结的基础上,系统集成,提出行动方案;

2、服务业、民营经济、外贸这三个领域是改革的重点领域,也是目前改革面临突出矛盾问题的领域,更是下一段实现高水平开放高水平市场经济和高质量发展的重点突破所在;

3、现代服务业无论是在满足国内需求,还是与发达国家相比都有极大的潜力和空间,同时中国市场已经具备了基础,需要打破壁垒,通过改革释放活力;

4、海南作为自由贸易先行先试的前沿阵地,需要加快在医疗健康、教育、文化旅游、信息产业等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以形成具有可推广可借鉴的经验。

(在前期和中期基础上提出系统集成行动方案)

第一财经:迟老师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中央深改委第十次会议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论点,就是三期重点,其实他也是规划了我们前期中期和现在的任务。您怎么看前期中期任务完成情况以及接下来任务的推进?

迟福林:中央深改委的会议特别重要,不仅总结了前期中期我们推出的一些重大的一些制度性的改革举措,那么特别对未来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提出了重要的指导思想,比如说我们怎么样才使我们的制度更加完善,更加成熟,系统集成。我们现在的结构性改革,尤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应该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说发展现代制造业,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就涉及到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业市场不开放,我们的现代服务业怎么发展,比如科技体制要不要改,科技体制不改革,我们的创新怎么办?创新如果没有活力,我们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

第一财经:所以现在系统性的集成是我们接下来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在前期基础上。

迟福林:是的,我认为在这方面无论顶层设计还是部门和地方的分解,都需要有一个在总结的基础上,需要来提出一个行动方案。

第一财经:十一个文件排在前三名的分别是服务业,民营企业还有贸易,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三个领域。为什么把这三个领域放在最前面?说明现在我们是不是确实需要通过这三个领域来加强我们的一个内在竞争力的提升?

迟福林:你看得很准。这三个领域是我们改革的三个重点领域,也是目前改革方面面临的一些突出矛盾问题的领域,更是我们下一段实现高水平开放、高水平市场经济和高质量发展的重点突破所在。

(制造业转型的核心取决于服务业的发展)

比如我们制造业怎么转型升级,它的核心取决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因为我们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一个突出的矛盾,研发、金融、物流咨询、会计咨询等等,这种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应该说和发达国家比,跟德国这样的制造业的强国比我们还有差距。尽管我们在数字革命,科技革命方面我们已经有某些突破,但总体水平我们还不够,所以我们只有适应于中国大国向强国的转化,适应中国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转变,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问题在于发展现代服务业,而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关键之关键在于服务业市场的加快,加快市场化改革进程,这样服务业市场才能激发活力。

(从公平和法制的角度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

那么第二项改革,你说的更重要的民营经济,民营经济,现在我们的企业改革确实遇到了有这样那样的矛盾,民营经济去年总书记讲话以来,对民营经济是个定心丸,但是我们在实际上遇到的很多问题,公开市场公平竞争上还有许多的矛盾问题,比如拿融资来说,我们民营经济尤其中小实体经济,能不能够减少融资成本,能够得到比较跟国企一样的这样一个融资。实践当中,应该说我们面临着许多的矛盾问题,所以怎么样营造一个民营经济发展更好的市场环境,将民营经济尤其中小实体经济,能够在不但吃定心丸,而且有一个激励,有一个迸发出他们竞争的活力。这样我们的整个经济,尤其在经济转型升级当中,我们的市场主体才更稳固,由此市场才能够更有活力。由此我们保持一定速度的高质量发展,才能奠定重要的基础。

(服务贸易的潜力和空间还可以大力挖掘)

那么除此以外,你比如你还谈到贸易,我们对外开放,中国是一个贸易大国。那么货物贸易是第一大国,但是我们的问题在哪里?服务贸易。我们服务贸易这几年发展得相当快,适应国际竞争,适应国内消费结构升级,但是毕竟我们服务贸易的基础低,比例跟世界有明显的差距,比如现在世界在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2018年达到23%,我们去年算速度比较快了,才达到15.1%,尽管比较快,和别人比尤其与发达国家比还有明显差距。尤其是我们进入工业化后期,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适应国内消费结构的变化,在国际竞争中保持主动,需要我们的对外贸易,从以货物贸易为主,逐步的向或者加快的向以货物服务贸易为重点的转移。 所以这几个问题对我们下一段的全面深化改革都是一些重大问题。

(服务业需进一步打破壁垒 加快开放进程)

第一财经:您之前的文章当中提到过,您也在思考服务业怎么开放,先行先试,敢行敢试,到底怎么来做?这方面,现在您有没有一些思考的进展?

迟福林:我还是比较早的来提出服务业市场开放。当时有人跟我争论,有人也批评,服务业怎么能够加快开放呢?我说第一中国的发展走到这一步了,服务业市场不加快开放,很难适应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需求。比如消费的结构变了,可是你在消费的很多领域,医疗健康也好,教育也好,文化也好,信息产业也好,市场垄断,行政垄断这种格局不打破,怎么能适应消费结构升级大趋势?第二,从我们的市场化改革程度来看,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应该说我们走的比较快,我们到目前为止制造业基本市场化。可是服务领域行政垄断、市场垄断还比较突出。这两年有所改变,但还需要解放思想进一步加快。

(服务业要和制造业深度融合)

第一财经:您刚才也谈到了服务业和制造业,这次的这11条文件其中之一就是服务业和制造业要深度融合,深度融合,在未来我们怎么来理解?

迟福林:深度融合,我想有三个方面特别重要。第一制造业就包括现代服务业,现代服务业是制造业当中的题中应有之义,比如说研发,我们研发的比重就是研发滞后是影响了我们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所以大而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和研发就是直接相联系,尤其我们一些国企,在这方面,我们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一些矛盾问题。因为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没有创新就没有很难实现产业的变革,这是第一。就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它两位表为一体。第二,从现实的突出矛盾来看,那么我们现在以研发、金融和比如说物流这些咨询等等,我们现代服务业的比重,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的比重占比比较低,德国为什么成为一个制造业强国?他的有两个70%,它服务业占GDP的70%,它的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70%。我们在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大概还不到50%,应该说这是我们的一个短板。第三更重要,新的科技革命是个大趋势,数字革命它引发的产业变革,包括消费变革,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没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你要说你的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新的科技革命是吧?很困难。所以无论是现状问题和未来的趋势,那么都应该说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相融合,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趋势,我们需要着力解决的一个重大的课题。

(海南要在服务项下实现自由贸易突破)

第一财经:您在海南,海南是自贸区、包括对外贸易的前沿,我们从自贸区或者现在在自贸区里边先行先试,有没有一些可以给服务业,包括服务贸易能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经验?

迟福林:我认为海南需要加快在医疗健康教育文化旅游,包括信息产业等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只有在这一项下自由贸易进程有突破了,那么你整个的服务业市场开放就会走在全国前列,就会在我国成为一个服务业为主导的先行示范区。 那么我认为现在海南比如说医疗健康,能不能在保证博鳌乐城成为国际医疗硅谷的同时,尽快把医疗健康的政策向全岛放开,使之满足全国更多的人对医疗健康的需求。所以成熟的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的突破,是海南加快服务业、服务贸易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条件。那么第二,现在从海南历史看已经有条件了,比如说我们说海南要成为全国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国际性旅游消费中心,国际性旅游消费中意味着什么?像香港,所有的在海南消费都可以享受日用消费品的免税,所有有条件的企业都可以来经营免税品。在这方面我一直主张海南真的有条件加快,尤其在当前,加快同香港联手,发展日用消费品免税区。这样使得我们旅游的开放就有了重大的突破。所以我说我们第二条就是在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的突破,海南有需求,有条件需要加快。第三,这些方面需要解放思想,比如医疗教育,海南的短腿,如果医疗和教育两个短腿能解决好了,很多的科技企业就会到海南,很多的创新创业企业就会到海南。相信海南在双方大有文章可做,比如加快区块链的发展,区块链技术的突破,你可能率先熟知实行数字货币,也可能成为我们金融领域开放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案例。

第一财经:您刚才说到医疗方面,教育方面,让我想到现在,我们经常说的一老一小,海南是不是可以现在抓住一老一小现在这个机会,把您说的这两方面都把它落实好?

(海南要成为创新创业热土)

迟福林:海南只要把一老一小的问题解决好,我相信很多青年的创业者创新者都会到海南。因为海南的气候条件,海南的自然环境对于老人的健康特别重要。但是海南不能够成为一个单纯的养老和少年教育的地方,它的目的是通过儿童的教育的发展,通过教育的开放式的,你包括养老,医疗,使得海南成为一个创新创业的热土。创新创业海南做起来了,海南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泛南海区域的一个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基地,科技革命的重要基地。这一天我相信伴随着思想解放的进程肯定会到来。

第一财经:我们之前去才参加首届国际自贸区论坛,当时沈晓明省长说,我们要强调我们海南自贸港不跟其他的兄弟自贸区争资源争市场,更不是取而代之,我们要一起携手去面对现在世界多元化的竞争,但是不争资源也不争市场,海南还有什么优势?

迟福林:不是争资源争市场,它本身就是资源配置的高地,市场资源配置的高地,中国只有宣布在海南这么3.5万平方公里搞自贸港,所以未来的某些资源,比如说医疗健康的资源需求,比如教育开放的一个国际化教育开放的需求,比如信息产业的开放的需求,他都会往那里走。所以海南不争是一个表层,更多的需要在服务贸易的市场开放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真正成为全国的一个示范区,这样不仅使它成为一个扩大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扩大开放的新高地,而且真的对全国的服务业开放起到一个先行先试的重要作用。

责编:茅娅蓉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